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4.26社论”20年,民间白皮书为六四追讨公道
(博讯2009年04月26日发表)

    
    来源:明报
     20年前的今日是极其关键的一天,持续10天的学潮未止,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一锤定音,将学潮定性为“一小撮人”幕后操纵的“动乱”,指运动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及部分高等学校的“非法组织”煽动起来的,激化政府和人民矛盾。 (博讯 boxun.com)

    
    多名当事人均称“社论”的指控没有理据,而学生不甘被社论诬蔑,翌日各大院校发动第一次最大规模的游行,亦促成继后的学运及绝食行动。今日,民运人士联手发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白皮书》,就是要澄清当时的北京并没有“动乱”,要政府还历史一个公道。
    
    31页长的《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白皮书》,是由李进进法学博士执笔,王军涛、胡平、严家祺、王丹等人参与讨论及给予意见,并得到60多名学生领袖、学者支持。白皮书主要交代八九民运的经过,澄清当时的运动是和平请愿,北京并没有发生“动乱”,戒严是非法之举等。
    
    “4.26社论”学运转捩点
    
    白皮书第4页提到,“4月26日《人民日报》根据邓小平的讲话,发表了〈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社论指极少数人‘打着民主的旗号破坏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捣乱全国,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
    
    “这个社论是1989年运动的转折点。尽管社论说是‘极少数人’,但学生认为那只是文字游戏,他们认为社论就是否定学生的政治诉求,矛头就是指向全体学生。他们认为‘我们没有搞动乱’。于是他们没有屈服,再次走上街头。”
    
    学运领袖王丹向本报指出,“4月26日的社论是整个六四事件中最关键的一个事情。因为4月26日以前,学生情绪本来已大致平复,如果没有社论的刺激,很可能校园里面就会逐渐平静下来。但是社论对学生的刺激很大,使学生与政府的对立情绪一下子得以确立,并无法逆转。到底是谁一定要写这个社论?他们的目的是什??我觉得都是对于了解六四真相来说至关重要的一点。”
    
    邓小平坚持不改“动乱”定性
    
    至于与包遵信、李南友等人联名发表《五一七宣言》而被开除党籍的严家祺亦向本报指出,“4.26社论”是一篇言词激烈的大批判文章,学生最难容忍的,是把他们光明磊落的正义行动定为“动乱”,使业已怒不可遏的青年人热血沸腾。他说,如何看待“4.26社论”是八九民运的关键,后来的学运和天安门广场的绝食,主要目标就是否定“4.26社论”。严家祺更认为,邓小平坚持不容改变“4.26社论”对“动乱”的定性,最后酿成了“六四大屠杀”。
    
    另一学运领袖王超华亦说,1989年从学运走向民运的第一次转折,发生在4月27日。4.27大游行的直接导火线就是“4.26社论”。她指当时由于1988年经济改革受挫和1989年初舆论控制大幅收缩,社会上积压的不满情绪本已非常普遍也相当严重,这个社论使用文革语言表达,充满杀气腾腾的暗示和威胁,立刻在北京市民中激起强烈反弹。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4/2009042608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