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乙肝宝宝可能达80万 谁剥夺了乙肝宝宝受教育的权利
(博讯2009年01月22日发表)

    
    来源:掺望新闻周刊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感染科医生蔡大川表示,乙肝病毒携带儿童应该正常上学,如果所有孩子都接种过乙肝疫苗,那么即使有携带病毒的儿童,也不会发生传染。 (博讯 boxun.com)

    
    从2006年到2010年,每年还至少会有16万乙肝病毒携带儿童出生,适龄入托、入园儿童的数量也至少在80万左右
    
    2008年6月的一天,吉林省梅河口市业家村,一对母子服毒自尽。事情的导火索是孩子在上学前班之前的体检中被查出携带乙肝病毒。
    
    孩子今年六岁半,一直跟随在外地打工的父母。今年回到梅河口,准备在家乡上学前班,迈开人生求学之路的第一步。
    
    按照学校的要求,母亲带着孩子到梅河口妇幼保健院体检,结果是乙肝大三阳。保健院建议去大医院进一步检查DNA,如果病毒没有复制就可以上学。
    
    但是,母亲并没有带孩子去检查,而是回到了家中。夫妻俩大吵一架,父亲责骂母亲;要不是因为你把孩子传染了,孩子怎么可能上不了学!
    
    没过几天,母子离世。一个是受尽了歧视的绝望的生命,一个是涉世未深、也许并不能理解母亲做法的无辜的生命。
    
    吉林省妇幼保健院的一位医生听说了此事,他到全国最大的乙肝论坛“肝胆相照”上发帖子说:“我心里很难受,可又觉得自己无能为力。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工作十年来,他见到的听说过的乙肝幼童无法入托的很多,但是,像这样付出生命代价的很少。
    
    一个网名叫“海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母亲留言:听到这样的消息,我真的很想哭!孩子真的太可怜了!我在孩子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也想孩子要是被我感染了,我就带着他去天堂,因为我不够坚强,无法带着这种愧疚走过一辈子。真诚呼吁国家和社会关注我们,理解我们,让我们的孩子享受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乙肝母亲联名上书国务委员
    
    
    
    一些母亲正在采取行动。2008年10月,来自全国27个省市的101位乙肝母亲联名上书国务委员刘延东,希望孩子入园体检中取消乙肝两对半的检测。这101个签名是在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征集到的。
    
    帮助这些母亲的,是北京市益仁平中心公民健康状况与受教育权工作组。益仁平中心是非营利性的公益机构,致力于在中国公共卫生领域开展疾病防治健康教育、病患者救助及消除歧视等公益工作。
    
    2007年7月,在中心工作的武嵘嵘偶然在“肝胆相照”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乙肝携带儿童的母亲在帖子上说:“我痛苦极了,我想自杀”,原因是她的孩子上不了幼儿园。武嵘嵘感到震惊,她没有想到社会上还有这样一些人。她决心帮助这个母亲和她的孩子。后来,她做过一个小调查,在80个左右乙肝母亲参与的调查中,1/3的孩子受母亲感染成了乙肝病毒携带儿童。
    
    
    
    
    
    
    乙肝宝宝可能达80万
    
    
    
    在中国,有多少适龄乙肝病毒携带儿童入园被拒,至今尚没有官方权威统计。
    
    北京地坛医院肝病科主任医师蔡皓东向本刊记者介绍,我国内地从1992年开始为新生儿普种乙肝疫苗,2002年1~2岁儿童乙肝病毒携带率从8.5%~10.2%下降到2.2%。但由于有些地区乙肝疫苗接种得不好,以及一些母亲没有进行母婴阻断,因此还会有乙肝新生儿。
    
    2005年底,中国优生优育协会会长秦新华介绍,今后中国新生儿将以每年1600万到2000万的速度增长。按照2.2%的比例,我国每年至少还有30万的乙肝病毒携带婴儿出生。
    
    换作另外一种算法,卫生部在2006年发布的《2006~2010年全国乙型病毒性肝炎防治规划》中,提出到2010年我国5岁以下儿童乙肝表面抗原携带率降至1%以下,假使从2006年开始到2010年,儿童乙肝表面抗原携带率平均为1%,那么在这5年内,每年还至少会有16万乙肝病毒携带儿童出生,适龄入托、入园儿童的数量也至少在80万左右,相当于两个中等城市人口的规模。而这还仅仅是5 岁以下儿童的数量。
    
    这样规模的儿童群体的学前教育,不容忽视。而关键是要制定新的政策。
    
    “1994年对乙肝的传播途径认识还没有那么清楚,乙肝疫苗也没有普及。现在已经过去14年了,科学也在进步,政策也应随之调整。”蔡皓东说。
    
    2007年全国两会期间,由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与免疫研究室主任邵一鸣教授牵头,10位政协委员一起提交了《关于保障乙肝病毒携带者幼儿入园、入托权利的建议》,提出,应将现在入园、入托前对“乙肝病毒”检测的做法改为检查免疫接种记录,确保新入园(所)的儿童都注射过乙肝疫苗,这样即可确保幼儿园中不会发生乙肝传播事件。
    
    邵一鸣的女儿曾经在德国读过两年幼儿园,入园前并没有经过乙肝病毒的检查。
    
    当年10月8日,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签发了对邵一鸣提案的答复,回复中说,《托幼机构管理办法》儿童入园体检表附件中,没有列出乙肝抗原、抗体检测项目。
    
    邵一鸣认为,虽然没有列出乙肝抗原、抗体检测项目,但是由于没有明确不应以乙肝检测血清学结果拒绝儿童入园的解读,在许多省市自行制定的相关文件中,对乙肝病毒携带者儿童入托、入园仍有限制。
    
    邵一鸣对卫生部回复的进一步建议是:各地教育部门和卫生部门应废止或修改排斥乙肝病毒携带儿童入托、入园文件,尽快制定并颁布相关文件,禁止各地幼儿园在入园体检中检测乙肝标志物。
    
    他认为,过去我们的公共管理对个人权益考虑得太少。他认为,儿童入园体检是应该的,但是涉及可能引起歧视的疾病要保密。这就要求在制定相关的卫生公共政策之前,需要有个医学伦理委员会进行审查,如果泄密了,如何进行惩罚。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1/2009012200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