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示威专区真的让示威者去吗? (图)
(博讯2008年08月07日发表)

    
    来源:华盛顿邮报
     7月底,北京奥组委宣布,将在奥运期间开辟三个公园作为游行示威区域,开放姿态引来不少好评。而近日西方一些媒体报导了一些申请去示威遭阻的事例,对示威专区的事实性提出质疑。其中华盛顿邮报和南华早报都报导了这样一个例子:一名来自苏州的,100多名业主的代表人,希望奥运期间能够在北京指定地点游行。8月1日,她在北京市试图提交游行申请时被监控,最后软禁和遣返回苏州。
    
    华盛顿邮报记者查恩俊(Ariana Eunjung Cha)的报导说,中国上个月底宣布,奥运会期间将允许在专门指定的区域举行抗议活动,只需要示威者首先申请获准。但是事实证明,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事实是,许多示威的人说,他们正在被劝阻为了奥运会而离开北京,或者,他们的申请就根本不获准。另外还有人说,他们已经决定对抗申请程序,因为他们认为,申请示威的程序只是一出闹剧,这意味着当局的目的,只是想通过接受申请来搜集持不同政见者资料。
    北京示威专区真的让示威者去吗?
    
    北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举行“平安奥运之北京奥运会安保工作”新闻发布会,北京奥组委安保部部长刘绍武说,北京奥运乐于聆听一些反对的声音。目前已在丰台区的世界公园、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和朝阳区的日坛公园设置了专门供游行示威人员表达自己意愿的区域,这些都离市区和赛区比较近。但跟其他国家一样,集会游行示威活动需首先提出申请。(资料图片)
    
    对人权团体来说,他们对这种申请示威之困难,毫不吃惊,他们强调,在正常情况下,如果呆在中国,开展抗议都是很难的,更遑论在目前这个中国现代史上最敏感的时刻。他们说,“抗议示威专区”被定在北京的一些公园里,这是北京的“奥运展览”的一部分,为了奥运会,当局将整个北京装扮成像沙俄时代装门面的“波将金村”一样。
    
    华盛顿邮报这篇报导说,葛亦菲(Ge Yifei,音译),就是那些想试一试申请示威的人之一。今年48岁的葛亦菲是一位中医师,来自中国东部江苏省苏州市。葛亦菲的抗议,涉及到在一家地产开发商与当地官员的争端。8月1日,葛亦菲前往北京递交抗议示威的申请,她在接受北京市公安局人员的询问时,4名壮汉的包围了她。
    
    “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你想干什么?”这些人急迫地质问她,从这个人的口音,葛亦菲显然可以确定他来自她家乡的政府人员。
    
    葛亦菲马上意识到将发生什么事情:这些男子是离北京640英里远的她家乡的当地政府派来的,目的是确保不让她获得示威批准。当葛亦菲开始向他们详细阐述自己的情况时,他们要她赶快回家。当她说,她想离开办公室出去看看北京的风景时,这些人挡住了她出去的路。
    
    “我当时有点害怕,”葛亦菲后来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她说,她转而问同来的北京当地警察,她是不是一定要跟这些苏州的来的人回去。北京警察点头,表示肯定要这样。“他们有4个人,他们个头那么大。我能怎么办?!”葛亦菲说。
    北京示威专区真的让示威者去吗?


    
    葛亦菲(右)说,她和朋友到北京想要抗议开发商和当地政府,但是最终没有得到许可。(资料图片)
    
    根据政府的规定,申请示威许可,必须提前5天向公安局申请,并提交身份证明和书面申请。他们必须填写表格,列出所有示威者的名字、联系电话和主要的示威口号。外国人也必须遵循类似的步骤,但必须提交的有出入境管理部门印章的护照。
    
    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说,在香港中国人权观察组织的中国事务研究员尼古拉斯贝奎琳(Nicholas Bequelin)说,他尚未听到有任何集团获得了示威批准。不过他建议,会有一些人可能得到批准。
    
    政府要“让一些人来抗议,原因只是,如果让这些公园空在那里,政府会感到难堪,”他说。
    
    对那些示威申请人来说,他们所面对的挑战就是,根据中国法律,任何被视为“有害”国家的事,都可以成为拒绝批准的理由。此外,任何有关西藏的抗议是明确禁止的。如果官员要将任何的抗议示威政治化,也没有办法防止,同时也没有办法防止官员只挑那些他们认为可以为北京装门面的申请,给予批准,贝奎琳说。
    
    总部设在巴黎无疆界记者组织负责亚太事务的布洛瑟尔(Vincent Brossel)说,对申请人来说,申请抗议许可是充满风险的。即使是在奥运会之前,中国人到北京上访,有时也会被逮捕或殴打。
    北京示威专区真的让示威者去吗?


    
    3月24日上午,奥运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古奥林匹克遗址举行,就在仪式进行的过程中,3名“记者无疆界组织”成员举着黑色横幅冲向主席台,抗议中国人权问题。(资料图片)
    
    一年前,无疆界记者组织的一项行动激怒了中国政府,当时该组织的一些活跃分子在天安门广场的中央打开一面旗帜,旗帜上的图案是将奥林匹克环的五环画成手铐。从那时以来,布洛瑟尔说,中国对外国人权活动分子的入境,采取了更严格的控制措施,成功地限制了他们的入境。
    
    “我会很高兴能够在北京进行示威,可惜我们甚至不能够获得签证,”他说。
    
    有些申请人已被告知,不要浪费他们的时间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8/2008080716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