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博讯2007年05月07日发表)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2007年5月7日) (博讯 boxun.com)

    严正学为帮助农民和其他弱势群体维权而遭受政治迫害,被判刑三年,这桩案子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人也已经遣送出去劳改了,但台州农民为严正学鸣不平的声音并未就此消失。最近,以温岭为主的台州各县一百四十多名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中共中央和浙江省委,要求对严正学一案进行专案调查,洗刷其不白之冤。
    联名上书的发起人是全国老劳模、著名石刻艺术家王妙增以及王升力、仇万明等人,这些农民代表虽然文化水平低,缺乏文字表达能力,又不会说普通话,但见多识广,组织能力强,他们顶着官方的强大压力不屈不饶,自己起草联名信,联络了台州各县、市一百四十多名农民代表按上手印,直陈地方政府滥用职权违规征用土地之苦和严正学帮助他们维权受迫害的冤情。
    信件开头表明,这些农民代表至今还对严正学一案开庭时不准他们旁听耿耿于怀。联名信指出,4月5日台州中级法院审理严正学时,名为公开,却不许群众旁听。开庭时,“台州中院广场上站满警察,有一些群众企图迈上门前的台阶,也被阻拦。看样子审判严正学,法院连正常的司法程序都将改变,表明严正学是一个特殊的人犯。”“其中缘由必有不可告人之处。” 这说明“你们心虚,底气不足,害怕群众。”
    这份长达四页的打印材料虽然文句不通,条理混乱不清,但官场与社会黑恶势力互相勾结,滥征滥用土地、鱼肉百姓的事例血迹斑斑,十分具体,兹原文选录如下:
    “对于(温岭)东浦农场,市政府违法转让使用权,40年转让,每亩是3000元钱(以租代征),开发商改变用途废基本农田,搞房产开放,种树及建娱乐场所等,并无规划批准。……”
    “为此,王妙增被一代又一代的本市主要领导人视为眼中钉,寻找借口,无故侵占其家产,强行拉去汽车,派出所所长对其非法抄家,闯入正在洗澡的他的孙媳妇浴室,显然是猥亵妇女的犯罪心理作祟。还违法将老人一家三人收监羁押30多天,不给任何结论。鸡鸣村农民陈香娥儿子随后被警务叫去,活活打死,公安局至今不承认责任;高龙村张香梅儿子被媳妇害死,又是公安局帮助做虚假鉴定,至今尸体还冰冻着已六年不故意不查办。……”
    “温岭市头号黑社会组织者张畏虽镇压已几年,但他的帮凶都在政治舞台上,受贿40多万元不仅不受处理,反而官升一级。政府2个多亿贷给张畏,不能收回,他的明珠宾馆被他的父亲注册,成了合法财产。……”
    “玉环县沙门镇将人民历时20年围海筑坝造的万亩土地,一个中型水库,抗饥、熬寒、流汗、流血,乃至6条生命换得的劳动成果,属集体所有,国家法律可依。而被政府以国家所有名义,侵吞农民集体资产盗卖。与开发商利益联盟,将所得款资作为政府奢侈消费,高额红包的财源。”
    “椒江区王尚华原是农业龙头企业遭黑恶势力,阴谋绑架抢劫。抢劫绑架的人反而成原告,与中院法官串通策划,竟以司法裁判名义,将该企业原国有划拨土地10多亩,判给抢劫绑架的犯罪分子。由他转手给一个戴红帽子的黑恶势力户下。至今政府中相当一部分人为其撑腰助胆霸占着一个合法农业龙头企业,使它破产至今十年冤案压而不雪,告状无门。”
    “严正学先生为温岭农民组织农会受挫而写的调查报告,材料中没有虚设、假造,任意拔高或危言耸听。严正学先生走访了台州各县农民及蒙冤百姓,如老劳模王妙增,因为出于对党和政府的高度负责……”
    “对于一个党外人士,即使意见、言辞有所偏颇,也不应该将批评者当作国家之敌来处置。为此,严正学先生接受了台州这么多冤案者、上访人的诉说与拜托,凭着他的理性和良知,为受害人辩驳和伸张正义……在他的调查报告中,所列种种问题,是否存在,是否确实,这是问题的关键。”
    最后,上书材料“要求中央和省委派出专案调查,台州人民期盼着。”通观这份上书材料全文,这些农民代表的矛头所向,主要是地方基层政府的黑恶官员,而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于中央和省委高层领导,至于他们的期盼是否能够如愿以偿,人们可以拭目以待。
    以下是140多名代表的签名和手印(另见附件): (吴高兴说明:由于拷贝时出错,签名材料缺第1页,即王妙增、王升力、仇万明等40多人,可请椒江的朱春柳、林大刚补发。)
    〔具体情况请采访温岭农民代表仇万明 电话:0576-6710062 6626762〕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5/2007050707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