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解龙将军:山西奴工制度已经蔓延到山东黑砖窑
(博讯2007年06月21日发表)

    
    “在山东临清也有大量的黑砖窑,我在其中一个被困100多天,过着牲口一样的生活。如果没有逃出来,我一定活不到今天!”昨日上午,一名男子拨响了本报的热线电话,通过男子的讲述,记者得知该男子被人从本市骗至山东临清的一个黑砖窑,失去自由后,他在砖窑老板的强迫下白白工作,受尽毒打和欺凌。近日,在当地好心人的帮助下,他终于从砖窑中逃了出来。
     (博讯 boxun.com)

      
    城市快报报道,昨日下午,这名男子来到报社,讲述了被骗以及逃离“魔窟”的经过。
    
      赚钱良机原是黑色陷阱
    
      昨日下午抵达报社时,许书文(化名)始终都是在自己弟弟的陪同下接受采访。许书文今年30岁,河北省衡水人。今年年初,许书文从老家来津,探望在此打工的弟弟,随后便留在天津寻找生计,但是始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今年6月,许书文打点行李准备回老家,在天津站等车时,无意中听到身旁的一名男子提到了外出打工的事情。“这个人不是天津口音,看样子也是外地的农民工。”许书文称,从男子的话语中,他得知在山东德州有很多做瓷砖的工厂,到那里工作不但管吃管住,每个月还有600多元的工钱。得到这个信息,他立即退掉火车票,转乘其他车次赶往德州。
    
      “乘火车到达德州后,刚一出站就被好多人给围住了。”车站里有很多骑电动三轮车的人,几乎每个人都自称可以给他介绍一个合适的砖窑,许书文最终搭上了一名胖男子的车。抵达临清后,男子将许书文交给了一名来自附近砖窑的人。两人神秘交谈后,男子付给胖子400元钱,随后将许书文带至砖窑。途中,男子问许书文要身份证,许书文说丢了。男子又要他说出姓名、家庭住址以及联系方式,许书文不肯,男子便面露凶相,威胁要放他的血。无奈,许书文将自家邻居的信息透露给对方。男子拨打电话谎称许书文遭遇意外,逼迫“家属”汇钱,遭到拒绝后,男子毒打了许书文好几顿,随即将他送进了那个让他受尽折磨的砖窑。
    
      工人犹如现代版“包身工”
    
      “砖窑的生活简直是噩梦,我险些在那里丢了性命!”被送进砖窑后,许书文被强迫做繁重的工作,与他命运相同的还有30多名工人。
    
      每天清晨5点,两名监工便前来“叫早儿”。睡在窑洞的人起身后不能吃早饭,先要工作两个多小时,然后才能得到一小碗白菜和米饭,接下来再做工,直到下午1点,然后每个人只能吃一碗清汤面,接着工作到晚上9点。晚餐和早餐相同,自始至终从未见到过一块肉。
    
      临睡时,30多名工人被赶进砖窑,监工将门锁死,而且夜夜门外都有人看守。白天做工的时候,监工的数量更多,稍有懈怠,这些人就用石块砸你。稍有反抗,便会遭到毒打。这些还不够,工人渴得不行了,监工却不肯给水喝,怕遭毒打,很多工人都到空地上的水洼里取水喝。
    
      好心人相助逃离“魔窟”
    
      眼看时间接近秋收,许书文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一段时间,砖窑附近的农户看我可怜,给过我吃的,混熟以后,我就把自己的事说给他们听了。”附近的农户对于砖窑的事情早已知晓,但对砖窑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看到许书文骨瘦如柴,一名农夫告诉他,秋收前庄稼地里的玉米长得正旺,他可以趁砖窑的人放松警惕时躲藏到田里,趁机逃走。
    
      9月26日晚,收工之后,许书文谎称小解,一头钻进了玉米地。“我一夜都没停,天蒙蒙亮时跑到了一个叫王坨(音)的村。当时,我身上只有5角钱。”听了他的遭遇,那里的村民留许书文吃了一顿饭,还给了他30块钱。随后,村里一位长途客车司机免费把他拉到了德州火车站。就这样,许书文便回到了天津。
    
      噩梦似乎还在继续,结束采访前,许书文让弟弟用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稍晚,记者与许书文的弟弟取得联系,他表示,除了哥哥还有很多工人被困魔窟,他将报警解救那些被困的兄弟们。
    
    http://www.geocities.com/dragon_slayercz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2101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