[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恩宠:关于本人不再担任冤民大同盟法律顾问的说明
(博讯2009年11月24日发表)

    
    
     (博讯 boxun.com)

    
    正当我同上海及国内一些朋友在关注、营救贾甲和冯正虎先生时刻,获悉中国冤民大同盟理事会《公告》。《公告》中将我列为中国冤民大同盟上海法律顾问,本人表示不再担任中国冤民大同盟法律顾问。本可通过内部程序表达我的意愿或再沉默一段时间,但考虑再三,若再拖延一段时间,会造成更多误会。辜负一大批对中国维权律师、法律人及一大批对我本人寄予厚望的民众。
    
    郭泉先生的辩护律师等已来看望过我,转达郭泉先生和家属对我的问候,转达了郭泉先生全体辩护人小组及包括莫少平,李和平等一批中国著名人权律师对我的问候并送上数千元费用帮助我解决生存困难。
    
    日前,刘晓波先生辩护律师表示要到上海与本人见面。给以我帮助。
    
    中国冤民大同盟于去年底成立,我事先并不知道,消息传来要聘我担任法律顾问,当时我表示同意并愿意提供法律服务。我多次提出,望大同盟方面派出一名代表与本人取得联系,商谈如何更好提供服务。我多次强调,大同盟的代表要符合三个条件,一是中国冤民大同盟负责人予以认可,二是上海冤民大同盟成员大多数成员予以认可,或根据章程协商,共推产生。三是该人与我接触后,其人品得到我的认可。但自大同盟成立一年来,从未派出一名代表与本人取得联系。
    
    我再次表明,我从未向中国冤民大同盟捐过款。我和将美丽夫妇,从未委托大同盟成员代表我们到美国以探望女儿的理由申请入美签证,到美从事活动。我从未同意以我的名义或将我和大同盟名义共同向各国相关的基金会申请过资金。若一个组织得到过捐款,其收支状况应向理事会和其成员公布。
    
    我对《中国冤民大同盟公告》中的傅希秋、魏京生、何俊仁、李大伟和梁国雄先生表示深深的谢意和敬意。我已通过女儿打电话给傅希秋弟兄,为中国的宗教自由,对同是基督徒的中国维权律师所提供务实的帮助,在大陆律师界,基督教会中家庭会中享有极佳的声誉。
    
    香港立法会议员,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负责人,民主党主席何俊仁与我同是广东中山人。2007年7月,亲自陪同我女儿到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证实我女儿的真实身份,使女儿得以在一小时中得到美国外交官的批准入美就读。这是何律师等帮助难以计数的大陆流亡人士中,时间最短的一个案例。何律师曾两次专程到美国帮助我女儿和高智晟律师的夫人和女儿安排生活,渡过暂时的困难。何律师成功帮助了格格和耿和与我的通话。我深感自己的责任,我是属于上帝的,我事俸的岗位,属于我的家庭,属于整个中国维权律师和法律人的集体,属于一切为实现宗教自由,包括家庭家会的弟兄姐妹,属于所有希望得到帮助,而我又有精力及能力的人们。
    
    在上海“钓鱼”执法案中,涌现像郝劲松这样一批年轻律师,他们比我更优秀,这是中国的希望,未来属于年轻人,属于年富力强掌握网络“武器”的一代人。
    
    魏京生先生从民主墙时代的部分难友,至今生活在中国大陆,其中几位多次到过上海给过我帮助。与我从未相识过的中国民主党的发起人之一的秦永敏先生至今在监狱服刑,一生中三次服刑达二十年许,其女儿到上海学英语小住我家,我将自己女儿的衣服给她穿,并动员亲属,邻居向他们母女俩捐衣物,使贫病交加的母女得到一点温暖。我是出自对大陆服刑人员家属生存权利和状况的理解,冒着再度入狱的风险帮助被当局认为“敌对势力”的家庭。神爱世人,我作为信奉上帝的人,事事遵从主椰稣的教导,不得死亡,反得永生。
    
    作为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先生,在上海市民,访民和冤民中声誉极佳,他给上海民众很多帮助,我从内心中,十分谢谢他。
    
    自今年八月起,我与部分大同盟成员个别交流时,已表示希望届时不再担任大同盟的名誉上的法律顾问。自《中国冤民大同盟理事会名单》公布后,又有相当一部份大同盟成员表示不知,不认可此事,有一部份名单中成员表示不愿意担任职务,也有认为是寄于我的名声而加入大同盟的。我表示每个公民都有自由的选择权,没有必要按我的言行进退。
    
    对于《名单公告》中的部份人士,例如:中国冤民大同盟大陆地区监理部,总干事,副总干事,宣传部及各区正干事人选。我再此明确表示,个别人不仅学识低,能力低,私欲过重狂妄自大,自命不凡又人品、道德极差。我本人可以包容他们的某些言行,但决不可能在一个组织中共事。
    
    我已通过可靠渠道转告相关负责人,回到自己的本位上,自己的问题已基本解决。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我认为无神论并深受党文化的影响人是没有教养,做事无游戏规则的人。今后去信奉佛教或基督教。若身在海外可自愿修练法轮功,成为一个有信仰,做事有规则的人。冤民大同盟某些在上海的家属,于今年6月中旬,当着我的面和我家属的面明确宣布,断绝与我们的一切来往,上海市政府已买好6月25日的飞机票接他们一家到某地鉴订《合同》,补偿他们一家400万元。并大叫希望政府再次把我抓到监狱中去,“看你老实不老实”,并大叫是我害了他们一家,上了我的当,是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亲自接见他们并请他吃饭••••••
    
    鉴于诸因素,我不在担任中国冤民大同盟的法律顾问,有利于大同盟及成员健康成长。本人表示在我力所能及范围之中,我仍然会帮助希望得到帮助的人。有些人过去一向称我为老师和长辈,我认为没有永远不毕业的学生。作为学生什么时候想着老师都自便,当学生在人生道路上成与败,作为一位谦卑的教员自身要反思与自省。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1/2009112409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