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还原现场:瓮安火烧公安局事件真相
(博讯2008年07月04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朱一心/六月二十八日,贵州瓮安因一名中学生的死亡,爆发大型骚乱,警员遭围攻,警局遭破坏。事件虽已平息,但根源未除,地方利益分配不公、官员枉法、干群关係紧张、政府无公信力等问题依然存在。
    
    李树芬之死,包括同天尸检报告已完成,接著又爆出公安局派人抢尸体、悤行下葬,以及李树芬叔叔被打伤的消息,同学和家长的质疑演变成愤怒,逐渐积压至临界点。虽然事件信息太多,没法完全寻出真相,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民泷不信任政府,当地政府没有公信力,所有传闻无论真假均显示官民矛盾如汽球不断膨胀扩大。
    
    李树芬死亡事件发展至廿八日中午十二时十五分,充满气的汽球终於爆发,先是李树芬的亲友及同学,以及她的亲属任教学校的学生、同学和家长,形成约千人的请愿队伍,到县政府大楼请愿,要求交代李树芬之死,但县政府却把他们推到公安局。生气的群众,直冲往公安局,其他学校学生闻讯赶至,这时已有一些不良分子加入,及至公安局门口,人数估计达数千,警方估计约三千,把公安局团团围住,而街上也聚集数千围观者。
    
    公安局开始感到事态严重,立即派警员维持秩序,一位省政府的内部人士向亚洲週刊透露,当时警员与群众形成对抗,暴乱一触即发。人群前排站著李树芬亲友以及部分学生,与警员发生推拉挤撞,当一些学生被踩伤和撞到时,后面跟著学生请愿的家长被激怒,马上冲上前围攻警员,双方以肢体碰撞,怒火中烧,估计一些帮会分子和閒杂人员在旁搧风点火、乘乱打砸,场中学生吶喊助威,一场骚乱正式拉开帷幕。
    
    群众开始时是砸公安局的玻璃窗,向门口的警员掷石和扔矿泉水瓶,但很快就情绪高涨,演变成火烧门口,警员走进局里躲避,接著滋事分子燃烧汽油在街上烧警车,数百警员又匆匆从公安楼走回街上,因为大楼上已充满烟雾;如此大型的骚乱是警方始料不及的,恐怕也是瓮安县政府第一次。
    
    据消息人士搜集现场资料表示,当时群情汹涌,警方无法控制,惟有鸣枪,并及时向当地消防武警及黔南州政府增援,这时,群泷已冲击入公安大楼,警员退到三楼,群众冲击至三楼楼梯口才折返街上。估计现场烧毁十多辆政府车,由於聚集群众达数千人,消防武警想驶进来增援,也被群众围著难於驶进。
    
    不过,该位消息人士表示,为防事情恶化,消防武警增援前已决定紧急时採取弃车撤退措施,所以网上有「消防员怕了老百姓,民不畏死」的帖子,是现场实况。当局立即紧急增援县武警二千人,同时通知县电视台单位,为防骚乱失控,黔南州亦即时派出二百武警赶来现场。但黔南州武警进城并不顺利,瓮安县已不是说进就进,一些群众已在大路拦截警车;
    
    省府内部人士说,该批武警是七时半赶到现场,因了解群众与警察对抗的心态,进城武警决定不带枪枝,只配备防暴装备,然而,无枪械进城仍平息不了民愤,开进来的武警车被重重围堵,进退两难,最后不得不弃车往城外跑。瓮安县当天大概给群泷佔领了七个小时。群泷在公安局门前示威焚烧打砸后,又转向市委市政府大楼、电讯大楼行进,一路焚烧政府车辆。
    
    事态确实严重,黔南州当晚深夜十二时再派出第二队武警增援,先由武警装甲防暴车开路,由於该支武警不同於当地警员的恶劣形象,凌晨时份,许多居民开始互相劝喻息事寧人,气氛逐渐鬆懈,群众开始散去,但他表示,那些学生家长及李树芬的亲人朋友仍集结在公安局门外请愿,直至深夜仍没散去。
    
    这一夜,群情逐渐平静下来,县政府却在电视上发布「敦促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通告,地方政府将事件定性为「恶性暴乱」,本来已恢復平静的瓮安,老百姓又再被政府激起怨愤,不久,瓮安实施治安戒严,他说,本来黔南州武警及增援的抗暴警察已认为事件平復下来,但当地县政府半夜却自己行动,单方面出动当地警员突然往县政府大楼驱散李树芬亲属等请愿群眾,在驱散的过程中,一些居民与警方对峙受伤。
    
    虽然实施了治安戒严,但县政府把这次行为定性为恶性暴乱,再次为官民伏下冲突的导火线。「实际上,瓮安县的一些政府和公安人员和黑社会勾结的说法,是有所依据,他们长期欺压居民,人民对官警及帮会之间的利害关係,早已埋下仇恨。」这位省府份内部人士的这番话,倒有不少佐证,记者随便问一些当地人,很快就说出官员和公安欺负人民的事件,最多问题就是矿山贪污、地下赌场、以及包庇亲人胡作妄为等问题。
    
    六月廿九日下午,居民气愤难平,大量居民重新集结在县政府大楼外,但这次不是要求县政府调查李树芬案,而是悤烈要求省委领导人对昨天的集会性质进行平反,集结的人群表示,若不受理,会到贵阳省政府请愿,并到北京上访。当天,据在西门河经营商店的老闆向亚洲週刊说,死者浮尸的西门河新桥一带,每天都集结许多居民,有围观者,亦有轮流护尸的群泷和家属。
    
    老闆说,这里的官员贪污太普遍,大家已看不过眼,他用手机拍下集会图片,并向记者展示。图片质素虽然很差,但仍可看到群眾集结。省府内部人士说,由於瓮安是汉族和少数民族高度集中居住的地区,少数民族至今仍是家族聚居,一个孩子受伤,就会整个家族声援,不管个人意见如何,仍会声讨政府。因此,贵州省委已认为事态严重,於廿九日已派出调查小组,前往瓮安县展开调查。而中央官员亦已於七月二日下午扺达瓮安,了解相关事件。
    
    截稿前,骚乱虽已平息,但当地警员及县外增援的武警仍守在瓮安各个大小通道,只有防暴警员收了队,但他们随时候命。七月二日截稿前的瓮安县城,仍不准外人进入,公事必须有公司证明或登记,本地出租车亦不可随便接载外来乘客,也不欢迎媒体採访。记者有时只能偷偷进入採访,进城全赖抄小路,像老鼠躲猫般躲过武警耳目。
    
    记者从车上观察,整座县城气氛严肃,中学已普遍放假,大小通道口必有三至四名武警驻守,而街上亦有大批街坊纠察巡逻。县公安大楼所在地及对面的广场,驻守的武警就更多了,全城仍然在戒严状态,不少店铺关门,从各方面形势来看,六二八事件的民泷骚乱抗议,针对的主要还是地方政府,而非国家政权,跟西藏及新疆的事件有别,虽然性质不同却同样充满风险,那位省府内部人士呈交的报告,也指出六二八瓮安县事件,李树芬之死只是引爆点,核心情绪是地方利益分配不公、官员枉法,该事件让瓮安民愤出现井喷爆发。
     [博讯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04096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