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全国唯一幸存的文革武斗死难者陵园旁的特殊聚会
(博讯2008年06月03日发表)


昔日大武斗你死我活 而今不讲斗争讲健身
    
     作者:樵余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6/3/2008 (博讯 boxun.com)

    
    
     2008年6月2日,一群年龄在古稀左右的老人来到重庆市沙坪公园,在那座全国唯一幸存的文革武斗死难者陵园旁边一家茶馆里见面相聚。近年来,这类老年人的同学会、校友会、同乡会经常都有,不足为奇,但是,这天这群老人却有另一个共同的特殊身份:他们是四十年前成立的四川省和重庆市革命委员会中的群众代表。
    
     四十年前的1968年5月31日和6月2日,经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批准,相继成立了文革“新生红色政权”四川省和重庆市革命委员会。当时正在大规模武斗中兵戎相见的重庆市两大派群众造反组织(八一五派和反到底派),按中央要求各自推选了进入省、市革委会的代表,其中,进入省革委的代表各十五人,进入市革委的代表各四十人。文革结束后,这些当年的“革命闯将”、“先进分子”大多成为文革发动者的替罪羊,遭到了批判斗争和清查处理,有的被逮捕入狱,判处了有期徒刑,有的被开除了中共党籍,撤销了党政职务,有的被开除了公职,沦入社会底层艰难谋生……
    
     在这批风云人物中,有的已经不幸故去,据这次老人们聚会中所了解到的有:原四川省革委会常委邓长春(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四川省革委会委员杨大渝(八一五派代表,病故),原四川省革委会委员韩定志(女,八一五派代表,病故),原四川省革委会委员吴国民(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四川省革委会委员李贵全(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常委段德昌(八一五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周荣华(八一五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许大寿(八一五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叶祖禄(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雷光荣(反到底派代表,文革后清查中自杀),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韩树忠(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陈国华(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傅恒(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邹先厚(反到底派代表,被杀),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陈顺平(反到底派代表,病故),原重庆市革委会委员翟秋生(反到底派代表,病故)。
    
     四十年转瞬过去,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除去已经故去者外,全都已是华发苍颜,垂垂老矣。在四川省及重庆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四十周年的日子里,由原四川省革委常委陈万明(八一五派代表)发起,由他和原重庆市革委会副主任李木森(反到底派代表)分别通知,约请当年这批省、市革委会委员们相聚。除去因长期失去联系或身在外地无法通知到的人外,已经通知到的人中有几人病卧在床,另一小部分人因各种事务未能前来相聚(如原重庆市革委会副主任、八一五派代表熊代富正督率他的民营企业加班加点为地震灾区生产纯净水),原两大派的省、市革委委员一共来了二十九人(其中原八一五派十八人,原反到底派十一人)。近年来,两大派的当年风云人物常有来往和聚会,早已“相逢一笑泯恩仇”,加上又在汶川大地震及几次余震引起的惊扰之后,因此这次聚会并无特别激动的场面,平和而低调。
    
     为了避免被人误认为“影响社会稳定”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这次聚会不作会议安排,不搞会议发言,只作为老同事、老朋友间的见面。因此,在自由发言中,除了对地震死难者和灾民表示悼念和慰问外,老人们自然而然地都谈起了各自的健身经验。82岁的原重庆市革委会副主任、中共九大代表袁金梁(八一五派代表)讲了他所遵循的饮食保健方法,原四川省革委会委员閵习廉(八一五派代表)讲了他坚持的按摩健身法。原重庆市革委会副主任李木森介绍了他自己摸索出来的简易健身操……旁人如果听到他们的讲话,一定很难想到在四十年前他们曾经在你死我活的大规模武斗中相互厮杀,以当时最现代化的武器向对方阵地倾泻仇恨的炮火,恨不得把对方斩尽杀绝以“保卫毛主席”。社会从讲“斗争”、讲“专政”变成讲健身,讲和谐,显然是大大进步了。
    
     下午,除去一些因事先行离开的老人外,其他老人一起到文革武斗死难者陵园去作了凭吊。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6/2008060322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