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陷狱维权者郭飞雄陈光诚家通讯受阻 律师强调宪法赋予公民通讯自由
(博讯2007年11月27日发表)

    
     本台消息:被监禁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得知郭飞雄23日会见律师情况后,正准备帮助丈夫申诉并向各方呼吁,家中座机电话和网络突然中断。而狱中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说,家中座机和网络已被切断两年多。莫少平律师强调公民通讯自由是宪法赋予的权利。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 张青:家中座机、网络屡被切断 *
    
     维权人士郭飞雄11月14日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23日会见律师时,郭飞雄表示不上诉,保留申诉权利,并嘱托他的太太张青起草申诉书等。张青正准备文件和向外界呼吁,家中座机电话和互联网突然中断。
     在广州家里的张青表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说:“从今年五月份起诉以后开始,到现在以来,反反复复在特定的比较敏感一点的时间,电话和电脑都会坏。尤其是电话坏的多,主要是打不进来。打不出去,那我很快就知道我的电话坏了;但是打不进来,我不会自己打自己的电话嘛,所以就不晓得,只是朋友提醒我才知道,噢,电话又坏了。
     我要是去申请报修,检查的人就说‘你这没问题,没办法修’。过了那个敏感时期,就重新恢复。
     今天正好有一个电话进来,问我星期五律师会见的情况。他说在网上看到了一点,说‘郭飞雄用了这么大力气,要律师来见他。他不上诉,其实早就决定了,但是他没有说,一定要等律师来以后再说,星期五的会见和他所说出来的东西是不同寻常的’。所以他就要求我把这个写一份给他。我说‘好,我今天就赶着给你写出来’。
     通了这样一个电话以后,我的电话和电脑就同时坏了。
    
    * 张青:郭飞雄处境危险堪忧 *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郭飞雄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起诉,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该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被关押期间,会见律师自述遭到酷刑逼供。
     张青对郭飞雄目前处境表示非常担忧。她说:“他讲了在里面十四个月阴暗关押,这是非常违法的事情。他在里边跟他住在一起的人,都没有看电视和报纸的权利,连‘十七大’都不知道,连通信都不可以,这种也是非常没有人权的”。
     张青认为:“有很多非常危险的东西在里面。他想要这么快离开这个地方,而去到下一个地方时候,他也是有危险的,他也讲到了,因为别人曾经威胁过他。他的境遇,我听了是很担忧的。”
    
    * 袁伟静:家中座机网络被切断两年多,人被软禁 *
    
     另一位在狱中服刑的维权人士,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说:“我家里的电话和网络早在2005年的9月9日就被他们掐断了。”
     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今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袁伟静说:“当时我是在非常严密的监控下,出不了门。一直到今年5月28日,我有了在他们跟踪下相对的行动自由。6月初,我去电信部门,要求无条件给我恢复家里的电话和网络。工作人员说,没有办法,因为是政府部门要求他们给掐断的。后来我要求他找他们的领导。
     他们的领导出来以后说,是因为我们欠了电话费才给我掐断的。他让我支付2005年八、九、十月电话费,以及一年多以来的滞纳金。我们九月份电话就被掐断了,10月份还有一百多块钱的电话费。
     我就打到他们上一级网络部门,让他们核实。他给我商量,10月份的电话费不让我交,免我滞纳金,让我交剩余的。不让我直接去办理。说他们给我办理好手续以后,会到我们家这边来让我签上字以后,他们会给我通。
     但是到现在他们也没来让我签字,没有给我通。
     现在每天都是二十四个小时看着我,只允许我去买菜。”
    
    * 莫少平律师:公民通讯自由是宪法性权利 ,任何机关不能干涉 *
    
     在北京的莫少平律师强调:“公民通讯的自由,这是一个宪法性的权利。作为公安机关或者其它机关,只要没有法律的正当程序和正当理由,你都不能对任何一个公民的通讯进行这种干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11/2007112709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