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石化为什么能够造就出中国第一贪?
(博讯2009年07月21日发表)

    
     有新华社报道说,1999年至2007年6月,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同海“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转让土地、承揽工程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9573亿余元”。到目前为止,这陈同海可算的上是中国第一贪。
     (博讯 boxun.com)

    
     中国第一贪出在中石化,可谓是出得其所。我近日看到的两篇报道,一篇是《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受贿近两亿判死缓》,另一篇题为《中石化“神灯”,价值1200万》,从这两篇报道的内容来看,中石化出陈同海这个巨贪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而且咱们先把话撂在这里,中石化今后要么不出贪官,如果出贪官,必定还是天字号的大贪、巨贪!
    
    
     说中石化要么不出,要出就出大贪、巨贪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中石化是国有大型企业,也不是因为中石化拥有那源源不断、惹人眼红的石油资源,因为,一个企业是不是有钱并不是区分领导贪与不贪的决定因素,穷庙也有富和尚,我之所以这么说,而是他们的:穷奢极欲。
    
    
     且看那篇《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受贿近两亿判死缓》中对陈同海平日里糜烂生活的描写,陈同海“他自恃是正部级高官,每月公款花天酒地达120万,平均每天挥霍4万元。监察部、国办曾找他谈话,要他注意影响,不能挥霍,陈回应说:‘每月交际一二百万算什么,公司一年上交税款二百多亿。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
    
    
     这每天挥霍4万元,真不知道陈同海是怎么花的,我们一脑门子高粱花的穷人,就是想破天也想不明白。如果有谁给我4万元钱,要我在一天之内把它花完,还真不敢说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天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能花的了这4万元钱?!只怕乾隆皇帝再世,他寻常的一天里也未必花得了4万元。但是陈同海说了,“每月交际一二百万算什么”?天哪,他却觉得每天花个4、5万真是太平常了。他不但能把它花了,还保证能把它花好,而且绝对不会是拿着这每天的4万去访贫问苦。
    
    
     再看看《中石化“神灯”,价值1200万》一文中对中石化惊人的挥霍的相关报道:一幢花数十亿建造的中国石化大楼,一盏价值1200万的吊灯,一个招标为2.4亿的“中石化现在正在进行的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维修工程”的预算。几十亿的大楼和2.4亿的装修,得造成什么样,装修成什么样,暂且不说,那一盏单价1200万元的吊灯却委实让人惊诧得缩不回舌头。虽说现在有人出来证实那盏吊灯的实际价格是156万,但是,不管是1200万,还是156万,我们都会感觉到要安装这盏高度4米、直径6.5米吊灯的那幢楼该是如何的高大、气派、豪华、和考究。
    
    
     陈同海觉得他会花钱就很了不起,说:“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这话说得实在有点厚颜无耻。在陈同海的领导下,中石化对国家有多大的贡献呢?偌大一个员工近百万的资源垄断型公司,一年上交税款也就二百多亿,人均只有两万多点,这在中国虽说不得是最低,但绝对称不上佼佼者,算什么能耐?!而恰恰是这种无度的挥霍,让他养成了挥金如土的习惯。在他陈同海的眼里,三万五万、十万百万,已经只能算是小钱、是毛毛雨、是零花钱,都不够他一个月潇洒的,所以,小钱就根本算不得是钱。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写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陈同海用公款过惯了灯红酒绿的生活、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佳肴、享受着左拥右抱的日子,他如何可能再习惯于数着工资居家过日子?!他必须让自己在小家里过上在国企这个大家时一样奢侈讲究的生活,于是,捞钱就会成为他人生的一大目标。当然,他的出手决不是小打小闹,玩的都是大手笔,捞的也只能是大钱——一次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象十几二十万这种小儿科他根本不屑一顾,因为它是无法满足他的奢靡需求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纵观陈同海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生活,结合中石化挥金如土的形式和态度,这种环境怎么可能造就出清正廉明的领导人?!腐败是其必然,不腐败反倒成了咄咄怪事。一个国家,如果无法禁止国企领高管与政府官员们的穷奢极欲,就绝对无法保证他们的廉洁奉公,因为相信谁也无法从黑色的染缸里捞出一张白纸来的。
    
    
    http://club.china.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7/2009072109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