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博讯2009年11月10日发表)

      昨天,本人向上海市高院反映沪一中院接到本人再审申请长期不予处理的问题,非常急切地希望市高院督促沪一中院,通过“院长发现”环节纠正错漏,维护法律尊严,给再审申请人一个迟到的公正。市高院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沪一中院对于你的再审申请应该进行审查,并依法做出受理或驳回的处理;这位负责人向本人提出进一步建议,向沪一中院提出“院长接待”申请,院长应该安排接待,查清事实、解决问题。
    
     (博讯 boxun.com)

      诉讼资源不是有关办案法官私家财产,谁都没有权利肆意浪费。沪一中院羊焕发博士明知本案是非,却故意枉法裁判,是典型地挥霍诉讼资源的表现。因此,本人拒绝其建议本人向市高院申诉的伪善。希望沪一中院通过“院长发现”就地解决问题,上交矛盾、再踢皮球,是一种明显的玩忽职守甚至渎职行为。  
    
    
      关于我案二审判决的错漏与舛误,本人已经有数十篇文章的系统质疑与剖析 ,非常期待沪一中院就本人公开质疑提出合理合法的批评指正。遗憾的是,从今年6月4日本案违法延期审理三个月、最后竟然枉法做出终审错判以后,迄今又是5个多月,始终不见正面回应!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国家倡导建设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一再宣示司法为民、维护社会公平的沪上两级法院,将一件案由清晰、事实明确、本可45天即可依法做出处理的简易劳动争议,推诿、扯皮、搪塞、拖延,至今总耗时20个月依然看不到有关方面的积极纠错表示。
    
    
      二审错判前后,由于本人一再强烈质疑,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责陈有关庭室负责人,包括民一庭王启杨副庭长、庭长吴薇,监察室周荣芳,立案庭(主管信访)副庭长周林安,已经数次接待本人,前面几位除了“我们没有发现本案错在哪里”外,对于本人对一二审判决的系列质疑只字不提。那么,对于本案的质疑,到底是沪一中院出了错漏?还是我胡说八道对沪一中院“不讲道理”?沪一中院作为一级拥有终审裁判权的司法机关,应该对此做出回应。如果是本人错了,欢迎依法指出,本人愿意诚恳接受批评,改正错误。如果我的质疑没有错误,那么沪一中院有关方面就应该认认真真改正,怎么能装聋作哑长期爱理不理?后面一位是立案庭副周林安,他说按照领导指派接待本人,说本人的再审申请,由于通过“院长发现”启动再审几乎没有可能,原因是院领导没有发现本案错在哪里。并且由于“院长发现”不可能,所以本人的再审申请转为信访件由他处理。对此,本人强烈质疑:“院长发现”的前提是依法审查,本人提交潘福仁院长及审判委员会的再审申请书,潘福仁院长看完,其他审判委员看完,转给审监庭盛焕炜庭长,期间经历数月之久,这个是不是依法审查?我向法院审判委员会提交书面再审申请,法院多位领导审查完了,到了审监庭那里好长时间,是不是需要做出书面处理?事实上,本人至今没有得到沪一中院的书面决定,按照市高院有关负责人的答复对照,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不仅不积极主动启动再审解决问题,而且还暗使多位不明身份的彪形大汉出来动粗--9月7日,本人到沪一中院恭候院领导接待期间,6名彪形大汉暴力威胁本人,非得将安静恭候院领导接待的我“架土飞机”赶去信访--藉此推定为暴力威胁逼迫本人自动放弃再审申请权利主张,沪一中院哪里来这么大的胆量?虽然此事后经市高院法警队、中国记协等一再过问,但沪一中院至今没有做出一个负责任的处理。故此,本人继续强烈要求沪一中院对当日发生的事情调查处理,尽快给予本人书面答复,以正视听、消除不良影响。
    
    
      鉴于沪一中院始终有关方面不能正视问题,拒不改正错误,有关上级查错纠偏猴年马月,本人于9月26日公开提出通过“决斗”寻求最原始的公正,随后并向该院监察室周荣芳主任等提请转告有关领导。昨天,还与沪一中院院办刘秘书取得联系,她说没有看到那封“决斗书”。真的吗?据介绍,本人一系列拙文领导们可是每篇都在看的啊,难道唯独漏掉“决斗书”未看?且让我们相信一回,没看就没看吧,反正挂在互联网上,随时欢迎沪一中院有关方面进行公开批评。
    
    
      由于沪一中院的枉法终审错判,新闻记者依法维护劳动权益遥遥无期,本人既不能依法尽快恢复工作获得有尊严的劳动收入,上一次劳动关系至今没有“退工单”双方未能依法终结劳动关系,又不能违法重新就业,导致新闻记者唐士军及全家人面临断炊之虞,希望沪一中院领导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想想吧。
    
    
      由于司法救助鞭长莫及,为了免除沪一中院里再次出来多位不明身份彪形大汉,对手无寸铁的瘦弱背气新闻记者--唐士军施加不法侵害,避免被动回归“文革”被膀大腰圆者“架土飞机”,现依据市高院有关负责人建议,通过互联网,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恭候沪一中院有关方面安排,尽快做出安排,通知本人前往。
    
    
      由于前几次接待,有关负责人均未能依法就本案错漏与舛误指明本人公开质疑的胡说八道,而法院迄今未对本人连篇累牍的质疑做出负责任的回应,我已先后向院办刘秘、监察室周荣芳主任、立案庭周林安副庭长多次表达了“院长接待”的请求,一直未见回复。正如上海市徐汇区国保警察小T上次电话跟踪本人维权情况时所言,沪一中院院长潘福仁先生很忙啊。但我想,即使再忙也不会忙到一刻钟也腾不出来接待诉讼当事人吧?“吃饭,是最大的政治。”这一案件的公平处理,不仅事关一个新闻记者、更涉及一家老少数口人的生计问题!属下一再捣糨糊应付差事,希望潘院长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替当事人想想,用人单位严重背离劳动法规、办案法院枉法裁判偏袒不法,再审申请人、新闻记者依法劳动维权司法救助遥遥无期,会是怎样的不堪?
    
    
      人民法院,宾至如归。期待沪一中院尽快做出安排。本人声明不是“土飞机”,暂不想被强盗“驾驶”到非法的边缘,沪一中院可不要再次对再审申请人我动粗啊。
    
    
      拜托!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1/2009111021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