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毒奶粉又死一人:奶农指奶贩与三鹿勾结作案
(博讯2008年09月18日发表)

    
    来源:新华网
     由三鹿问题奶粉引发“肾结石娃娃”事件持续延烧,截至9月17日,新疆已累计报告食用三鹿奶粉致婴幼儿肾结石病例86例,其中死亡一例,死亡病例为兵团农二师焉耆医院的患儿,这是奶粉含毒事件被披露以来的第4例相关死亡。18日凌晨,河北警方再又逮捕12名犯罪嫌疑人。截至18日,被批准逮捕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达18名。 (博讯 boxun.com)

    
    被逮捕的18名犯罪嫌疑人,居住在石家庄市下属的8个县市区,涉及10家奶站(场、厅)。在上述犯罪嫌疑人当中,奶站(场、厅)的法人代表、经理、负责人12名,非法销售三聚氰胺的人员6名。警方还摧毁了一个向奶站(场、厅)非法贩卖三聚氰胺的供销网络,这个网络的一个重要成员就是警方16日凌晨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苏某,现已被批准逮捕。
    
    香港大公报报道河北省三鹿集团和石家庄市日前将奶粉违法添加三聚氰胺归咎于奶农,但三鹿乳源地的奶农指出,掺假是奶贩和三鹿验收人员的勾结作案。目前推测,三鹿奶粉掺入三聚氰胺可能性有两种:一是从原料加入,即三聚氰胺掺入鲜牛奶或奶粉的其它辅料中;二是在生产环节中加入。业界人士普遍认为,乳牛吃了含三聚氰胺饲料而造成污染的可能性并不大。
    
    石家庄某县奶农马老汉说,给乳牛喂食掺入三聚氰胺饲料等于是喂毒药,对奶农有百害无一利,“假如奶牛吃了含三聚氰胺的饲料死了怎么办?”他说,一头乳牛价值人民币一万元,一天出奶二十公斤,“比自己亲儿子都宝贝”。
    
    三鹿集团在各乳源地建多家奶源中转站,主要负责将奶厅及散户的牛奶收集起来,送往企业的加工厂。而三鹿集团的奶站有不同的模式:一种是奶农自筹资金兴建,另一种是与三鹿合资兴建,第三种是三鹿自己建站,三种奶站都要经过三鹿验收,收奶必须经过三鹿工作人员把关。
    
    至于奶厅,就是集中挤奶的设施,奶农只是将乳牛定时赶到奶厅,挤奶由奶厅工作人员完成,并直接进入奶灌车。在这个环节中,奶农只需要看到自己的乳牛产了多少奶,一个月后结算即可,“这样的流程奶农没有造假的任何机会”。
    
    马老汉是“挤奶厅模式”供奶的奶农,他和同村十七户奶农各自散养乳牛,一同到挤奶厅统一采奶。他说,挤奶时,除了为乳牛挤掉三把“细菌奶”后,剩下程序全部机械化完成,鲜奶在真空的容器中抽取、流动、储存,“奶农根本接触不到鲜奶,怎么掺假?”
    
    马老汉的一周岁孙子和五岁孙女都是喝三鹿婴幼儿奶粉长大。他气愤地说,三鹿“问题奶粉事件”就是奶贩和三鹿验收、收奶人员勾结作案的结果,三鹿不应将责任扣在奶农身上。
    
    专家意见也间接左证奶农的说法。技术人士表示,三聚氰胺在奶站加到原奶中有相当大限制,三聚氰胺属微溶性,常温下溶解度为一百毫升水仅溶解零点三一克三聚氰胺,含氮零点二克,推算只可冒充一点二七克蛋白质。想让加入三聚氰胺后的鲜奶营养比协调,还需再加水和脂肪,但一般的脂肪产品很难加入,必须加专业匀质脂肪,这类手法非一般奶农所能掌握。
    
    他说,以目前技术,一旦加入三聚氰胺,必然造成鲜奶营养比不正常,不难检测出来,三鹿集团为何毫无察觉?专家还指出,如果是在奶粉制造过程中加入三聚氰胺,就不受溶解度限制,想加多少都可以。不过,三鹿集团副董事长张振岭坚称,三鹿是大企业,“内部掺假是绝不可能的事”。
    
    另外,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17日透露,一些奶站不法经营人员从2005年就将三聚氰胺掺入到鲜奶中。除了三聚氰胺外,杨崇勇说,不法人员还在牛奶中添加柠檬酸钠、脂肪油等物质。杨崇勇表示,嫌犯的操作手法主要是,一方面提高温度,同时在过程中加进其它一些化工原料,比如柠檬酸钠、脂肪油等物质,从而达到让微溶于水的三聚氰胺可以顺利掺入牛奶中。
    
    由于一些含毒奶粉由国家免检企业生产,中国国家质检总局17日发布公告,停止实行食品类生产企业国家免检。此外,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决定,从9月18日开始,对全国流通环节问题奶粉的停售下架、受理和处理消费者申诉举报等工作进行集中督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9/2008091822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