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紫阳录音结集出书 专访策划者鲍彤
(博讯2009年05月15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软禁中的录音即将结集成书,曾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周四就此接受本台的专访。 (博讯 boxun.com)

    
    记者:就赵紫阳的录音,听说您听过想问一下这个内容是怎样的?
    
    鲍彤:这个录音是真实的,这个录音变成书,它所记录的材料是真实的。
    
    记者:为什么现在出英文版,而不先出中文版呢?
    
    鲍彤:这是我的安排,由于特殊环境而必须采取的特殊措施。如果先出中文版,被扼杀了就没有了。先出一个英文版,被国际社会认可,认为是真实的,那么中文版就不可能被扼杀。
    
    记者:内容里面哪些您认为非常有价值?
    
    鲍彤:内容主要讲三个问题,一个是六四,这是大家所关心的,关于六四的真相我想没有别人能讲得那么清楚透彻;第二个问题是改革,中国从一九八零年到八九年,赵紫阳担任国务院总理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负责经济改革的时候真实的记录;第三部分就是关于中国以后的前途,赵紫阳提出一个结论,中国将来最好应该实行议会民主制,赵紫阳认为如果没有议会民主制,市场经济不可能成为完全的市场经济,必须要求议会民主制的配合。
    
    记者:这些录音为什么这么多年以后才出版?
    
    鲍彤:这是赵紫阳本身被软禁所决定,他自己尚且没有自由,他的声音怎么可能有自由呢?所以只有在赵紫阳去世了,他得到了自由,然后我们才有可能做出这样的安排,令他的声音得以面世,公诸于世。这个虽然晚了一点,但终究出版了,我认为是个非常好的事情。
    
    记者:过程里你们有没有受到什么压力?
    
    鲍彤:过去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当然不会有什么压力,以后我相信如果他们是依法办事的话,应该不会施加什么压力。因为我知道江泽民是中共前总书记,他出版了自己的书,那么我想赵紫阳出版自己的书,他的合法性和江泽民是一样的,不比他少一分;中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赵紫阳的言论自由和江泽民的言论自由一模一样,所以我认为不应该有什么压力。赵紫阳已经去世了,现在出版这本书策划者就是我鲍彤一个人,如果当局认为要追究政治责任或法律责任的话,当然应该追究我的责任。但我也不担心,因为根据中国宪法第三十三条,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我想我跟江泽民那本书的出版者同样是合法的;如果把我可以判刑、迫害,那么对江泽民那本书的出版者同样要判刑,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
    
    我相信中国党和政府只要是依法办事的话,就应该给这本书以生存的空间。我希望它能更勇敢一点,让这本书的英文本以及中文本,当然现在都还没出版,都将在最近面市,它们出版以后我希望海关不作为禁书,如果要作为禁书,如果要扫黄打非,我希望把江泽民的书也作为扫黄打非的对象,我希望一律平等,这才表示这个政府这个党是在履行中国宪法第二条和第三十三条的精神。
    
    记者:这本书出版以后,录音带的声音内容是否也会全部公开?
    
    鲍彤:不可能,因为有一部分录音带是几个人的交谈,有人问紫阳回答,用这种方式处理的,为了保护录音带里出现的人免受株连。“株连”本来不是合法的名词,但是在中国它是潜规则,它是一种不成文法,六十年来株连罪及无辜这是一个中国政治的现实。所以为了这个问题,录音带无法公布。
    
    记者:大概是哪几年的录音?
    
    鲍彤:一九九三年赵紫阳作了充分准备写成文字材料,但是不具备录音的条件,他当时没有录音的设备,又不愿意家人卷入这件事情里面,所以九三年他准备了详尽的文字材料,七年以后二零零零年录音。这是我根据各种迹象做出的判断,如果将来有更新的材料我可以修改这一判断。
    
    记者:这次出书他的家人有没有什么意见?
    
    鲍彤:这件事情和他家人无关,和我有关,是我做的主张。不仅如此,赵紫阳当年他做录音的时候,都不让任何一个家人知道他在录音,当时实际上是这样一个情况。
    
    记者:六四二十周年之际推出这本书是时间上的巧合还是?
    
    鲍彤:我知道有这个录音带的存在是去年的事情,各种工作使我不可能用更快的速度来设法出版,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安排他能够出,现在能出版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5/2009051509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