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博讯2009年06月05日发表)

    作者原标题:巴东的六四,现标题为编者所加
     感谢最近一段时间许多素不相识的朋友对我的关心,今天我想说的是这位“公安太子”。由于涉及他父亲的名字敏感,经他本人同意,我使用“公安太子”这个称谓。
     公安局的前身是抗战前期1938年的政治保卫局和社会部,工作性质是“对内除叛徒,对外除奸”,抗战后期成立了公安局,时间大约是1941年。这位“太子”的父辈1938年参加抗战,是中国公安的创始人,他的父亲及朋友历任公安部高官。 (博讯 boxun.com)

     他到巴东只是为了告诉我一件事“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按照官方的说法,邓贵大的致命伤在颈动脉,,血应该是喷射出来的,那么邓贵大和邓玉娇身上都会留有血迹,专业术语叫“喷溅”,(当他说到这时,我想起了海岩的小说《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主角因为一滴血被定罪),通过双方身上和地面血迹的位置,完全能够判断出当事者所处的身体位置和状态,类似于弹道原理。而官方报道称邓玉娇换下的衣服被她的母亲拿回家了,警方并没有封存取证,这是难以想象的。在案件没有结束的情况下,邓贵大的尸体被迅速火化也是不符合程序的。而且到目前为止,所有外界得到的消息没有显示邓玉娇的外衣上沾有血迹。即使有,血迹非经过特殊处理,是难以洗掉的,即使过了很长时间,经过现有科技手段,仍然能够很轻易的取证。除非是在人体表面,血迹才会被彻底清洗。(我不是专业人士,转述这些话不够专业)。也就是说,邓玉娇换下的衣服不管有没有血迹,都是极重要的证据,如果有血迹,她的母亲是洗不掉的,如果没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邓玉娇当时就根本没有穿衣服。
     感谢这位自称“毛”的粉丝的公安太子。他亲眼见证了志愿者被打的经过,再后来相处的时间里,他没有再向我灌输他的左派思想和中国共产党党章,也没有再提改良主义,他说他要重新思考。我告诉他,我希望当时被打的人是他,而且一定要打狠点儿。
    
     周莉
    
     2009年6月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6/2009060500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