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零八宪章只是最基本的权利——专访签名者知名作家戴晴
(博讯2008年12月19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戴晴表示,《零八宪章》宣称的公民权利太基本了,不能当作社会变革纲领来看。中国已完成权贵资本主义转化,但连「最基本东西都没有,算什麽现代社会」?她认为中国的希望是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人。 (博讯 boxun.com)

    
    用了八年时间,戴晴追踪「张东荪叛国案」的新书在香港出版,这是知名作家、记者戴晴近年倾力关注两件大事中的一件。她要搞清楚,为什麽这个案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早、最高决策的错案,但直到最近高层仍不平反?希望携这本数十万字的纪实巨著,和读者一起找到原因。
    
    戴晴倾力关注的还有中国主办奥运,她一直持反对态度,原因是中国还没到可以大宴宾客、广泛作秀的阶段。接受亚洲週刊访问时,戴晴直言直语﹕「大宴宾客,要家里每个人都很富裕,很幸福,打开大门,大家痛快的吃一顿。问题是你背后都是灾民,恨不得把你给宰了。你折腾什麽呀?赶紧把自己的国家先搞好吧。」
    
    戴晴注定要和时代脉动共同起伏,在「六四」后曾入狱。近年在环境保护等事件和领域,她过问中国发展状况被当局关注。最近,戴晴作为《零八宪章》签名者而又被关注。中国一批学者、社会活动家联名签署《零八宪章》,令当局大为紧张,并将发起者之一的刘晓波拘捕。戴晴也是签名者之一,只要是为中国发出正义声音的机会,她都不会缺席。
    
    访问是在香港铜锣湾一家「老北京」饭馆,戴晴入「乡」随俗,讲一口很溜的北京话。批评当政者「忽悠」咱老百姓,拿反映一个人最基本生存权益的「零八宪章」说事。戴晴表示﹕「签字时并非激动万分,没有一定要,死了也要干的感觉。」刘晓波打电话给戴晴,问看了电邮没有?戴晴把邮箱打开看了后说,「好吧,算我一个」,就签上了。戴晴指出,「宪章」「太基本了,咱们也得说上几句呀。说得肉麻点,因为我爱国,因为我在意你这个执政党,这几句话我得跟你说说,否则的话我理你?我玩我的呗。就是这麽个道理。」以下是访问摘要﹕
    
    《零八宪章》的发起签名者中很少有经济学家,这和三十年前「真理标准讨论」的时代变革背景是否相像?
    
    我觉得发动的力量不一样,真理标准讨论和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执政党觉得要变,用权力、有限的智慧让中国有了一个较好的八十年代,发展到了一九八九年「六四」阶段,被打断了。很多人把胡耀邦和赵紫阳并列,其实他们两个是不一样的。
    
    胡耀邦是党内改革派,赵紫阳要颠覆共产党的很多东西的,要从整个经济制度来发生变革,将来如何,是否要共产党的领导呀?再说。这不一样。但是,发动的力量都曾经是共产党的干部,有权力,有话语权,有决策事务权,掌握了一定资源的。
    
    我一直觉得有一个误区,评定邓小平,说他只是经济体制改革,不做政治体制改革,实际上不对。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以不做的,他们一直在做著,现在已经趋于完成,是完成了权贵资本主义。这个权贵资本主义里面的核心人物,就是他的设计者----经济学家,如厉以宁等人。以前都是我的朋友、採访对象,他们一直走的都是这个路子。他们有什麽要变革的,这是他们的理想,实现了。签名中没有他们,这是很自然的。不少经济学家代表了权贵阶层,他们是统治者的鹰犬,签名的是代表老百姓的利益。经济学家非常不幸,他们没有把自己的学术良心放第一位,是把自己得到的利益放第一位,不够经济学家的名字,只是当权者出台政策的诠释者,只会用一些名词而已。
    
    这个社会是否到了要变革的时候?
    
    没有,看上去社会矛盾很尖锐,贫富悬殊大,当局除了动用警察之外,拿不出其他的招来了,好像要发生变革了。但我要问的是,变革的动力是什麽?能使变革成功的力量是什麽?我们看不到,灾民、移民、杨佳,或者其他什麽的,我觉得都不是。我觉得,《零八宪章》不能当作一个社会变革的纲领来看。大家从心底发出﹕中国太他妈的不像话了,怎麽办呢,会发生什麽事?但没有人把下一步看得很清楚,并不能看成是纲领,看不到变革要来临的前夜。
    
    你怎麽评价《零八宪章》的意义?
    
    只能说有一批人,觉得中国连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我们这算什麽现代社会?除了有些人有点钱以外,而且他们的钱哪来的呀?还不是牺牲了弱势群体?最弱的就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河流,接著是矿山,再接著的是森林,然后是那些劳工。这是一个启蒙式、口号式、一个远景式的理想,而不是一个行动纲领。看起来很简单,都是一些人、社会存在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是实践中应该做而没有做到的,但还没有找到通向这个方向的路。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12/2008121921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