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庆红:“腐败”依然是党面临的重大课题
(博讯2009年08月25日发表)

    
    人民网强国博客
     (博讯 boxun.com)

    2009年7月10日,中共中央召开座谈会,隆重纪念宋任穷同志诞辰100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高度评价了宋任穷同志光辉战斗的一生。无独有偶,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也同时以《功绩垂青史 风范泽后人》为题,撰文深度怀念宋任穷同志。透过曾庆红同志撰写的这篇情真意切的文章,我们不难发现在不同时期,同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曾庆红与宋任穷之间那种可亲、可贵的革命情谊。
    
    在文章开头,曾庆红写到:我是宋老的晚辈,他的音容笑貌和历历往事,常常萦绕在我的心头,引起我的怀念、尊敬和追思。论级别,曾庆红曾经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比曾经担任中共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宋任穷级别显然要高;但是论年龄,宋任穷属于与邓小平同时代的党的“二代领导人”,显然比曾庆红年纪大、资历老。从这一角度看,曾庆红在宋任穷面前以“晚辈”也就不足为怪了。其实,曾庆红在宋任穷面前以“晚辈”自称还源自于他的父辈与宋任穷一家有着长达数十年深厚的情谊。
    
    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母亲邓六金都是革命年代的老前辈,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解放后,曾家与宋家都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文革时期,周恩来总理听说开了时任国务院内务部部长曾山的批斗会,当即作了四点指示:一、错误可以批判,性质应由中央来定;二、他的活动听命于中央,你们不能干涉;三、外来单位学生不能干扰内务部事务,立即撤出;四、开批判会,搞喷气式,大弯腰是错误的,是违反中央规定的,今后不准再搞体罚和变相体罚。正是在周总理的保护下,曾山才幸免于被“打倒”。对于与宋任穷一家的关系,曾庆红在文中写道:钟月林阿姨(宋任穷夫人)和我母亲十分熟悉,她们是从中央苏区出发走完长征的特殊连队中的亲密战友,我母亲生前讲过许多他们长征艰苦岁月的故事,我一直记忆犹新。宋老晚年撰写回忆录,写个人功绩少,而以大量篇幅写部队、战士、战友,写人民群众、写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曾庆红的母亲邓六金。1948年受中央之命负责筹办一家保育院,收养和照顾了一百多位革命前辈和革命烈士的后代,其中就有陈毅、粟裕、谭震林这些将帅的子女。邓六金是位受人尊敬的老资历革命家,是当年中央红军参加长征二十七名女战士之一,在中共党内享有很高的声望,人称“邓妈妈”。而宋任穷曾经参加过1927年秋收起义,与当时同在江西的曾庆红父亲曾山有着深厚的革命情谊,而曾庆红后来一直受其父亲的影响极大,因此,两家人之间的革命情谊可见一斑。
    
    曾经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从十七大上退出政坛后,一直非常低调,人们很少又在公共场合见到他。这次曾庆红特意撰文深切怀念他父辈们的昔日战友宋任穷,一方面体现出他本人对宋任穷的敬爱之情;另一方面正如曾在文章所说,我们不能忘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和崇高风范,要弘扬老一辈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创的事业继承下去,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如今,我们国家尽管时代发展了,社会进步了,但是“腐败”问题依然是执政党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常常以老一辈革命前驱的先进事迹为鉴,学习他们的革命情操,当然对提高整个干部队伍的自身建设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2506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