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烈女”邓玉娇刺死淫官续:网友发起营救行动
(博讯2009年05月21日发表)

    
    来源:时代周报
     核心提示:近日网友热议关注度极高的邓玉娇案,目前网友的观点基本一致:对犯罪嫌疑人的同情乃至赞颂;对死伤官员作风问题的批评以及对警方秉公办案的质疑。营救烈女子成为网友的广泛呼声。 (博讯 boxun.com)

    
    “我正打算去洗浴中心体验一下……”5月19日晚8时左右,身在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的凯迪网友“超级低俗屠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4天前从河北辗转来到这个偏僻小城,不是旅行,为的是一个与他完全不相干的案子―近日网络给予了极高关注度的邓玉娇案。
    
    偏僻小镇上的凶案
    
    邓玉娇是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休闲中心“梦幻城”的服务员,5月10日晚,该镇政府官员邓贵大、黄德智酒后陪他人到“梦幻城”消费,与21岁的邓玉娇发生争端,邓玉娇用刀刺破邓贵大颈部动脉血管及胸部,致其不治身亡,随后邓玉娇打电话向警方自首,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将其刑事拘留。
    
    5月12日,长江巴东网首先披露了相关案情。随后《长江商报》对此案进行了报道,旋即,“女服务员”、“娱乐城”、“政府官员”、“刺杀”等具有强劲冲击力的字眼涌入人们视线,这一在鄂西偏僻小镇发生的凶案很快成为各大网站网友关注的热点。
    
    目前网友的观点基本一致:对犯罪嫌疑人的同情乃至赞颂;对死伤官员作风问题的批评以及对警方秉公办案的质疑。
    
    而事实上,巴东警方表示,在案件发生的第二天,5月11日,巴东警方即向巴东新闻网提供了案件基本情况说明。指出“5月10日晚,野三关镇招商项目协调办3名干部陪同客人在镇上一娱乐场所消费时,与一名服务员发生争端……”12日,长江巴东网据此披露了案情。警方表示,在案件侦查中,从邓玉娇行李包中查出有治疗忧郁症的药品。
    
    13日,该网站发布《巴东警方通报“5・10”案件调查结果》,这份调查结果比前一份详细得多。但这一调查结果让网友们群情激愤,纷纷指责涉案官员一方的强奸企图,认为邓玉娇是正当防卫,并把她奉为反抗权力和暴力的烈女、侠女。
    
    然而由于警方怀疑邓玉娇的精神问题,网友眼中的烈女子在被拘留后不久被送往恩施州优抚医院进行精神病观察。在恩施电视台《今晚九点半》节目视频中,躺在病床上的邓玉娇激动、无助地哭喊“爸爸,他们打我,爸爸……”对此许多网友表示愤怒,怀疑警方认定邓玉娇有精神病,存在为两个政府官员开脱企图强奸的动机。
    
    营救烈女子成为网友的广泛呼声。
    
    由网络而现实的行动
    
    不过这一次网友的行动不再止于网络上的呼喊。
    
    在看到媒体对邓玉娇案的报道后,5月14日中午,“超级低俗屠夫”吴淦在凯迪“猫眼看人”论坛上发帖,认为此案是邓玉娇在面对几个男人对她的强奸威胁时,做出的正当防卫。并“建议大家一起用行动来帮助这个用修脚刀捍卫尊严的姐妹!”
    
    当日下午,在发表了一通声明后,这位网友将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乃至身份证原件等信息悉数公布。随后,公布了自己接收捐款的账号,并率先出资2000元,立意筹得钱款前往案发地帮助邓玉娇。不少网友慷慨解囊。
    
    14日下午,吴淦从河北前往北京联系律师,15日出发前往武汉,辗转来到巴东。从其博客内容可以获知,他在抵达巴东的第二天即见到了邓玉娇的爷爷及父母,随后说服他们让律师介入。17日,在与另一位叫陈万的网友在恩施州会合后,吴淦与邓玉娇父母一起前往优抚医院,与院方进行沟通后,探望了邓玉娇,并拍摄了邓的近身照片。
    
    照片中的邓玉娇非常清秀,在与吴淦的一张合影中,吴淦握着女孩的右手,女孩浅浅地笑着。
    
    “一个公民来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很难做得到?”在5月19日晚记者与吴淦短暂的电话连线中,他反问记者,言语中透出几分自豪。
    
    在获得邓玉娇家人委托后,吴淦联系了北京律师,最后通过公盟(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联系到了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夏霖、夏楠,免费帮助邓玉娇。18日晚上,两位律师抵达巴东,夏霖律师告诉记者,19日下午4时,他们已经把会见邓玉娇的法律手续提交给公安部门。
    
    19日下午,吴淦在凯迪网“猫眼看人”论坛发表新帖《屠夫:第一阶段小结及新动向!》,叮嘱网友:“我们现在回归司法层面,让专业人士去说话,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阳光化!”,“只要公平,公正,公开,屠夫愿意接受任何结果!”这位36岁的网友饱含激情,却也不乏理智。
    
    就在吴淦的行动过程中,5月18日下午巴东县公安局再次通过长江巴东网发布 “5・10”案件情况通报,更多细节展露出来,细心的网友发现,与前一次的通报相比,黄德智向邓玉娇提出的“特殊服务”被代之以“异性洗浴服务”;邓贵大两次“按倒”邓玉娇被代之以“推坐”;凶器由修脚刀,变成水果刀……两份案情通告中措辞的差异网友也没有放过。
    
    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10天,案情却在警方的几次前后不一致的情况通报和网友的猜测、质疑与解读中,细节越来越多,疑点也越来越多,案件事实越发显得扑朔迷离。
    
    目前,邓玉娇还在恩施优抚医院进行观察,等待接受精神疾病医学鉴定,鉴定时间还没有确定。
    
    法律界意见呈多元
    
    相对于网友一边倒的舆论,法律界的声音并不齐整。焦点集中在以下几个问题上。
    
    是不是正当防卫?
    
    邓玉娇的行为究竟是不是防卫过当?因为直接涉及公安机关对邓玉娇的处理,这是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
    
    在得知此案的当天,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就在其博客上,根据既有报道事实分析认为,刺死一人、刺伤一人的女孩邓玉娇,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这一分析得到众多网友的认可。
    
    究竟是不是正当防卫,得看邓玉娇究竟受到了怎样的不法侵害。由于在警方第一次案情通报中提到,被刺伤的黄德智向邓玉娇提出“特殊服务”的要求,绝大多数网友认为黄一方存在强奸企图。
    
    江西云龙律师事务所律师、教授李云龙并不认可几位公务员有强奸企图的说法。他认为,公务员到水浴场所要求进行异性服务,是违反纪律的行为。邓玉娇已明确告诉他们,自己并不从事他们所要求的服务,几个人仍要求她进行服务,带有流氓行为,但不能就说是强奸。“邓玉娇进行反击,有自我防卫的因素,但对方没有犯死罪,不能把人打死。”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5/2009052107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