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厦门:一座岛城的化工阴影
(博讯2007年06月04日发表)

    
    
     □文 记者 / 刘炎迅 (博讯 boxun.com)

    
    船驶出和平码头后,吴伟忠一直蹲在甲板上,望着海天交接处的水面。那里雾气迷蒙,一片狭长的陆地隐约呈的码头算起,直线距离不过7公里。政府在上面圈了一大片地来搞重化工,特别是PX项目,搞得人心惶惶!"
    吴所谓的PX,学名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该项目由腾龙芳烃(厦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龙芳烃)投资兴建,预计2008年建成投产后,将成为中国大陆最大的PX生产企业,并将与厦门市海沧区先期建成投产的若干化工项目构建一条石化产业垂直整合带。
    海沧区目前为全国最大的台商投资区和海峡西岸重要石化基地。当地官方称,这条从PX、PTA到聚酯化纤垂直整合的化纤产业链的形成,"对海沧工业产值的拉动、工业重镇的形成以及厦门市和福建省工业产值的拉动,都将起到极大的作用。"
    而在当地民众眼中,PX为核心的产业链却成了无尽的噩梦。坊间抗议之言一直未断,但鲜受重视。
    2007年两会期间,厦门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赵玉芬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化学专家联名提交了一份提案,明确指出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对厦门市的百万人口构成潜在威胁,必须紧急叫停项目并迁址。
    至此,抗议的声音从网络走向现实,厦门民众的化工恐慌引起各方关注。
    环保漏洞
    吴伟忠在床上翻了个身,将脸埋进被子里。
    已经是 4月25日的凌晨时分,他还是不能入睡。几小时前,一场大雨刚刚停歇,空气里的酸臭味变的格外浓烈,厚厚的被头仍然阻挡不住气味闯入鼻腔,他濒于崩溃。
    吴翻身下床,"反正熏得睡不着,出去走走。"他离开家门,径直向小区外东面的绿化带走去,他暗自想着:"那儿花花草草的多些,或许味道会好些。"
    半道上,吴遇到邻居小周和小黄等三人。没等吴开口,小周就抢着说:"是想去呼吸新鲜空气吧,别去了,绿化带那还是一样的酸臭。"这一席话,让吴颇感郁闷,"这种日子让人怎么过!"
    吴漫无目的的在小区里走着,不时与迎面而来的邻居相视苦笑,并不言语。
    这一年多来,像吴这样的海沧区居民,似乎都成了半夜散步的"夜猫子"。吴说:"痛苦的很,晚上被熏得睡不好,白天总是无精打采,工作起来也没劲。"
    一年前,吴买下位于海沧区东南面这处小区房,搬家那天,他喊来一帮好朋友,点了一万响的电光鞭,他说,存了好多年的钱,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可以安稳的生活,当然要开心一下,热闹一下。
    没过多久,2006年底,PX等化工项目接连上马,所有得兴奋和喜悦之情都消解在间或袭来的酸臭味中。
    吴说,现在海沧靠近化工项目的居民,很多宁愿到其他区租房子住,特别是一些待产的孕妇。
    有居民质疑,海沧区境内密布着那么多的化工厂,几年来却连个空气监近控点也没有,厦门市每天都有预报空气质量,可唯一落下的就是海沧区。"如此一来,海沧不成了环保漏洞了嘛!没人管的孩子。"
    去年7月,在民众的强烈要求和质疑声中,福建省环保局联合厦门市环保局对海沧进行了三天的空气质量监测,结果是硫化氢及臭气浓度等多项指标都超过了国家标准。
    几年前,海沧境内还没有兴建一家化工厂之时,常被厦门人称为"城市氧吧"。住在海沧农场附近的马翌城说,他家一带原先树木葱郁,又临着海,空气特别的好,"特别是爬上380多米高的蔡尖尾山上,很养生的水土和空气。"
    "我们那时都活的健康,哪里像现在,好像只是半条命了。"马说,更具杀伤力的威胁,或许是来自化工厂的泄露或者爆炸事故 。
    化工产业链中的PX项目
    "彼岸就是我们的梦魇!"一位居住在鼓浪屿上的居民说。
    与鼓浪屿隔海相距仅7公里的腾龙芳烃PX项目工地,占地达114.7公顷,紧邻另一座大规模的化工企业----厦门翔鹭石化及腾龙特种树脂项目。浓厚的烟尘渐次从彼此相邻的数十米高的烟囱里喷出,带着刺鼻的怪味四下弥散。
    登岸走进PX项目工地,收入眼帘的是一片宽广的寻不见确切边际的黄泥地。在这片泥地的一角,是几排简易活动房,四周散落着一些钢筋模具。PX项目的首批承建方之一的浙江东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百名工人正在当地温厝村附近租房待命。
