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宁波公路局长泰国“嫖妓”风波
(博讯2008年07月09日发表)

    (2008-07-03 14:27:02)
    标签:社会/纪实
     (博讯 boxun.com)

    在单位毫无所知的情况下,浙江省宁波市公路局局长竺本国和一名收费站站长悄悄地去了泰国旅游。回来后,有境外媒体在网上发布消息,称他们两人在泰国“嫖妓”,顿时社会上一片哔然
    
     浙江省宁波市公路局局长、局党委副书记竺本国一次泰国的六天旅游,染上了涉嫌“嫖妓”案,消息来源于境外网站。竺本国坚决否决此事,声称要打名誉侵权官司。
     不过,竺本国这次泰国旅游,是瞒着自己单位的,连局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也不知情。与他成行的是宁波市一家公路收费站的站长陈海平。
     宁波市纪委和宁波市交通局监察室经过一个月的调查,已有结论。称“竺本国泰国‘嫖娼’查无实据,出国手续不完备。”竺本国至今依然履行着局长的职务。
     “现在说嫖妓查无实据,万一以后出现证据怎么办?”宁波市公路局一位领导感到很困惑。
    
    局长出国局里无人知晓
    
     事发一家境外网站发布的消息。4月27日,这家网站的一则消息报道,“竺本国接受下属陈海平科长的性贿赂在泰国共同嫖妓,竺本国和陈海平透露,在浙江官员嫖妓洗澡很平常很自由,嫖娼的水平比泰国要高得多。”之后这家网站继发消息称,“已经收到竺本国本次嫖娼的视频,鉴于资料发布人的安危,暂时不发,但消息人士一旦两周联系不到,将陆续发表有关视频。”消息被境外多家网站转载。
    
     在宁波市公路局,周静哉是最早获悉此事的。“快下班时,有一家媒体打电话给我,说起这个事,问竺本国最近有没有去过泰国。我感到很吃惊。”周静哉对此高度重视,他专门在笔记上做了记录。“是4月28日下午16时48分打来的电话。”
    
     在周静哉的印象里,竺本国是请了年休假,休假结束后竺本国上班时碰到他,他顺便问起去了哪里,竺说和妻子一起北京去了,并没有说起到泰国去。周静哉感到事关重大,第二天,就向局党委书记杨玉松作了汇报。
     在接到周静哉汇报后,杨玉松叫周静哉去查一下,两人在网上查看了一下,果然有“宁波公路局长‘竺本国’在泰国嫖妓被偷拍”的标题,但内容已被删除。
    
     在杨玉松手里,的确有竺本国的一张请假条,“是请五天假。”杨玉松和周静哉一合计,认为消息肯定是假的,竺本国出国按理他们应该知道。
     “这个时候,又有个消息传过来,宁波市委宣传部网管中心来联系,说这个网站是境外的。”周静哉说。
    
     “上级纪委也找我了,问竺本国有没有到泰国去。我想这个事情复杂了,就跟杨书记商量。”
    
     两人商量一会,认为竺本国出没出国这事必须先确认。杨玉松赶到宁波市交通局政治处。“我问政治处胡副主任,问他竺本国有无请假到泰国去?胡说,这个事情我怎么知道,确定不了,我说,你确定不了,就比较麻烦。”
    
     杨玉松又找到宁波市交通局监察室主任沈美凤,“沈主任当即打电话给陈海平,陈海平说他的确休假到泰国去了,竺本国也一块去的。”
    
    曾被敲诈“花钱消灾”
    
     竺本国休假回来上班两天后,又带队到外地考察工作去了。等他回来,周静哉特地向他问起这个事。“我觉得我作为纪委书记有责任有了解这个情况。”周静哉说,竺对他讲起了他在泰国的经过。“竺说,他向交通局主要领导口头上打过招呼,请过假。”
    
     杨玉松后来再次去了宁波市交通局了解此事,“我作为局党委书记,如果不闻不问,这是政治问题。”
    
     事后,竺本国跟杨玉松说了此事,“他当时是这样说的”,杨玉松回忆道:“竺说,泰国导游让他买这买那,他没买,导游计较。那天晚上,旅游团到中国城去参观,中途到了一条叫什么“指宫街”,导游叫停车游玩,我们一看觉得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会就出来了,各走各的路。后来导游打电话给陈海平,说交个朋友,开始竺不同意,后来又打电话来,有威胁的口气,要两人每人交一万美金,竺不同意,导游称不交,就先个信息到网上,竺和陈没有理他。”
    
     竺本国和陈海平参加的这个泰国旅游团有16名散客组成,行程是5晚6天,从4月15日至20日。其中曼谷3晚4天,芭堤雅2晚3天。陈海平是宁波甬余线江北段收费站站长。竺和陈都是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出国登记旅游。整个过程,竺和陈并没有暴露身份。
    
