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博讯2009年06月10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刘晓波先生于2008年12月8日被北京公安局监视居住,根据刑事诉讼法,2009年6月7日到期,应该放人或者变更强制措施,但是晓波夫人刘霞女士从警察那里得来的答复是:根据上级指示,刘晓波的案子还需要继续审查,还不能放人。
    
    这个答复,我早有所料,所以一点都不惊奇。
    
    这个答复等于昭告世界,对刘晓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是一纸空文。对他适用的,是更高的“法律”——“上级指示”。
    
    哪个上级?什么指示?能让堂堂一个国家的刑事法律实效的是什么人?
    
    记得2005年六四期间,晓波携夫人刘霞到青岛旅游,我曾因北京公安局拒绝给他颁发护照煽动他跟警方打官司。晓波淡淡一笑,对我说起一件事:他每年都很长时间享受中央首长待遇,门前会有“卫兵”站岗,春天的两会期间、夏天的六四期间、秋天的党代会期间,再就是临时性的比如某国政要来访、联合国人权组织来访、举办国际性会议等等,有的时候警察来上岗了,他才知道北京又有国际性活动。有的年份,他甚至大半年时间都有警察站岗。看得最严厉的时候,连出门会友、吃饭都不行。有一次,晓波要出门见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警察们立马横刀,挡住去路,晓波忍无可忍,大声怒斥:你们这样常年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讲不讲法律了?有个高大英俊、平日对晓波也很尊重的警察苦笑着说:刘老师,您都是国家敌人了,对您还讲什么法律?
    
    晓波一听,一时没了脾气,转身回房。
    
    晓波夫人刘霞嫂子也说了一件事,前些年警察经常去抄晓波的家,什么电脑、手稿、通讯录等等,像鬼子扫荡似的经常一扫而光,刘霞就把朋友的电话写在墙壁上。有一次警察来抄,看着满墙壁的人名和电话号码面面相觑,刘霞说,你们有本事把这堵墙抄走!
    
    晓波说,他们抄家有的时候装模作样像电影上演的那样读一遍搜查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某某条,对你进行搜查!有时候干脆连手续都没有,直接抄!
    
    这一切都因为他是国家敌人。
    国家敌人?国家敌人!
    
    作为异议人士、独立知识分子的刘晓波博士,被这个国家当成了敌人,而且是最危险的需要常年“站岗”、一级“保卫”、随时投入牢狱的国家敌人!
    
    刘晓波干了什么,要被这个自诩为“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当成敌人?
    
    刘晓波,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文艺学博士,1989年春夏之交,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他,海外归来参加民主运动,为了引导、影响学生运动向理性、和平的方向发展,跟侯德健、高新、周舵一起绝食。在六四之夜,冒着生命危险跟戒严部队谈判,将广场上的5000多名大学生带离被屠杀的危境。
    
    九十年代出狱后,他虽然有机会留在美国、澳洲等自由民主的锦绣之地,但是依然回到苦难深重的祖国,站在与专制体制作战的最前沿,坚持独立的、毫不妥协的、理性的批判,为此不惜三次入狱。
    
    2008年秋,他组织和发起了宪章运动,为祖国的明天绘制宪政蓝图,也为执政党指出了最后自赎自救的道路。愚蠢的中南海执政者再次错失历史的良机,将这位国家赤子、民族良心抓捕,关进法律之光不能照耀的灰牢。
    如果他没有对自由民主理念的忠贞,没有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关切,他本可以在官府为高官,在学府当名师,锦衣玉食,做“盛世中国”的点缀;或者远走海外,著作等身,为一方清流雅士、博学鸿儒。如果他如许选择,他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达人贵勋或者琴瑟嘉宾,但是他不能放弃自己的良心,他就注定要成为这个国家的敌人。
    
    究竟是晓波存在问题,还是这个国家出了毛病?
    
    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国家的正常存在,离不开秩序,而维系国家运转秩序的,只能是法律。因此,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无不是法治国家。政府必须依照法律管理国家和人民,如果政府带头破坏法律,国家管理秩序势必紊乱,法律秩序崩溃,社会势必大乱,国将不国,政府何存?这么简单的道理,任何一个执政者用屁股都能想明白,不知道中南海的统治者为何反其道而行之,公然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自毁社稷?
    
    其实,这个国家践踏法治、侵犯人权,不从晓波开始,也不会到晓波结束。君不见贵为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也曾被作为国家囚徒囚禁15年直到辞世?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抛弃法律程序,这个国家能把赵紫阳、刘晓波弄成敌人违法囚禁,同样的逻辑、同样的遭遇怎么就敢保证不会临到当朝执政者胡锦涛、温家宝身上呢?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奉劝高智晟律师不要沦为国家敌人,现在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因为,当我们坚守法治的理念对政府强力践踏人权、破坏法制的行为进行抵制的时候;当我们秉承道德良心,对贪污腐败、独裁专制的黑暗现实进行批判的时候;当我们仰望星空、满怀爱国情怀,渴望将现代政治文明的普世价值挥洒于华夏大地人民心田的时候,我们就成了这个国家的敌人。
    
    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我们是些什么样的敌人?相信历史会有评说。
    
    二00九年六月十日于纽约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6/2009061019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