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要刘晓原停业整顿六个月/艾未未
(博讯2009年02月18日发表)

    
    海淀司法局找刘律师的麻烦,事务所面临被“停业整顿六个月”的危险。一个为了天下不平大声疾呼的小事务所,致力于缩短司法改革艰辛泥泞的黑暗路途的天真的人,将要被迫走上维护自己基本生存权利的抗争之路。
     (博讯 boxun.com)
    在公民缺少基本的权利保障的地方,官要找民的麻烦,那还真是个事。大多数的民是没有足够的成本来抗争的,你将面对的不只是一个,权力是不会一个人在战斗的,永远是以黑帮的形式存在。百姓只要是为了过的平安,即使再有天下的理,也没有几个愿意招惹是非。
    
    这是为什么,世界是如此的不公平少正义。在一个恶劣的世道,行善要付出的成本过高,足以使大多追求幸福的人想都不敢想。
    
    恶是不可征服吗,显然不是,恶因为虚弱才来势汹汹,不敢打开天窗说亮话,才躲闪回避,才隐瞒和欺诈,才需要中央电视台的存在。因为,只要是大多数站在善的一边,只需要一分钟,它就死定了。
    
    刘律师遭恨,是因为他是一个普通的律师,同时是为正义信仰付出的人。他不信世上可以永远玩没有公平和正义的游戏,他不谄媚,无视权力,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总是为无力的弱者申诉,他清楚弱者真正需要他的帮助。由于争取律师协会的直选,得罪了视任何民间选举为敌的势力,若是律师协会都无望实现直选,几遭暗算,更何谈中国的民众。
    
    认识刘晓原,是因为杨佳的事,关心一个冤死在浑噩体制下的年轻人的命运,一同见识了二十一世纪中国司法的荒诞和黑暗。见过四五次面,浓重江西口音常常让我躁动不安和走神,讥笑他为“刁民”,有赞誉和羡慕的意思。如果可能,我也会作他一样的律师。在哪都一样,刑事诉讼律师都是累而不讨好的。有些人静呆不住,他属于这种人,同伙人李劲松则不然。
    
    刘晓原,井冈山人.北京的亿通事务所,在西客站附近的一栋商场楼里,可以想象那是些怎样的客户。间刻不停的电话没有闲着的时候,哭诉的,告状的,呼救的,天下的冤假错案,首先想到的是他。他的一口江西话,成为北京上空为数不多的专为受欺凌受侮辱受迫害人群说话的方言。信仰和同情之心,执着和坚持,杨佳终是死得其所。为那些倒霉的人说话,在许多人看来,这些人躲都躲不及。刘晓原说,不挣钱也要把道理讲清楚了,对他来说,把道理讲清楚就是尽了律师的职责。今天,海淀司法局要砸刘晓元的饭碗,尽管那是只常常是断顿的空饭碗。
    
    这样的一个人,谁怕他呢。只能是那些寄生在司法的阴暗角落的人,那些不想让老百姓赢的人,那些要借助邪恶势力违非作歹的人,那些指望中国永远是少数人的天下,没有可以说理的地方的人。
    
    为刘晓原说话是在为每个人自己说话,只有有了正义,我们才不需要他人为我们说话。我们要向伟大的国家爱护央视一样的保护坚持正义的人们,否则就真的再也不会有人为你说话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f90ad0100ce16.html
    
 刘晓原律师所屬的忆通律所面临打压
昨天下午,海淀区司法局来了六人,给了本所一份“告知书”,告知书中称,本所存在“尚未取得律师执业证的人员违法执业提供便利的行为”,必须在17日上午十二时前提出申辩意见。早在去年该局来过三人,进行所谓的调查取证。

他们所指的人员,就是李苏滨先生。李苏滨原是河南省执业律师,因为前些年起诉河南省司法厅乱收律师注册费,而被当地停止了执业。他的注册费案,引起了众多媒体关注。后来,李苏滨来到了北京。在前几年,他来本所做了工作人员。

为了接转他的律师执业关系,全国律协还过问李苏滨的执业问题,表示要帮助予以解决。与李苏滨提起过同样诉讼的李午汜律师,他的执业问题得到了解决。也许是李苏滨与河南省司法厅打了几场官司,河南方面就始终不予以放行。迫不得已,李苏滨只能以工作人员身份,到一些律师事务所做辅助工作。

按照相关规定,律师事务所是有权聘请工作人员的。

现司法局拿这个问题来说事,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背后真实原因,应是北京市律协换届直选之事。

去年下半年,原在本所执业的律师程海、温海波、杨慧文,工作人员李苏滨等人发起了直选的倡议。倡议发出后,得到了律师同仁的广泛响应。这一下事就闹大了,引起北京市司法局和市律协高度关注,为了压制他们的直选呼声,采取了不办调动方法来限制。经过多次较劲后,程海、温海波、杨慧文等人离开了本所,李苏滨则与本所解除了聘用关系。

但是,这民主直选之火点燃后,烧到了人家的要害,忆通所自然成了“罪魁祸首”。找不出其他问题,就拿李苏滨来说事。

按照昨天的“告知书”要求,今天(17日)上午十一时多,本所三名人员到了海淀区司法局递交陈述意见书。想不到的是,今天下午二时五十分,海淀区司法局来了四名人员,将处罚告知听证书送来了,行动之迅速令人感到吃惊。要本所提申辩意见,明显是在走过场。

当时,我正在接受电话采访,与媒体谈司法公正和公平话题。其他律师没接告知书,我打完电话后,大声质问道,上午递交的申辩意见书,你们领导看了吗?他们吱唔着不回答遛走了。

司法局如此打压,无非是逼律师们转所,最后达到整垮忆通律所的目的。记得当年高某的律师事务所也是这样被整垮了。

律师事务所有“毛病”,司法局应当予以处理。但律协存在的问题,你们重视了吗?律师执业得不到保障,你们重视了吗?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波原律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9/2/18)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2/2009021813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