     竺本国说,当时泰国导游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打工的。泰国导游说,一看你就是个领导干部。
    
     这次泰国旅游团是浙江省中国旅行社宁波分社组织的。除了泰国一个导游外,浙江中旅宁波分社专门有一个导游全程陪同。竺本国称,他是自已掏腰包参加这次旅游的。
    
     5月14日下午,距网上事发半个月后,记者在宁波市公路局局长办公室里见到了竺本国。记者看到,保养较好、气质不凡的竺本国的确是一副领导干部模样。
    
     竺本国向记者介绍了他在泰国旅游的情况:他们是4月15日晚上到达泰国曼谷,4月20日晚上回到国内。整个行程都是集体活动,没有单独行动。连人妖表演也没有去看。后来泰国导游打电话给陈海平,说交个朋友,陈说与你交什么朋友?这个导游第二次打电话给陈海平说是花钱消灾。我也不知道消什么灾。多少钱也不太清楚。我对陈海平说这导游是敲你竹杠,你不要理他。后来网上登了,有人打电话给我,我4月29日才知道。
    
     导游为什么偏偏要找竺本国和陈海平敲诈?竺本国说,他也不清楚,他分析泰国的导游没有工资,是靠提成的,在整个行程中,他没有买东西。他猜测可能导游没有赚到钱,就想敲诈。
    
     网上还刊登了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是竺本国和陈海平坐着似乎是看表演,竺本国解释道,“4月16日下午,我们坐在一个敞蓬船上游览可上风景,中饭后,大家兴致很高,唱卡拉OK,我和陈海平坐在那里听,也不知谁给我们拍了照片。还有一张根本不是我,另一张是我参加奉化至溪口高速公路通车典礼上的照片。”
    
     竺本国强调,他在出国前,向宁波市交通局局长俞钢请了假了,出国的表格填好报到政治处。事发后,市交通局里找我谈话,交通局纪委也向我了解情况。整个过程我都讲清楚了。
    
     记者注意到,竺本国的所述与杨玉松的说法有出入,杨玉松清楚地记得,为是否请假办手续之事,他当时找到交通局政治处胡副主任专门询问,胡说,这个事情我怎么知道,确定不了。
    
     杨玉松说,交通局政治处胡副主任是负责有关请假手续办理的,胡是最清楚的。
    
     竺本国说,这次泰国旅游,是他自已出的费用。他和陈海平结伴前去,其他旅客都不认识。而陈海平不是他的下属,跟他只是朋友关系。
     陈海平跟竺本国的说法基本相吻。不同的是,陈海平对记者说,他是回国后,国外有电话打过来,要他出点钱消点灾,他也不知道消什么灾,也没有理对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旅行社游客出现“桃色”新闻,很快传遍业界。宁波一家旅行社的负责人说,竺本国去的旅游团领队是宁波慈溪的,据这名领队私下说,当时在泰国的一天晚上,竺本国和陈海平说人感到很累,曾打过招呼说是出去洗个脚。
    
     然而这个说法被浙江省中国旅行社宁波分社的左总否认。左总对记者说,在白天的行程结束后,竺本国和陈海平晚上是否出去过,他们无法得知,他们也从没有向领队请过假或打过招呼。“我是从网上看到后才知道这个事情,后来上面纪委来调查过,我也是这样说的。我们专门作了调查,问过带队导游。”
    
     左总说,出国旅游旅行社有旅客须知,包括禁止去色情场合,泰国旅游整个过程,整个团队也不会安排到这种场合去。一般情况下,出于安全考虑,出国旅游不要单独行动,实在要出去,要与领队打个招呼。擅自出去责任自负,而且也不在保险公司履赔范围。“我们不可能晚上到每个旅客房间里去监视,他们都是成年人。”
    
