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佳: 高智晟亲属送达律师委托书受阻 高律师的姐夫今天上午去世
(博讯2006年09月01日发表)

    8月27日晚21:15,高律师侄子高显曾经带着自己预支的工资来到高律师家,准备接济一下处于窘境中的婶子耿和。高家室内两个40余岁警衔较高的国保便衣针对高显进行了“开导”。但高显根本不愿听他们的谎言和说教。看着从头到尾一直哭泣的耿和,10分钟之后,在肯定无法与婶子耿和单独谈话的情况下,高显决计离去。唯一的收获是两个便衣最后承诺,作为高律师亲属的高显兄弟三人可以不受阻拦看望耿和。但8月29日周二晚上20:00高显的哥哥高欢带着水果来看耿和及两个小孩,却被8名便衣粗暴地挡在高律师家楼外,并检查他的身份。便衣们还同时向小关派出所打电话要求扣留审查高欢。但经派出所核实高欢确实是高律师侄子,同时在8月16日高欢已经在小关派出所被非法羁押过48小时。于是国保便衣们也感觉不必对高欢重复调查、恐吓。就仅是警告他马上离开。高欢回来告诉两个弟弟高显及高欢龙,三人愤然所有国保便衣皆是出尔反尔、毫无信义廉耻之徒。
    
     8月30日莫少平与李和平两位大律师愿意正式出任高智晟律师“案件”的辩护人。他们拟定了辩护委托书,只需要高律师的妻子耿和签字就可生效。当日中午高律师18岁的侄子高显特意请假到律师办公室取到了一式多份委托书。准备带给耿和。由于之后高显在高律师家附近的奥体西门遭遇意外交通事故,胳膊和腿摔肿,所以当日没能尝试前往送达。 (博讯 boxun.com)

    
    8月31日下午16:00,高智晟律师16岁的侄子高欢龙携带莫少平律师与李和平律师的委托书前往高律师家,但在耿和楼下被三名便衣拦阻,不允许其进入高家。此时偶遇耿和下楼,高欢龙与耿和相望却无法接近交谈。随后耿和推着自行车在一群便衣的簇拥下离开。高欢龙遂与便衣警察们交涉,言明自己是来尽一份对长辈的孝心,尤其在叔叔身陷囹圄的危难之时。便衣回应:“你尽你的心,但领导有命令,我们也得尽我们的职责”。高欢龙交涉无果,只好离去。第一次送达律师委托书的努力没有成功。不过,整个过程中没有出现以前便衣们每次皆使用的恶意欺骗、言语恐吓和暴力威胁。
    
    由于我们安排营救高律师行动的电话和短信都被国保严密监听,所以警方明确知悉高律师的侄子是为了送达律师委托书前来,警方的阻挠再一次明确触犯了法律。高律师不仅自己蒙受不白之冤,他的妻儿也饱受凌辱。而现在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与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采取与山东省公安厅陈光诚案件一样的流氓手段,阻挠律师正常执业。所以从根本上而言,国保的每个行动无不践踏公民与法律的尊严。而发生之地正是2008奥运会举办地的朝阳区奥运村附近区域。我们希望看到一个自由、平等、开放的奥运会环境,希望是一个属于中国公众的奥运会,而不是一个假借奥运名义外在营造虚假和谐内里疯狂践踏人权的奥运会。我们替高律师全家申请国际奥委会官员及各国奥委会委员前往北京朝阳区小关北里11号楼7单元202实地考察,与负责非法限制高律师妻儿人身自由的国家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秘密警察们直接对质,体验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高压恐怖政策。再通过国际奥委会投票形式,决定我们北京在如此违背奥运普世价值观的情况下,是否适合举办2008年奥运会。
    
    另,9月1日上午,从高律师姐姐高艳芳处获悉,其丈夫于上午8:40分离开人世。自8月初高律师前往山东东营陪伴病危的姐夫,每日他皆要前往医院探视一至两次。但因为8月15日被北京国保警方绑架,所以高律师姐姐只好安慰丈夫说弟弟高智晟因为在京律师事务所有急事不得不先行返京。直到故去,高律师姐夫也不清楚高律师受监视和绑架的情况。每次提起高律师,家人只能不断说高律师经常打来电话,嘱咐姐夫自己在京挺好,关心姐夫的病。高律师是为了给姐夫送行才前往山东的,但最后没有见上姐夫最后一面。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秘密警察头子陈智敏及其各地手下,又导演了一部生离死别的悲剧。
    
    此信呈送美国、英国、法国等国驻华人权官员,及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并且会通过合适的途径转呈驻瑞士的国际奥委会。
    
     胡佳
     2006年9月1日
    
     被非法软禁的第46天,于北京通州区BOBO Freedom City家里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9/2006090120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