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州5名出租车司机群发短信煽动停运被刑拘(图)
(博讯2009年02月24日发表)

    来源:河南商报
     “郑州出租车3月1日集体停运”的说法纯属谣言。昨日下午,郑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已将编发手机短信和印发传单、故意造谣惑众、在绿城造成恶劣影响的5名出租车司机抓获。
    
    “这5名出租车司机的行为,均涉嫌刑法第290条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警方已将他们刑事拘留。”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玉章在新闻通气会上说。
    
郑州5名出租车司机群发短信煽动停运被刑拘

    
    造谣司机郭光辉被刑拘。王春胜/摄
    
    
    事发“停运”短信搅乱出租车行业
    
    2月4日晚上,郑州市不少出租车司机均收到一条同一内容的短信,称“全市出租车要在3月1日进行集体停运”,发短信的人还请出租车司机们“支持”,目的是“要提高出租车营运的收入”。
    
    次日,这条短信迅速传开了。大多数出租车司机为此纳闷:这是谁发的短信?为何不留名?届时自己该怎么办?市民的议论、猜测、担心也接踵而至。“停运”短信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严重地干扰了市民和广大出租车司机的正常生活。
    
    “停运短信”也通过多种途径迅速传到有关部门。郑州市委、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绿城警方即刻成立专案组,广泛对出租车行业内部展开调查,查清事实真相。
    
    “经过10多天的缜密侦查,2月22日,我们已将造谣惑众的郭光辉等5名犯罪嫌疑人悉数抓捕归案。”昨日下午,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玉章向媒体通报说,警方查明“出租车停运”的谣言,系郭光辉、李艳杰所为,其为了达到个人私利,遂编发短信造谣惑众;出租车司机弓箭、唐新江、赵宏强看到短信后,为了提高自己在行业内所谓的“知名度”,浑水摸鱼,制造混乱,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目前,5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均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追查发短信造谣,只为牟一己之私
    
    警方昨日透露,郑州公交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司机郭光辉,是此次“出租车司机停运”手机短信的发起人。
    
    郭光辉,今年29岁,周口西华县人,现暂住东郊七里河村。郭光辉于去年3月来郑州,和同乡郭某合伙贷款30万元,买了一辆出租车搞营运。
    
    1月29日(农历正月初四),郭光辉打电话向在广州开出租车的老乡李艳杰借5000元钱还账,顺便聊起出租车的收入,同样开夜班车的李艳杰,日收入在800元左右,而郭光辉称其开一晚上车,收入只有200多块钱。李艳杰遂认为在郑州开夜出租车的收入太低,郭光辉向其借的钱很难还。
    
    郭光辉为了顺利借到钱,信口编说“郑州马上要进行出租车停运了,停运后车价就会提高,到时收入会多的。”李艳杰告诉他:“南方出租车停运都是发传单。”郭光辉则称“发传单太危险,容易被逮住”。
    
    郭光辉说,2月4日,他真的萌发通过发手机短信的形式来煽动停运、从而引起政府重视来提高出租车营运收入的念头。
    
     说干就干。2月5日下午5点多,郭光辉在郑州东开发区第一大街的一家手机店里,购买了一张联通手机卡。当晚7点多,他将出租车停在航海东路喷泉广场旁,开始编写拟停运短信。短信编好后,郭光辉又躲进附近一个公厕里,将编好的停运信息群发至50余名出租车司机。
    
    郭光辉怕事情败露,随即取出手机卡扔进厕所的便池里。随后的日子里,郭光辉依然没事似的开着出租车。
    
    “收到郭光辉短信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数为商丘籍的。”杨玉章昨日在新闻通气会上说,郭光辉所发短信的手机号,是从商丘籍熟人郭久波的出租车司机通讯录上找到的。之前,郭久波请在郑州开出租车的老乡吃饭,为便于以后联系制作了通讯录。郭光辉看到该通讯录后,就将部分司机的手机号码存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挨个发短信。
    
    案发后郭光辉说,他害怕被熟人认出来检举揭发自己,发出去的短信,基本上没有他的熟人和朋友。事后他也没有和在郑州开出租车的熟人提起发短信的事。
    
    意外司机转发短信谣言四处扩散
    
    警方查明,同样造谣惑众的还有大众出租车公司司机弓箭、赵宏强和另一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唐新江。他们是在收到郭光辉的手机短信后,继而迅即在出租车行业内传播、煽动。
    
    2月5日晚上,大众出租车公司司机弓箭,收到关于煽动出租车司机在3月1日进行“停运”的短信后,为了达到制造混乱的目的,他利用车载电台进行了传播,并在电台中询问其他出租车司机手机号码,将此短信进行转发。当晚,弓箭用自己的手机向近百名出租车司机转发了郭光辉的停运短信。
    
    另一出租车司机唐新江,收到短信后也向80余名司机转发了该短信。
    
    出租车司机赵宏强接到“停运”的信息后,为满足个人私欲,认为只有把水搅浑才能有机可乘,于是利用段某的上访材料杜撰了一份传单草稿,先后在二环道和桐柏路两家复印店里打印了50余份传单,在修理厂和路边散发。
    
    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打击,赵宏强还专门要求复印店删除记录,而自己乘坐别人的出租车在全市范围内发放。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2/2009022422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