     宁波市纪委介入调查
    
     竺本国说,我作为一把手一般请假是向交通局长请假,自己局里不需要。
     但作为纪委书记的周静哉认为,按照规定,作为公路局一把手的局长如果要出国,必须自己写申请,交到公路局党办,由局党办送到交通局政治处批准, “但如果走这个程序,我们应该知道竺本国是否出国,至少局党委书记杨玉松应该知道。”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3年,宁波市就出台了领导干部出私出国(境)管理办法,规定领导干部因私出国必须经市委组织部审批,先由干部本人向所在单位党委提出书面申请,所在单位党委同意后正式行文,填写《领导干部因私出国(境)审批表》一式四份,报送市委组织部。在职领导干部征求市纪委意见后,由市委组织部审批,因私出国(境)返回后,应在10天内填写《领导干部因私出国(境)情况报告登记表》,分别报送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和所在单位党委,并将已申领的出入境证件交由所在单位党委保管。领导干部未经组织批准擅自申办因私出国(境)手续以及在因私出国(境)期间有违反外事纪律行为的,由纪检监察机关按照有关规定处理。
     有没有履行这个手续目前宁波市交通局正在调查。宁波市交通局纪检监察室负责人沈美凤对记者说,竺本国出国有没有在局里办手续,书面肯定是没有的,手续办到什么程序还没有调查清楚。作为竺本国本人因私出国旅游可以去任何国家,但必须批准。
     沈美凤说,此事发生后,宁波市委市政府很重视,作为宁波市纪委的派驻纪检监察机关,我们已作了调查,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对竺本国和陈海平在泰国“嫖妓”之事查无依据。几张照片的说明与照片本身不相符,
     沈美凤认为,这事必须找到泰国的导游才能把情况了解清楚,泰国的导游与我们国内的导游不一样,导游与旅行社是松散型的,我们还在积极寻找中。
     记者曾致电宁波市交通局长俞钢,询问竺本国出游泰国是否向他本人请过假,俞钢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让记者与市交通局纪委王书记联系。王书记与记者约定在5月15日下午15时30分在其办公室见面。然而,下午14时多,该局政治处一名自称姓陈的副主任打电话给记者,称王书记有事不能接受记者采访,局里的意见沈美凤已代表了,该说的已经说了。
    
    55周岁任职公路局长
    
     宁波市交通系统这几年丑闻不断。2007年9月4日,宁波市原交通局局长励奎铭(后任宁波市政协原副主席)被杭州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而励奎铭的后任奚际斌之前一直以副局长的身份协助原局长励奎铭工作,2004年7月接任局长。2008年2月28日,奚际斌被杭州市中级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目前是宁波市交通局局长俞钢是奚际斌被抓后2007年9月任职的。
    1952年出生的竺本国2007年8月任职宁波市公路局局长,他的前任董建是于2007年3月调离赴任市交通局科技处处长。期间的五个月时间是局党委书记杨玉松主持工作。
     竺本国任职公路局局长之前是宁波市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至今仍兼任这个职务。年已55周岁的竺本国任职公路局局长令公路局的干部职工甚至交通局的一些干部感到不解。公路局一位要求匿名的干部说,原局长董建调走之后,大家指望能派一位年富力强的干部,按理像竺本国这个年龄不应该再委以重任了。竺眼看是退休的人了。有人据此推断,竺的背景“很硬”。
     据了解,竺本国做领导干部多年,任职宁波市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7年,之前是宁波铁路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再之前做了5年宁波市交通局公路运输管理处处长,再往前去是宁波奉化市交通局局长,之前还当过宁波市溪口镇镇长、溪口区区长、区委书记。39岁就是副处级干部。
     宁波市公路局一位领导称赞竺本国思路清晰,工作能力强,有魄力。不过宁波市监察室主任沈美凤拒绝对竺本国本人进行评价。
     事发后,竺本国在公开场合声称要与境外的网站打官司,维护自己的名誉。竺本国对记者说,我咨询过律师,但打这个官司比较麻烦,对方是境外的,可能要通过外交部。
     竺本国坦言,他也不想打这个官司,因为一打起来反而闹得沸沸扬扬,再说打赢了又有什么用。“这事出了后对我本人在组织上肯定有影响,信任我的人可能没事,不信任的有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打个问号。”
     泰国“嫖妓”风波早已在当地传开,“幸亏我妻子对我了解,对我很信任。”竺本国说,妻子与他是同一系统,目前内退在家。
     “嫖娼”事发至今,竺本国的工作并没有受到影响,依然履行局长、副书记职责。陈海平也还是收费站站长。在最近的宁波市交通局成立的全市交通系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一个内部文件上,竺本国还是以行政一把手的身份列为领导小组成员。只是竺本国本人有意识地尽量减少自己公开场合露面的机会。
     杨玉松说,这些天来,全国公路系统同仁纷纷打电话来过询问此事,我觉得如果确定是谣传,就必须以政府名义说明,以正视听。
     也有人分析,按照事发有关部门的态度和竺本国及陈海平若然无事的状况,有迹象表明,有关部门想冷处理,让此事“自生自灭”。
     5月28日,宁波市交通局监察室主任沈美凤对记者说,我们经过多方调查,结论是竺本国泰国“嫖娼”查无实据,但出国手续不完备。沈美凤说,由于泰国的导游联系不上,打手机也不接,当地旅行社与导游也联系不上,如果我们去泰国也很难找其本人。所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竺本国在泰国有“嫖娼”行为。
     沈美凤说,等市交通局政治处把竺本国出游泰国的手续情况报过来后,纪委会依据有关规定对此事作出一个处理意见。
     截止记者发稿时,宁波市交通局还没有对此事作出处理意见。(孔令泉)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0922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