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大学者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
(博讯2009年05月14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北京大学学者夏业良12号发表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公开信表示,刘云山在央视火灾后即使不引咎辞职,“也至少要向全国纳税人道歉”。公开信还对中宣部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表示谴责。 (博讯 boxun.com)

    
    夏业良在公开信中驳斥了刘云山就央视火灾的巨大损失所作的“狡辩”,那就是:“央视的钱都是自己挣的,靠企业的广告支撑的”。夏业良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据他的推测,刘云山也许是想借此淡化央视火灾的损失:
    
    “我是推测他的意思是这个意思,因为他为这个事情最应当负责任的人,到现在没有道歉。我认为他应当引咎辞职。已经过去100天了,你应该给出一个说法是不是?没有人站出来表示自己有责任,表示出歉意,这几十亿的资产就没有了。我说,一个官员如果贪污100万可能都判很高的刑,甚至还有判死刑的,那么,既然这么大一笔的资产损失了,为什么就没有人为此负责任?甚至连道歉的话都没有?平时他们总是自命自己是正确的,永远正确,他们总是来评判别人的思想不正确。”
    
    夏教授抨击中宣部对意识形态的控制:
    
    “你知道中宣部,他们平时的职能就是管全国的意识形态,不管是报纸、杂志、电视台,有什么东西就是他们说了算,他们说对就对,他们说不对就不对,就不允许出版,不允许发表,而且没有任何理由,任何理由都不给你。最近,北大出版社有本书叫《梦萦未名湖》,是很多人写的文章,写了一个纪念文集,也没有什么很敏感的东西,但到最后,出版社接到通知说不能出版。就是中宣部打的一个电话,也没给任何理由,说不能出版,就不能出版。所以,我对这种封建专制的倒行逆施的现象极为不满。我觉得,一个国家怎么能让少数部门或少数个人来控制思想?你凭什么说你的思想比别人高明?你要有不同的观点可以公开争论。你凭什么说别人的观点就是错误的?就不能出版?哪怕是在过去四十年代、三十年代国民党那个时期,他虽然有查封,他一般给出一些理由。而现在中宣部查封一些出版物,没有给任何理由,甚至连文字都不留,就是打一个电话,也不说明自己是谁,只是说是中宣部的。就用中宣部这三个字就可以作为生杀的武器,可以消灭一切出版物。”
    
    这位学者在致刘云山的公开信中指出,“全国所有有关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课题指南和研究经费都在中宣部控制下发布,这是中国学术思想和知识界的奇耻大辱。”夏业良说,学术必须独立:
    
    “首先要求学术独立,大学要像大学的样子,研究机构像研究机构的样子。哪有说所有的学术和教育机构全部都依附于党的宣传部门?这是非常可笑的事情。过去五十年代就有老知识分子说过,不能搞党天下,后来越搞越厉害,反右之后,没有人再敢反党的绝对领导了。党独揽了一切。你搞学术,学术研究按道理是思想自由、学术自由,他才能够搞得好。为什么当代没有大师了?以前,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大师都是解放前培养的,那为什么没有大师了?就是因为你老是用党的棒子来指挥人家,什么要思想正确。什么叫思想正确?那你思想正确的人做出一点学术给别人看看?”
    
    夏教授不能掩饰他对由不学无术的人控制学术的现象的愤懑: “特别不能理解的是,这么大一个国家,你说人才济济,你要想管思想意识形态,管文学艺术,肚里有点墨水才行对吧?就是过去在毛泽东时代,那还找了些秀才来管这些东西。你现在找的这些人,真是不学无术。(记者:夏教授,你信里面好像提到刘云山学历不高,是不是?)是内蒙古一个中等师范学校学政治教育专业毕业的。” 海外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的政治评论家孟玄表示,中宣部不一定对央视大火负有直接责任,但是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宣部的舆论管制早就憋着一肚子火:
    
    “中宣部跟央视的失火,应该说起来并不是直接的关系。不过,对中宣部的舆论管制之类,大家憋一肚子火。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签《零八宪章》的人要求刘云山中宣部部长下台,以示负责,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比较合理的。就是说,你所谓的舆论一致或者要把各种不同意见,只要是中央不喜欢的,都要掐死于萌芽之中,这让中国很多思想不能自由发挥出来。这一点确确实实中国制度里面的一个顽疾。只要共产党一党制不改变的话,那你叫谁下台啊。”
    
    然而,孟玄对胡耀邦执政期间的中宣部长朱厚泽的相对开明表示颇有好感。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5/2009051403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