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三鹿的故事:奶粉有问题,市面上的所谓鲜奶又能怎么样?
(博讯2008年09月17日发表)

    
    来源:中华博客
     有关三鹿不得不说的故事 (博讯 boxun.com)

    
    牛奶的故事实在太多。这次三鹿不幸陷在里面。所以说不幸,不是因为同情三鹿,而是因为这个行业从来都有这种种的潜规则在里面,没有哪个公司能够幸免,不过这次三鹿做的过火了一些。
    
    奶粉有问题,市面上的所谓鲜奶又能怎么样?可以教网友做个简单的实验:从超市上买来你信赖品牌的鲜奶,混合自己鲜榨的豆浆,比例可以随便,建议1:1,盖上锅盖直到煮沸,这时候掀开锅盖闻一闻蒸汽的味道,如果闻到一股氨水的味道,很不幸,你的牛奶里掺杂了尿素。其实试验的原理很简单,尿素遇热分解,如果混合在碱性的溶液里,尿素与碱性物质产生化学反应,分解的速度加快,生成氨,就是我们所说的氨水。加入豆浆的目的就在于鲜豆浆都有一些生物碱,属于弱碱性液体,有助于尿素的分解。不幸的是,这个实验能够揭穿几乎所有所谓大品牌的画皮:-(,大家不妨都试试,毕竟你也要关注自己身边的健康,让更多无良企业曝光。所以用豆浆没有用其他碱性物质,比如小苏打之类的(效果会更明显),因为如果试验没有检测出来尿素成分,你还可以有牛奶和豆奶喝,不会浪费:)。
    
    往牛奶添加尿素是老生常谈了,可以算是经典配方。早期奶农上缴原奶都要往奶里掺水,可是这样奶太稀了,比重不合格,蛋白质含量不足,不知道哪个聪明人,发现往牛奶里掺尿能够混过所有的监测(我国这种聪明人是受到鼓励的,我不愿意说中国的商业文化是什么地方的人败坏的,大家心里都很明镜,改革开放第一批受益的人就是那些道德沦丧的人,靠着假冒伪劣掏到第一桶金,他们没有受到惩罚,并在全世界面前树立了假冒伪劣大国的形象,他们富裕起来的,可是受到惩罚的是全国人民,包括这次三聚牛奶就是这种绵延不绝的后遗症。历史上中国的徽商晋商都诚实为本,那是真正的属于世界的商业文化,可惜他们商业的失败,连带造成了中国商业道德的沦丧),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是奶农自己往原奶里撒尿,收奶站人少没有那么多鲜尿:(,掺了水后往奶里再掺尿素。这样的牛奶拿到乳业公司,他们不知道吗?他们知道,但是奶源少,乳业公司只能压价收购,造成一种恶性循环。这样收购上来的奶,不用煮就已经味道很冲了,通常就是高温加热,去除一部分尿素,可是还不行,残留下来的尿素含量还很高,
    
    而且更要命的是名义“蛋白质”含量不达标了,按照指标甚至连劣质奶的标准都达不到,只能添加一些其他原料补充。有良心的就是添加蛋白粉,无良的企业就添加蛋白精,也就是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作为添加剂真是专利于中国的天才发明,原理上讲,三聚氰胺具有一定的化学稳定性,无色无味,毒性小,适合用来做奶粉加工,不会分解,这点比尿素实在强上不知多少倍。不过要想掺杂得好,需要一定的技能,不是普通人能够掌握的。更不是奶农所能够想到的,这种技术应该属于大公司的专利,只是不知道怎么就流传出去了,先是国外的源于中国的宠物粮食中发现这种添加剂,造成了大量宠物的死亡,引起国外对中国宠物粮食的禁运,并要求中国此后的出口饲料需提供没有三聚氰胺的检验证明。在检验三聚氰胺上中国的经验并不少,可以算是世界领先水平,不象有些人宣称这种检验很难,甚至完全没有预料会有这种添加物质。从目前三鹿的行径看,公司很难摆脱自我添加这种化工原料的嫌疑,至少他们是持有一种行业惯例的态度,不予重视。
    
    三聚氰胺造成的肾脏结石与钙化结石不同,后者几乎不溶于水,除了手术碎石外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前者的结石具有微溶于水的特性,因此只要不是大量长期食用,能够形成结石的几率较小,这是医生建议患者大量饮水自我消解的原因,也是成年人或者稍大一些儿童很少发病的原因,更是奶粉企业有恃无恐的原因。可是问题还是出来了,对于非母乳喂养的婴儿,就是长期大量喂食富含三聚氰胺的奶粉,他们能够自我大量饮水的机会几乎没有,他们肾脏内管通道很狭小,这些都意味着三聚氰胺形成的结晶体难于排出体外,富集在肾脏各处形成淤塞,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将转变成肾脏不可逆转的肾衰。目前的医学,成年人的肾衰,多数转变成不可逆的肾脏功能部分或全部丧失,基本没有复原的希望,对于婴儿肾衰救治后是否有后遗症还未有定论,因为这样的病例实在太少,正常的生物体在自然条件下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故,即使是非常容易形成肾结石的饮食及环境,这样小的婴儿也不会产生结石。我们只能自我安慰说婴儿自我修复能力非常强,会逐步恢复肾脏应有的功能,但是谁又敢打这样的保票?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9/2008091714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