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访民悼念段惠民记实
(博讯2009年01月04日发表)

    
    
     (博讯 boxun.com)

     (维权网义工 陆蕊报道)
    
    2009年元月二日,上海访民段惠民被上海政府雇佣的警察殴打致死二周年。这天上海冤民200多人到段惠民家里去悼念他,追思他,并强烈抗议政府不捉拿凶手——高卫国、严建国、邱锡昌、王涛、袁伟明、韩明和冯志飞等人。
    
    
     悼念活动在中午11点钟到达高潮,冤民们高声发出呼喊:“打倒韩正”!、“打倒刘云耕”!、“韩正是凶手”!、“刘云耕是凶手”!、“韩正下台”!、“刘云耕下台”!、“捉拿凶手,严惩凶手”!、“消灭恐怖,消灭黑监狱,消灭法西斯”!、“还我生命,还我人权”!、“要民主、要自由,释放丁菊英!”、“冤民大团结万岁”!、“杨佳冤枉!段惠民冤枉”。还呼吁:“请上海政府给段惠民家人一个说法”。
    
    中午12:30分冤民们手拿着横幅“悼念段惠民被殴致死二周年”、“冤”、“请上海市政府给段惠民家人一个说法”、“揭露罪恶”、“段惠民遭上海驻京办致人死地的疯狂暴打,行凶者逍遥法外,被害者反坐牢。黄浦公安分局无人性,无人道,59天见死不救”、“讲真相,捉凶手——高卫国、严建国、邱锡昌、王涛、袁伟明、韩明和冯志飞”,高呼着口号去市政府为段惠民、杜荣林、陈小明、王伦中等冤亡者们讨说法;为失去家园、流浪街头去讨说法;等等,却被上海市公安局和黄浦公安分局的警察们强制拦截。
    
    下午14:30分冤民们在没有得到黄浦公安分局治安队的王某承诺:“联系市政府领导来谈”的任何回音下,冤民们再次手拿横幅、呼叫口号:“捉拿韩正”!、“枪毙刘云耕”!、“杀人偿命”!、“还我家园,还我自由”!、“反对酷刑”!、“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要法制不要人治”!去市政府讨说法,在行走到南京路步行街山西中路时,被步行街的黄浦公安分局警察们包围。
    
    警察叫段惠民的母亲和妹妹段春芳上警车去警署,段春芳告诉警察说:“刚才黄浦公安分局的王队长说‘联系市政府领导来谈’没下文,我们去市政府讨说法”。突然段春芳和母亲被四个年轻的警察架走、拖走,强制上警车。
    
    在警车上警察说“,天冷,送你们回去”。没想到半路上骗段惠民的母亲和妹妹下车,说:“换另一辆车,这辆车是“110”接警车”。下车后,段春芳觉得不对,再看,怎么边上有警署和好多警察。这时十几个警察置上级领导的关照:“安怃好他们,照顾好段惠民的母亲”于脑后,不顾段惠民母亲不堪一击的身体(其母亲由于儿子的惨死而得严重的心力衰竭),无人性的绑架其母亲与段春芳到警署。
    
    进去后才知道是外滩警署,它已变的非常豪华,大门也换地方进出了(这都是纳税人的钱呀!纳税人四处漂泊,没有家)。这时过路百姓都围看,杀害段惠民的凶手之一金军(音)所长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他看见此情景,就亲自动手和命令警察们再次野蛮绑架段惠民的母亲和妹妹进里边的房间,母亲上身衣服被金军翻到胸部。金军(音)杀了段惠民,还要杀段惠民的母亲。段春芳问他是否叫金军(音),他不承认并逃走。
    
    下午约16:30分一名警察告诉段惠民的母亲和妹妹说:“要做笔录”。过了会警察拿了打印好的半成品“询问笔录”到软禁段惠民的母亲和妹妹的房间,妹妹段春芳对做笔录的户籍警陈文炳说:“依照《警察法》的规定:执行公务要有二个以上穿制服、带工作证的警察;传唤要有传唤证”。警察们不理段春芳和母亲,只顾自己写材料,写的什么内容他们也不告诉段春芳和母亲。
    
    傍晚18:00分,家里打电话对段春芳说:“爸爸身体不好了”;“再不放人,在段惠民家里的冤民就到市委去要人了”。段春芳和母亲从被绑架开始就强烈抗议。现听到父亲的情况,再次提出抗议和警告:“金军(音),你杀了我儿(哥)段惠民,还要继续杀我(父母亲)吗!”。警察们就去找金军(音)。
    
    金军(音)不知从哪里出来,却把眼睛摘掉,怕段春芳再次认出他。段春芳和母亲要自己回家,但金军(音)强制要她们上警车回家。
    
    段春芳和母亲回家后,看到父亲由于思念儿子,为冤死的儿子裸体的在冰棺里已躺了二年了,上海政府至今不给说法,还要继续迫害病危的妻子和伤痕累累的女儿而流下悲痛的泪时,等待段春芳和母亲回家的冤民们与段惠民的家人抱头痛哭。
    
    这是个怎样的依法治国与和谐社会啊?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1/2009010422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