    被圈入PX项目中的土地分属于温厝、渐美等几个村庄。为了圈地和施工的顺利进行,几个村庄的村民将陆续搬离。按腾龙芳烃的计划,已定制的厂区其他设备将于2008年前陆续运抵海沧,到2008年底,产量80万吨的PX项目将全面建成投产。
    PX项目进展得非常快速,是"坐上火箭的化工项目。"已公开的消息显示,2005年7月,腾龙芳烃PX项目通过国家环保总局的环评报告审查。2006年7月,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一个月后,海沧土地开发总公司迅速开始征地。10月15日前交地。40多天征地拆迁1920亩。
    据《厦门日报》记载, 2006年11月17日,国台办常务副主任郑立中,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腾龙芳烃厦门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耀智,翔鹭石化企业(厦门)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新昌共同按响动工汽笛。这标志着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PX项目与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的PTA(对苯二甲酸)二期项目同时正式动工。
    "PX项目不同寻常!"吴伟忠说,他在报纸上看到,当时活动除了福建省和厦门市的主要领导出席外,"商务部原副部长、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副会长安民,海峡两岸经贸交流协会会长李水林,福建省闽港、闽台、闽澳经济促进会副主任邹尔均等"也出席了动工典礼。
    "这是厦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对提升海峡西岸石化产业国际竞争力,扩大当地经济总量具有重要意义。"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丁国炎在当天的致辞中说,"PX项目的动工得到了国台办、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国家有关部门大力帮助,体现了国家对海峡西岸建设的大力支持。"
    据介绍,腾龙芳烃厦门有限公司是中国大陆首家由外商投资,生产对二甲苯(PX)的石油化工企业,公司占地114.7公顷。腾龙芳烃作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海峡西岸重要的石化发展基地,总投资108亿元人民币,预计2008年底建成投产。该项目建成投产后,腾龙芳烃的工业产值将达到400亿元以上。
    作为PX项目的下游,翔鹭石化PTA二期项目是厦门市重点工程。该项目到2008年底项目建成投产后,翔鹭石化的工业产值有望突破300亿元。"未来的海沧投资区,将成为世界级的芳烃系列产品制造中心。"黄耀智称。
    2002年10月顺利投产的PTA一期项目,总投资超过50亿元,产能已达150万吨/年,是世界上单线产能最大的PTA装置,在当地官员们看来"无疑是一项成功之作"。但是在吴伟忠这样的普通民众眼里,PTA的一期工程很糟糕,让人颇感郁闷,"污染那么大,臭味也大,从它身上就能预见到以后PX项目会有多糟糕的环境危害。"
    但在官方那里,"彼岸的梦魇"似乎从未出现。2007年1月14,厦门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发布的《向总书记报告》文章中写道:"厦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PX项目和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PTA二期项目正式动工,意味着一个世界级的'石化巨人'崛起海峡西岸,它将使福建石化产业两大重点中的聚酯化工形成中下游完美垂直整合"。
    翔鹭集团总裁俞新昌的打算是,两大项目投产后,翔鹭石化和腾龙芳烃将形成从上游至中游再至下游的化纤产业链垂直整合,达到原料自给自足、循环节能的目标。到2008年,翔鹭集团可与中石化、中石油和中燃集团比肩,并列成为中国石化"四巨头"。
    网络民意难敌GDP意志?
    随着PX项目推进,保护岛城免受化工侵害的抗议维权之声在网络中迅速蔓延。
    "一个低级且致命错误畅通无阻地进行,一座宜居的温馨的城市,也许从此只能成为记忆和梦想。"一位厦门市民在博客中说,"2005年11月吉林双苯厂爆炸,引起的松花江污染事件,连俄罗斯人都胆惊心惊,罪魁祸首就是这种PX。人家眼里惟恐避之不及的世界级的垃圾和危险物,在我们这里成了"世界级"的宝贝,非将其插入城市的心脏不可!是谁,彻底匍匐在了资本的脚下,而置人类的自由、尊严、健康与安全于不顾?人类的信念何在?"
