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一南一北说国庆:北京作家唯色和四川作家廖亦武谈过节
(博讯2009年10月02日发表)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今年的国庆节尤为隆重,居住在中国的作家会给如此隆重的国庆大典作何评价,为此记者在10月1日先后电话采访了北京作家唯色和四川作家廖亦武。
    
     唯色表示,这一天她没有看电视上直播的国庆阅兵式,只是看了twitter,并把上面的有关评论作了整理,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博客上。她认为,所谓“节日”的氛围完全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所谓“快乐”也是一种假象,因此她没有什么兴趣,也不想因为国庆自己的生活受到干扰。早在九月初,北京国保就找警告过唯色,让她不要说太多,不要写太多,可能是因为唯色把这些都公布在了博客上,后来倒是没有再找过她,出行也没有受到妨碍,但是最近手机短信经常收不到。谈到对今年国庆的整体感受,唯色引用了twitter上一位网友的话,“这种宏大的场面故作庄严的强调的背后是一种完全与时代脱节的荒诞,而这种荒诞也正是六十极权的一个侧影。”她认为整个国庆庆典可以说是一场黑色幽默。
    
     采访廖亦武时,他正在写作。听了记者的提问后,廖亦武坦言对国庆庆典没有什么好说的,认为跟他没什么关系,整个事情很无趣,他说历来对七一、八一、十一等节日都不关心。虽然国保没有专门就国庆跟廖亦武谈话,但最近关于赴德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的事已经让他忙不过来了。廖亦武介绍说,德国方面已经跟中方领队和中国官方交涉过多次,他们感到特别不能理解。被拒出境参加书展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二十年前,廖亦武在六四的晚上朗诵了一首诗,为此坐了牢,上了一个名单。廖亦武说,“那是一个很老很老的名单,还有一些作家后来增加到这个名单上。这次是我第十二次被拒出境,尽管邀请我的大部分是跟文学有关的活动。这次邀请了上千名中国作家,只有我一个人不能去。不过是商业宣传,跟读者见见面,德国读者对中国的背景不了解,请我介绍一下,演讲完之后安排了一个音乐会,为的是把气氛弄得热烈一点,我想出版商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况且就是二十年前杀了人,现在应该也可以出国了。熬了很多年之后,我发现天意如此,他们就是我的老师,这个老师对我过于严厉,害怕我贪玩,不让我出国,但一个正常人谁不希望自由自在呢?我不喜欢炒作自己,一个作家能怎么样呢?他们这样做只是对我卖书有好处,共产党宣传力度太大了,他们是最大的炒家。”
    
     话题延伸到中国文学,廖亦武认为中国文学分地上文学和地下文学两种,他称自己的书就象在洞里一样。他写社会底层已经写了三百多个人物了,当局会觉得这个人怎么较上劲了。记者问廖亦武是什么力量支撑他把这个工作做了这么久。他回答说自己本身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居无定所,很多人知道他在做这个,就告诉他很多故事线索,后来他发现故事确实非常吸引人。廖亦武自认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起他采访过的那些浑浑噩噩、饱经沧桑、一辈子活得不是人的那些人要活得好得多,还能站在这儿,还很健康,能喝酒,能搞音乐,他觉得蛮好。他同时指出,由于国际汉学家迫于共产党的压力只能跟官方作家联系,官方作家占据了大量资源,各地有不少从事地下写作、不太露脸的人在从事着真正的写作,他们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他看到,马英九上台后,台湾连六四的书都不敢出,香港出版的也都是一些关于官场内幕的书,汉语出版的情况很糟糕,文字高度和精神高度都没有,他感觉自己象是置身于文字的猪圈里。
    
     需要一提的是,记者曾试图采访另一位四川作家冉云飞,电话接通后被告知近期不便多谈。此外,国内还有多位作家、学者、异议人士被迫在国庆前后保持沉默。沉默也是一种声音,就象漠不关心也是一种态度。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0/200910020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