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唯色:给藏人制造“恐怖分子”的证据(图)
(博讯2008年04月26日发表)

    [日期:2008-04-26] 来源:RFA 作者:唯色 [字体:大 中 小]
    
    前不久,中国官方宣布,警方在四川阿坝县格尔登寺查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其中包括小口径步枪16支、各种火药枪14支、子弹498发、火药4公斤、管制刀具33件。凭此作为僧侣从事暴力活动的证据。最近又称警方在甘肃甘南州的一些寺院查获了一批枪支弹药。类似的所谓证据,看来会在藏地其他寺院继续被警方找到。
    
    
    稍微了解西藏寺院情况的人都应该知道,那些武器会从哪里找到。西藏的每个寺院都有供奉护法神灵的殿堂,每个护法殿里都会有一些武器,就挂在殿堂中心的柱子上。一部分古老的武器如弓箭,是很早以前传下来的,具有威猛护法的象征意义;一部分是原本以狩猎为生的人和在“草场纠纷”的械斗中使用过武器的人,出于信仰和忏悔将枪支弹药送到护法神殿,为的是表示从此不再杀生、不再动用暴力的意愿,类似于发誓。这在藏地本属常识,带领军警去寺院搜查的当地官员不会不知道,但为了抹黑藏人的抗议行动,抹黑藏传佛教的寺院,给从未使用过武器弹药的僧侣扣上“恐怖分子”的罪名,这些放在护法殿里原本作为宗教感召与和平象征的器物,竟然成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证据。
    
    
    
    记得2002年,当局给藏地康南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判刑的时候,公布了从他家里搜出的炸药,说他的房子里设有密室,还说他藏有女人内裤和胸罩等。这些都作为他进行恐怖爆炸、搞秘密活动,并且不守戒律的证据。我见过丹增德勒仁波切,深知他是真正在民间实践佛法的修行者,我不相信如此恶毒的说法,但毕竟搜查取证是有程序的,为此我两次去丹增德勒仁波切被捕前居住的雅江县,向当地藏人做了详细的了解。
    
    
    
    关于炸药是这样:雅江县城地处狭窄山谷,几乎没有平地,任何建筑几乎都得先切掉山坡斜面,靠人工造出一块平地,因此当地广泛使用炸药来完成这种工程。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房子盖成不久,施工时用剩的炸药还放在家里,当地很多人家都有类似情况。说有密室更为荒谬,那是因为房屋倚山而建,山坡凸凹不平,房屋内部靠山的一面做成板墙之后,板墙和山的凸凹之间就会留下一些空间,结果被说成密室。至于妇女用品,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寺院在县城有个店面,原本租给一汉族商人经营百货,其中就有短裤胸罩。后来生意不好,汉商放弃经营,用店里的剩余商品抵交亏欠寺院的房租。一些没有用处的物品打包放在杂物堆中,结果被诬陷是仁波切淫乱的证据。
    
    
    
    构陷各种各样“证据”的手段,其实对于当局来说是有传统的。如1958年,安多拉卜楞寺的贡唐仓仁波切被说成是安多藏区的“叛乱头目”,证据是警方事先放置的手榴弹和发电报的机器等,为此入狱长达21年,后来有当年制造“证据”的藏人警察向贡唐仓仁波切痛哭流涕地表示后悔。又如1959年,达赖喇嘛率部分官员和高僧流亡他国,之后中共举办“叛乱分子”的“罪行展览”,其中有关达赖喇嘛经师赤江仁波切的“罪行”包括电影放映机、塑料做的女人体等等,以示宗教人士腐化堕落,但事实上,那些东西属于一些愿意与中共合作的拉萨贵族。
    
    
    
    2008-4-17,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在安多寺院升中国国旗。
    
    
在安多寺院升中国国旗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4/200804260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