    身为厦门人的专栏作家连岳,也在自己的博客中说:"(PX)一旦投产,将使整个厦门本岛,甚至是人口稠密的闽南三角都笼罩在
    剧毒的化工阴影当中。在极端情境之下,比如战争、恐怖袭击,它就是送给对手及恐怖分子的礼物。只要这个工厂一有闪失(人命就不算了,反正也不怎么值钱),对闽南经济的致命打击,可能将损失天文数字般的GDP。"
    近年来,厦门的空气质量由全国第十沦落为2006年福建省九地市倒数第三,官方将原因归结为日益增长的汽车尾气,但是,更多的民众认为与快速崛起类似PX这样的的重化工项目关系密切。
    网名为"看海沧我的家园"的网友,在博客中指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凡介绍,在我国,癌症患者数量奇高显然不是正常现象。如果一个地方的癌症发病率奇高,原因无非有两个:遗传病史和生存环境的巨大影响。据海峡导报2007年4月7日的报道,厦门市卫生局公布的厦门居民死亡原因是肝癌。其中海沧区、集美区的恶性肿瘤死亡率为114.00/10万;思明区、湖里区的恶性肿瘤死亡率为125.81/10万,占总死亡率的29.25%;同安区、翔安区的居民恶性肿瘤死亡率为141.67/10万。按我国癌症的发生率约为70/10万人的比率看,厦门的居民同样处于这样一个高频发生恶性肿瘤死亡率的城市。"最后该博主质问:"是什么导致厦门,这个美丽的海岛城市上空正笼罩着高危的......"
    对于坊间的诸多质疑,厦门官方并未一味回避。2006年12月13日,海沧投资区管委会原副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胡祖祥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先进的生产工艺,高质量、全自动、全密闭的生产设备,再加上科学严格的管理,现代化工生产的环保安全上了一个新台阶,与传统的、老旧的化工生产不可同日而语。"海沧环保分局一位负责人也说:"PX项目现场设有自动安全报警设施,如可燃气体检知器、液位报警器、火灾报警器。易爆区内则设有防爆电机、防爆灯具、防爆仪表、防爆通讯,消除引爆因素。一旦发生事故如何疏散人员,海沧区也设立了一套相应的应急措施,已经编制完成突发性环境污染事故应急预案,以有效地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腾龙芳烃总经理林英宗也对外宣称,项目在环保方面的直接投资达4.7亿元,占总投资额的5%-7.5%。但有分析文章指出,千里之外的宁波,投资的聚氯乙烯(PVC)项目在环保方面的投资已占总投资额的20%左右。
    不过网络舆论普遍认为,官员们更多的言论则表明,网络上广泛的民意轻易就会被GDP意志所消解。
    2007年1月30日,厦门市工业经济暨品牌工作会议上提出,随着工业集中区的大规模开发建设及PX、PTA等一批大项目的相继建设,今年该市工业总产值预期完成2800亿元,力争达到3000亿元。
    "两大项目(PX和PTA)预计投产后产值达800亿元以上。"厦门市委常委、海沧区委书记钟兴国也在一篇题为《借东风鼓浪扬帆聚合力跨越发展》的讲话稿中说。此前,他曾对外透露,2005年海沧的工业总产值达到464.1亿元,
    在厦门市各区、开发区中名列第一,其中石化化工产业的贡献率达到五成以上。
    2月8日,厦门市委领导在海沧区调研时强调,要"继续保持金戈铁马、狂飙突进的态势和气势","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珍惜机遇,全力以赴抓好征地拆迁,切实保障好PX、PTA二期等重点工程建设"。
    院士联名上书
    
    2007年春天的全国政协会议上,院士赵玉芬、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沈士团、院士田中群等105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议案,要求叫停厦门PX项目。
    网络民意至此获得了更为有效的上呈路径,开始引发更多关注和讨论。
    据赵玉芬等化学专家的调研示意图显示,海沧PX项目中心地区距离厦门市中心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鼓浪屿均只有7公里,距离拥有5000名学生(大部分为寄宿生)的厦门外国语学校和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仅4公里。
    不仅如此,项目5公里半径范围内的海沧区人口超过10万,居民区与厂区最近处不足1.5公里。大陆《石油化工企业卫生防护距离》中规定,年产20万~60万吨涤纶的企业,当地风速2~4m/s时,卫生防护距离应为900米。
