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截访”猛于虎
(博讯2009年03月10日发表)

     昨晚打开地方新闻频道,正看到在京参加两会的市委书记邓向阳,专程看望慰问滨州市在京值班人员,看场面参加者不下四、五十人之多。在感受到领导对驻京值班人员关怀的同时,还产生出了难以用语言表述的悲哀。
    
       “在京值班人员”,听起来是多么美好的词语啊,但实际上就是地方派驻京城的“截访”人员。各地方政府为了证明本地的稳定和谐,长期派出一定数量人员常驻北京,对赴京上访者不惜一切代价“堵截”、“拦截”,早已路人皆知。 (博讯 boxun.com)

    
      在电视剧《杨三姐告状》中,杨三姐为了洗刷二弟的冤情,历尽千辛万苦到京告状,不惜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滚钉板,最终感动了“上帝”,告倒了一大批官员,得以伸冤。凡是看过这一电视剧的观众,无不为古代告御状历程的曲折与险恶所震撼。本来“告御状”是皇权专制社会的独特现象,然而,有谁能想到,进入21世纪的中国,“告御状”(上访)者所面临的艰辛与凶险,竟与当年的杨三姐如此相似。而见证者就是一个叫做“截访”的新名词。
    
      笔者身边就有一个叫毛洪义的,因其儿子被冤屈事到京上访,被人强行抬走的悲惨遭遇。毛洪义、男、50岁、汉族,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人。现任河流镇财政所会计师、副所长(联系电话:13561565729)。其儿毛建磊在服役期间,因涉嫌所谓贪污、挪用公款罪及盗窃,被无锡市中院和江苏省高院判处无期徒刑。毛认为该判决、裁定不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据以定罪量刑的主要证据矛盾突出,不确实、不充分,纯属假证。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2款的再审规定。便自2008年1月25日始,多次分别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但得不到解决。便于08年9月22日到最高法来访接待室试图再次申诉,不料,大门未进,就被江苏省地方法院的一伙“值班人员”七手八脚扯着胳臂拽着腿,强行架出了100余米,使毛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
    
      时下,各地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冤假错案。被冤的一些人忍饥耐饿,克服种种阻力到京上访,是满腔热血期望得到公平、得到赔偿、得到平反、得到……然而,政府官员却对这些上访者举起“截访”大棒,毫不手软的进行残酷镇压,给他们的不是支持和关爱,而是冷酷和恐怖。
    
      可话说回来,打着维护稳定的招牌的“截访”,虽然一时“截走”了“上访者”,也捂住了当地的“假丑恶”;暂时抹掉了天子脚下一些治国者所不愿看到的“风景”,换来了一时风平浪静。然而,仔细想去,却也同时“截走”了上访群体对中央政府最后的信赖和希望,“截走”了执政党亲民为民形象和执政的合法性,“截走”了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
    
      当然,之所以出现截访,也是让上面逼出来的。长时间以来,一些部门简单地把上访数量的多少和“息访率”高低作为评价信访工作的标准,有的甚至制定了“信访一票否决”之类的愚蠢政策,给基层施加压力,而这种压力又最终转化成限制、干涉群众正常信访活动的动力,各种“截访”、“控访”遂由此产生。
    
      古今中外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要化解百姓上访,不是堵,而是疏。与其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截访,毋宁把精力用在踏踏实实的接访中,把怕上访变为请上访,尽最大努力让群众满意。如果不早日让“在京值班人员”下岗,把“截访”丢到历史垃圾堆里,那么,当由冤恨冤屈冤魂所汇集成的潜流必将激荡成动摇和谐社会的可怕力量。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3/2009031008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