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光诚妻子致信世界盲人联盟
(博讯2009年10月14日发表)

    
    陈光诚妻子致信世界盲人联盟
     (博讯 boxun.com)

    作者:袁伟静 文章来源:维权网
    
    国际盲人节即10月15号来临之际,我作为一位盲人的妻子祝福所有的盲人朋友们节日快乐!健康平安!
    
    我的丈夫——陈光诚,也是一位盲人。由于各种条件所限,他18岁后开始读书,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的针灸推拿专业。虽学医学,但更关心社会问题,关心残疾人及健全人的权益问题。他曾为农村的盲人争取免农业税的权利(现在所有农民的农业税全免),为农村的盲人争取与城市盲人同等的免费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权利。他不懈地为争取普通民众的基本人权而努力。通常这些侵权行为是由地方政府造成的,因而,在多年的维权过程中,很多政府官员恼羞成怒。
    
    特别是在2005年,当时山东省临沂市12个县区进行大规模的强制堕胎和强制绝育运动。当地政府要求凡是生育二胎的的夫妇要去医院做绝育手术,对政府还没有允许生育二胎而已经怀孕的孕妇强行实行堕胎手术。对于逃跑躲避这两项要求的人,政府人员或他们雇来的打手就会抓当事人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甚至邻居,对他们进行残酷毒打和罚款。这严重违反中国的《宪法》和其他法律规定,因而我的丈夫陈光诚和我,对此事进行了相关的调查,并得到一些北京律师和记者的支持,我们着手利用法律起诉政府,并通过网络媒体予以曝光(由于严格的新闻审查,涉及计划生育的负面新闻基本无法在媒体上出现)。谁知这些努力却招来政府的严重打压和报复。
    
    
    自2005年9月份起,当地政府就开始限制我们全家的自由。由政府工作人员和他们从社会上雇来的几十人24小时守在我家周围,不允许我们出大门一步,电话被切断,且在附近安装了手机信号屏蔽仪,中断了我们与外界的所有联系。2006年3月11日,我的丈夫被带走并秘密关押了三个月,后以强加的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罪名,被判处4年零3个月。北京十多位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介入这个案件,但每一次律师进行调查取证和辩护时,都招到政府雇佣的黑社会分子的跟踪、骚扰和殴打,其中有两位律师被打得头破血流。
    
    我的丈夫是全盲,按照中国法律,由于他生活不能自理,应该在监外执行。但政府拒绝接受律师提出的监外执行的申请,我丈夫一直服刑于山东省临沂监狱。自服刑到现在他不仅日常生活困难,就连最基本的服刑人员读书看报的权利也被剥夺。因为监狱没有任何盲文书籍,又拒绝我们家人给他送盲文书籍。他还曾遭到监狱服刑人员6、7个人的暴力殴打,为此他曾绝食抗议。特别是2008年7月底以来,他一直腹泻至今。我们家人多次要求监狱能够给予检查和治疗,但因丈夫是盲人,不能象其他服刑人员一样通过劳动给监狱创造价值,因而监狱不愿为我丈夫贴钱治病。我们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始终没有任何答复。
    
    仅仅因为我是他的妻子,从2005年9月份至今一直被当地政府非法24小时限制自由,已经超过4年了。在此期间,我多次受到这些看守的殴打和辱骂;甚至一些朋友,包括记者和作家,在试图探视我的时候也多次被殴打。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12人24小时正看守在我家院子周围。我每天只能在被跟踪下去买菜,别的都不被允许出行。自2007年的9月至今,我只在2008年12月被允许去监狱探视过一次。2009年4月至今,光诚的其他亲属也被剥夺了每月一次的探视机会。我无法叙述所有的屈辱和痛苦,我不应该写得太长。
    
    我在此也感谢世界各地的道义支持。陈光诚获得雷蒙•麦格塞塞奖,“查禁目录”颁发的言论自由奖,并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影响世界的一百人。大赦国际、人权观察、维权网等很多人权机构,和欧美一些受人尊敬的政治家,都曾为我丈夫呼吁。
    
    目前,我丈夫的健康状况非常令人担忧,他每天也只好利用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来减缓疼痛。因而在国际盲人节到来之际,我真切地希望世界盲人联盟能够为了我丈夫的健康和正当权利而努力。我为你们的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
    
    盲人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
    
    2009年10月14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0/2009101423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