    与赵玉芬一起进行调研的厦门大学化学教授袁东星指出,"类比涤纶企业,海沧PX和PTA项目的卫生防护距离也应为900米。但事实是,海沧兴港花园住宅区离翔鹭石化PTA项目不足
    500米。"
    而10公里半径范围内,覆盖了大部分九龙江河口区,整个厦门西海域及厦门本岛的1/5
    。而项目的专用码头,就在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的珍惜物种包括中华白海豚、白鹭、文昌鱼。
    "PX(对二甲苯)是一种危险的化学品,也是高致癌物,极易导致胎儿畸形。"赵玉芬在接受大陆媒体访问时说,"再好的环保措施,安全性也仍存在隐患,我们根本不能用爆炸或泄露的可能性来衡量,一旦发生危机,后果不堪想象。"赵玉芬说。
    厦门主城区位于一座岛屿上,即俗称的厦门本岛,上有湖里和思明二区。本岛只有两座跨海大桥与外界相连,一是位于本岛西北连接集美区的厦门大桥,另一座是位于本岛西南连接海沧区的海沧大桥。
    赵质疑,"一旦海沧PX 项目发生极端事故,或者是危及该项目安全的自然灾害,如台风、地震、海啸,乃至恐怖威胁,厦门本岛的上百万居民,不知要花多少时间从四车道的厦门大桥撤离?"
    资料显示,国际上的PX项目集中在亚洲地区,尤以韩国和中国为多,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的项目与较大城市的直线距离一般大于70公里,而中国大陆则一般约20公里。例如,韩国年产40万吨PX的LG
    Galtex公司距离光州87公里,马来西亚年产45万吨PX的AMSB公司距吉隆坡238公里,泰国年产11万吨PX的
    ATC公司距春武里52公里。而在国内,同样年产80万吨PX的扬子石化,离南京市25公里;建设中的年产60万吨PX的洋浦开发区,距海口市128公里;建设中的年产45万吨PX的福佳大化距大连市17公里;建设中的年产70万吨PX的中金石化距宁波18公里;而年产65万吨PX的台湾六轻工业区,距台中市70公里。可见,厦门年产80万吨的PX项目距市中心仅7公里,是目前国际国内距离最近的项目。
    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曾指出,中国化工石化行业存在的严重布局性环境风险,是近年来突发性环境污染事故激增的根本原因。有些建设项目,单个考虑时似乎都符合环保标准,有的甚至达到了先进水平;但是从区域环境容量或区域规划角度评估,多个项目放在一起又明显不合理。
    2007年3月14日上午,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司长祝兴祥在潘岳副局长的授意下,与参与提案的沈士团与田中群等委员进行沟通
    。大陆媒体透露说,"祝兴祥也似乎无能为力,因为一个根本的问题是,项目投产是国家发改委批的,国家环保总局在项目迁址问题上根本没有权力。针对该单个项目的环评早已通过。环保总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就是对厦门市绝不再批新的化工项目。"
    阴影的背后
    "在腾龙芳烃问题上,缺乏全面有效的环境披露和公众参与,而置民众的安全于险境,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罪错?"有观察人士认为,厦门面临的化工污染阴影的背后,是中国大陆城市功能区规划中的环评公众参与的缺失。
    国家环保总局在2006年2月22日发布《环评公众参与暂行办法》时特别指出:公众参与是解决中国环境问题的重要途径,而环境信息披露制度是公众参与环境事务的前提。
    国务院《关于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环境保护的决定》指出,"实行环境质量公告制度,定期公布各省市有关环境保护指标,发布城市空气质量、城市噪声、饮用水水源水质、流域水质、近岸海域水质和生态状况评价等环境信息,及时发布环境事故信息,为公众参与制度创造条件。"
    "大家都在质疑,专家也参与了,但目前好像还没有出现关键性的解决路径。"吴伟忠说,4月28日又是一个周末,他没有呆在家里休息,和几位邻居乘船出海,他们都不愿呆在臭味熏人的家里,"那差不多是慢性自杀"。
    
     (禁文转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0417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