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作家田忠国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中华全国各族人民及郭泉先生的公开信
(博讯2007年12月29日发表)

    
    中国维权联盟首发
     (博讯 boxun.com)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中华全国各族人民及郭泉先生:
    
    今天,当我修改我的专著《人权与民主》的时候,在浏览网页时无意间发现了郭泉先生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两封公开信。
    本来,郭泉先生的信属于理论性质的文章,属于对中国社会现实与未来的理性的思考,这样的文字,本不该具有催人泪下的效果,但是,当我读到他忧国忧民的悲愤之思的时候,泪水却涌流不止,因为,郭泉拷问的是全体中国人的灵魂!
    
    一、阴阳交相胜:独立、制约的民主系统程序机制体系
    
    无私与奉献,一直是我们中华民族追求的理想,从孔夫子到孙中山,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从毛泽东到蒋经国,他们都以无私奉献的精神,在中国历史上塑造了伟大的精神雕像,虽然他们的思想不同,观念悬渊,但他们的理想是共同的,创建一个和谐的幸福社会。
    比他们更早的是我们伟大的始祖伏羲,他以他非凡的智慧,用八卦图的方式,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独立、制约的民主系统程序机制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他告诉世人,世界上的任何独立的个体,都是由其对立方制约的,宇宙以及社会的和谐由此产生。
    借助现代观点,我们完全可这样说,独立的个体就是独立而且自适、自由、自主的人权,但自适、自由、自主的人权,是由不同的独立自适、自由、自主的人权拥有者在程序序列的作用下形成的人权价值体系和人权制度体系。
    数千年前的民主结构图(先天六十四卦图),一直到几千年后的今天,却还在我们中国人遥远的梦中。这实在让人扼腕叹息!
    中国,我可爱的祖国,你到底怎么了?
    是我们中国人的智商过低?
    还是一叶之利,遮蔽了中国人充满智慧的眼睛?
    
    二、反思文革:无产阶级人权和民主观的初步尝试
    
    回顾我国几千年的文明史,自毛泽东始,方才开创了无产阶级人权,从那时起,结束了大多数人没有人权的历史。但建国后的事实证明,旧的政权虽然消失,但新的政权结构却不断催生官僚体系,加之人们思想观念的政权概念还深深的存在人们思想与行为之中。
    正是基于"周期律"的考虑,毛泽东为防止中国再次出现庞大的官僚帝国,他以深隧的历史目光,以穿越古今未来的历史目光,亲手打碎了他亲手缔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了"造反有理"的口号,再一次向官僚体制宣战。
    “造反有理”四个字的核心不是别的,而是人民的人权以政治文本的方式确立下来,虽然今天看那种方式确实有缺失之处,比如说社会引发的动荡,给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不具有法律的长效机制等等,但他却为确保人民的人权做出了杰出贡献。
    从延迟官僚体制的诞生和确保人民的人权意义上说,“文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从制度机制缺失的意义上说,“文革”确实也犯了不小的错误,但我们不能因为“文革”有错误,就把尚不完善、不完整的人权与民主也一棍子打死。
    我们没有理由把在中国大地上的人权与民主的嫩芽拨除,虽然那时人们对人权与民主的理解还存在偏狭,还不具有全民意义上的人权与民主的意义,但那毕竟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人权与民主观念,无产阶级的人权和民主观,但是我们却偏偏那样做了。
    我们不能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掉!
    
    二、一个良好的权力机制的形成,需要正反两个政治势力的竞争
    
    一个良好的权力机制的形成,需要正反两个政治势力的竞争,因为,没有竞争与制约的权力结构,只会导致官僚体制和权贵资本主义的诞生。
    面对中国的现实,我可以大声的向所有人说,我们不需要“文革”,但我们需要“文革”中的人权与民主,我们不需要“文革”时的偏狭的人权与民主,但我们需要全民的人权与民主,我们不需要精英专制、官僚专制、权贵资本主义,但我们需要政治经济又快又好的和谐发展、快速发展,我们不需要社会动荡,但我们需要法律赋予我们的和平搏弈的权利,我们不需要没有竞争、没有制约的权力,但我们需要制度程序下的权力竞争与制约机制,因为,绝对的权力只会导致绝对的腐败。
    绝对的腐败,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中华民族历史的灾难,共和国的灾难,也是导致暴力革命的导火索。
    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力量能否战胜反民主的势力和新专制主义势力,在制约中达到各种社会力量的平衡,是中国能否化解暴力革命的关键,因为,人权与民主,是社会和平竞争、和平搏弈,并形成政治经济利益优化配置、催生社会公平正义机制的先决条件。
    没有这个条件,暴力革命就会再所难免,它只是个时间问题,而不是会不会的问题。
    
    郭泉先生已经作好了入狱坐牢的准备。中外历史证明,没有无私奉献、无私无畏的精神,就不会有洞彻宇宙的智慧,没有洞彻宇宙的智慧,就不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业迹。
    我也作好了陪郭先生坐牢的准备。
    没有民主自由、公平正义的社会,是个令人时时痛彻肺腑的感到生不如死的社会!
    最后,把我过去写得一首小诗抄录于此,与郭君共勉:
    自信击水三千里,定当霸业五百年。
    志在甘露济沧海,人生何处不圣贤。
    
    
    田忠国,1959年出生于山东薛城。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山东省枣庄矿业集团新安矿宣传科工作。曾在“中国政府创新网”、“中国选举与治理”、“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网”、“南方网”、"中国报道周刋”、“联合早报”、“新法家”等国内重点学术网站发表理论文章五十余篇。并有作品被收入国家创新重点文库。
    研究重点:权力结构、制度、程序及程序序列在权力结构中的作用以及对现实与未来的作用及影响。
    近期重点:民主状态下的制度、程序设计与操作。核心思想是:思想决定制度、制度决定机制、机制决定行为、行为决定未来。何谓民主?以自由、尊重、宽容为基础,集合群体智慧,并在群体智慧的比较与优选中寻找社会未来的最佳解,并以制度程序的形式固化其机制的管理方法,就是民主。一个国家的管理能力,主要表现在把思想转化为制度、程序的设计能力上。
    身份证号:370421195905214215.电话号码:0632--406907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12/2007122922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