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疆昌吉禹长发左倾迫害冤案冤狱行政上访及申诉书(图)
(博讯2009年07月04日发表)

     行政上访及申诉书
    
     申诉人:禹长发,男,72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粮食
    
    储备库退休职工,住新疆昌吉市国家粮食储备库。
    
     申诉人在文革前后受到左倾势力的迫害,受到冤假错案的影响,对于平反后个人工资待遇的补偿;被强征的41间私有房产的补偿和对昌州粮政字(2003)143号处理意见不服,现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1957年冤狱,1982年彻底平反,至今未补发冤狱劳改工资。补正昌州粮政字(2003)143号处理意见,工资级职待遇按中办发(1986)6号文件的标准享受。补发因错判入狱的工资损失。
    
    2、房产问题,私有房地产41间,占地三亩多,青砖瓦,并有楼院,冤狱劳改期间,从未通知主人,政府拆了建成六层办公大楼。如今单位给我50余平方将就着,每年还要收我三百元的房租。要求对昌吉县商业局强行征用的申诉人所有41间房屋重新进行评估补偿,并为申诉人落实住房。
    
    3、妻子杨毓芳,被左倾路线软硬兼施株连,被逼迫带着孩子在1958年改嫁了,要求予以合理的补偿。
    
    4、由于左倾冤狱劳改二十二年导致退休工资偏低,平反后只提了一级半,封顶了,至今三十八年多的干部每月领不到七百元,请求公平合理上调。
    
    5、冤狱劳改期间,经受了极其严重的残酷迫害,经逼、供、信、铐、镣、捆、吊、打、饿等手段捏造冤情,导致体病如鳞,经多年亲朋好友的帮助治疗,如今气管炎比较严重,请求全部报销。
    
    6、对我家地下金银财产公开账目并予以合理的补偿。
    
    7、每次上访车费、吃、住费用至少花费2500至3000元,79年到现在,信访部门撒谎压而不办,并向我要中央86年6号文件,故受害人至少去北京上访10次,要求补偿。
    
     主要事实和理由:
    
     1、申诉人1955年从部队转业到昌吉市粮食局任科员,1957年12月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先后因“杀人未遂”,“反革命”等罪于1961年,1970年各被判刑8年、10年,并在文革中被批押近4年,前后共被关押22年,1981年12月17日,昌吉州人民法院[1981]昌刑复字33号,申诉人被宣判撤销原判,宣布无罪,但对申诉人入狱18年期间的工资一直未予以补偿。
    
     1986年,中央办公厅第6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贯彻(中央落实政策小组扩大会议纪要)的补充意见》,把“文化大革命”以前和“文化大革命”中在“左”的思想指导下处理错了的历史问题,实事求事地纠正过来,妥善做好善后工作,对被错误处理的人,必须在政治上彻底平反,经济上适当补偿,:工作上合理使用,生活上妥善安置。
    
     昌州粮政字(2003)143号中1961年“杀人未遂”罪服刑8年应属“文革”前冤假错案,其服刑期间工资不予补发的处理意见与中央办(1986)年6号文件不符,所以申诉人补发工资的期限应为申诉人的实际服刑期限。
    
    新疆昌吉禹长发左倾迫害冤案冤狱行政上访及申诉书
    新疆昌吉禹长发左倾迫害冤案冤狱行政上访及申诉书


    新疆昌吉禹长发左倾迫害冤案冤狱行政上访及申诉书


    新疆昌吉禹长发左倾迫害冤案冤狱行政上访及申诉书


    
     1995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正式施行,高法的司法解释第六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每日的赔偿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汁算中规定的上年度,应为赔偿义务机关,作出赔偿决定时的上年度”,按照法律的适用原则,由于申诉人的赔偿请求于2003年11月才给予落实决定,所以申诉人的赔偿应适用《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数额应按照2002年国家职工平均工资予以计算,昌州粮政字(2003)143号文件中赔偿金额和赔偿年限的确定,均不符合中央办公厅(86)6号文件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
    
     2、申诉人于1957年入狱前有41间私有房产,座落于昌吉市老城东关,经有关国家机关确认,并有房产权属历史证明为凭。57年后全部由当地政府管理,66年折迁盖楼,而这66年以前的申诉人应得的所有房屋利益,申诉人没有得到,而且申诉人于1979年出狱以后,因为私有房屋己被强行征用,申诉人一直没有安定的居所,政府也一直没有给予安置。82年落实工作后, 一直居住在单位的危平房中.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并且每年还要交纳200—300元的房租。1989年昌吉市落实私房政策,以昌市落房(89)01号文件对申诉人房屋问题作出补偿,共给付9650元。申诉人认为此房屋补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并没有根据当时的国家统一补偿标准进行补偿,对于房产政策办公室单方面作出的补偿决定,申诉人不服,申诉人得到的9650元,只是申诉人应得地上物作价的小部分,显失公平。申诉人要求对当时昌吉县商业局强行征购的申诉人所有的41间房产重新进行房屋所有权价值评估和补偿。
    
     申诉人是21级科级干部,应得到现行国家规定的科级干部的待遇。所以申诉人请求在补偿房屋差价的同时,按照科级干部的标准基本住房问题。
    
     3、按照昌党落办字(82)第04l号文件“恢复其公职,工龄连续计算”,申诉人属于38年工龄的干部职工(科级),退休工资低于正常水平,没有享受科级干部的标准待遇。昌州粮政字(2D03)143号文件中,对于调整工资级别的处理是不适当的,根据中央组织部组通字(86)45号文件,新党组一字(87)066号文件中规定,“部分错部分改”,出由于当时定性偏高,处理偏严,申诉人一时气愤的行为被误判为“盗窃罪”与“反革命罪”一起判处1 0年有期徒刑,为此申诉人从1970年起被这些夸大,莫名的罪名入狱lO年,这不属于45号文件所规定的“不属于升级范围”的规定。申诉人在入狱期间,应按照国家标准调高工资级别,给予申诉人公平,公正的合法待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7/2009070401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