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博讯2007年06月26日发表)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最近,南方周末报社高级编辑鄢烈山在《西湖》文学杂志上撰文,披露他因病于1998年11月去武汉手术后,康复之中准备回报社上班,南方周末却已经捎来信说"不必急着回来,在那边多住些时日吧"。后来他才知道,就在住院等医生动手术的同时,南方周末报社也被中宣部及广东省委宣传部动了"手术"。 (博讯 boxun.com)

    
    经多年在南方周末工作过的记者编辑等人证实,这次手术还真是"不简单"。鄢烈山在《涌泉之恩》(见《西湖》杂志2007年第五期)文章里也具体谈到这一点,他称:"是某部大员(证实是北京的中共中央宣传部某未透露姓名的大员)到广东来发指示,要将新闻部主任沈颢、写《纵横谈》的鄢烈山和《消费广场》专版的责任编辑曹西弘清出南方周末。"这是一个突然袭击,鄢烈山自称只"做了半年的编委不'要'也罢,'饭碗'不能不要呀!"毕竟是快五十的人了,不能失去大本营,凡事忍耐一时吧。
    
    幸好后来事情不太大,也是正因为南方这个土壤不错的缘故,事情没有预想得那么糟糕。鄢烈山回忆称,那时"正好成立了南方日报出版社,沈颢灏到那里去过渡做部门主任。江艺平(南方周末女性总编辑,体制内很棒的一位杰出报人)代表社委会征询我的意见,问我愿不愿意到出版社去做副总编辑。我猜这是李社长的意思。此前,社里曾推荐我做广东省政协委员,宣传部不同意(当时经管此事的常务副部长,他已退位数年,去年邀我喝茶时向我'道歉',他其实没有什么可'歉'的,职务行为嘛)。这次报到省里去恐怕更要碰钉子,虽然副处并非省管干部,省里通常只要求报上去"备案"。但是社领导的这番好意还是难得。我对出版业一无所知,也没有兴趣入行,我是冲着《南方周末》才南下的。我的态度显然令江艺平和李社长为难了。李社长拍板让我隐名埋姓继续在《南方周末》工作,编'时事纵横'版,化名刘友德等多个笔名写《纵横谈》,该干什么照干什么,但对外称我已调到出版社。"这样的做法,真是见证了《南方周密末》报社对人才的最好保护,而不像内地某些报纸总编辑、社长,早就屁颠屁颠地把人才开除赶走了事。鄢烈山也看透了,他承认,"若是碰到那种把自己的乌纱帽看得重于一切的领导人,我离开南周是别无选择的。"
    鄢烈山写短篇的杂文,居然也能得罪当局的宣传部门,恐怕是中国特色的言论误国怪现象之一吧。后来,鄢烈山继续在《南方周末》生存,化名刘友德等——这也是很幽默的一件往事。至于另一北京大学毕业、有才气的编辑曹西弘被压制和"清走",却是毫无道理而言。他当时编辑《消费广场》专版,监督的也不过是与大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垄断行业,诸如铁路、民航、医院、电信、移动、保险、电力、自来水等,这是为百姓说话,应该奖励才对,可事实上没有这么简单,曹西弘最后也化名了一个阶段,后来又回家休息了一阵子,现在已经"出山"当上了一个知名网站的新闻主编,又算回到老本行,继续展示他的精神风貌。
    
    鄢烈山、曹西弘等南方周末培养出来的优秀作者和编辑,现在在主流媒体却越来越得了。这就是中国的现实,用中国舆论监督网李新德的话说,就是这一个怪现状,都是因为中宣部和新闻出版总署控制下的乱相。中宣部不倒,新闻出版总署不撤,整媒体整记者的事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2613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