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路透社关注《零八宪章》:审视过去,争夺未来
(博讯2008年12月21日发表)

    作者:Chris Buckley 文章来源:维权网
    
     路透社 2008年12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北京(路透社):新年还没到,中国政府和不同政见者就已经在为如何标记2009年而展开斗争了。2009年的很多纪念活动将引起争议,并将蒙上经济困难的阴影。
    
    星期四,中国主席胡锦涛告诫官员们,共产党统治绝不能动摇。但上周发起的请愿运动《零八宪章》希望剧烈的民主变革,从而结束共产党数十年的绝对控制。
    
    法律讲师和权利活动家王怡说,毫无疑问,迅速发展的运动具有公然反抗的雄心。他在清单上签署了十八项要求。
    
    “这标志着和过去不同。”王在电话中说。他的家在中国西南部的成都。“对中国将来,我们不仅提供批评,还有我们自己非常全面的建议……这次参与的人来自方方面面,从前共产党官员到不同政见者,各种人都有。”
    
    同样,中国领导人的焦虑也毫无疑问。突发的经济减速让他们烦恼。对失业的不满也越来越多。明年也是血腥镇压支持民主运动六四二十周年,必须小心对待。
    
    当局已经拘留刘晓波。他是1989年抗议的重要参与者,并且是《零八宪章》的组织者之一。其他一些组织者说,他们曾被公安暂时控制。但有些人说他们正准备接受监禁。
    
    运动组织者之一张祖桦说:“这将会是一项长期工作,就像《七七宪章》那样。”《七七宪章》是20世纪70年代捷克不同政见者发起的运动,对中国的运动起到了激励作用。
    
    在北京城西一个咖啡馆的房间中,张祖桦喝着冰咖啡说:“我被审讯时,我告诉警察我不想被逮捕,但如果他们确实要监禁我,我是有准备的,不管是一年还是十二年还是更长。”
    
    因此,中国面临不安而争议的一年。随着经济减速刺激着八九年抗议前悲哀的记忆,勇敢的不同政见者反对一党制国家,撬开未受挑战的控制。
    
    “当然,这个文本希望在20周年之际推进政治改革。”王怡说。“我们陷入了市场经济和至上而下高压政治体系的奇怪结合,我们需要摆脱这种约束,这是条死胡同。”
    
    和许多国家相比较,中国更加摆脱不了政治纪念活动的诅咒。2009年将带来很多重要的日子,有些日子执政共产党要大肆庆祝,有些则须秘密进行。
    
    和六四风波纪念日一起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达赖喇嘛反抗失败后从西藏逃到印度五十周年;五四学生抗议运动呼吁“科学和民主”九十周年。
    
    张祖桦是前共青团官员,也是《零八宪章》的重要参与者。他说,组织者决定在公安实施拘留和软禁等扼杀活动之前发起《宪章》。
    
    《零八宪章》要求实行法治和司法独立,公开民主选举,实行联邦制,那样将给予西藏一定程度的自治权。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说,《宪章》中很多谨慎的用词重复了共产党自身的誓言,但如果从全面角度来看,这相当于“沙滩上的树桩”,标志着中国政治争论的一个转折点。林教授和中国的不同政见者有着长期的关系。
    
    林教授在电子邮件中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如此大的一个群体采取公开立场反对一党专政,这是第一次。”他翻译的《宪章》英文版可以在纽约书评的网站上找到(www.nybooks.com)。
    
    林教授说:“这比共产党经常说的‘改革’走的更远。《宪章》呼吁更多的根本变革。”
    
    这个运动也因为它获得的鼓舞和支持而具有打动力。运动自觉呼应了《七七宪章》运动。在柏林墙倒塌和德国分裂前几年,《七七宪章》挑战了捷克斯洛乏克共产党的权力。
    
    《零八宪章》最初的303位签名者包括律师、教授、企业界人士、农村维权者和艺术家。
    
    张说,此后,数千多公民通过因特网签名或发送支持的信息。他们当中包括大学生、农民工和高中生。
    
    提到《宪章》的迅速传播,他说:“这次因特网起了很大的作用。”“很多年轻人不停地将它贴到留言板上,比关闭的速度还快。”
    
    迄今为止,共产党对这一挑战保持沉默。但刘晓波的拘留是一个足够明确的反应。张祖桦说,上周公安带走刘后,他的妻子刘霞多次去公安局寻找他,但没收到任何信息。张祖桦现在和刘妻保持联系。
    
    “人权观察”中国专家Nicholas Bequelin说:“显然,国家安全部门希望对他进行立案。”“人权观察”是一个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推动组织。
    
    中国领导人相信,他们已经发现中国回归强大和繁荣的正确处方:市场驱动的增长和一党控制。但最近几个月的增长放慢以及失业工人和毕业生日益增加使官员们忧心忡忡。
    
    《零八宪章》本身不太可能将这种不满导演成类似1989年这样的抗议。那时候是工人和小企业主和学生一起,谴责腐败和自上而下的统治。共产党使用军队镇压这场挑战,杀害了几百人。一些批评家说有几千人遇害。
    
    根据共产党最近对不同政见者的处理,官员们可能通过选择性的逮捕和审判攻击《零八宪章》。但这可能不能压制《宪章》的核心支持者,尤其是当更广泛的不满削弱了共产党权威的时候。
    
    Bequelin说:“共产党一直依靠胡萝卜和大棒的结合。如果共产党不能分配一样多的胡萝卜,大棒也就没有功效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12/2008122123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