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反腐升级:陈良宇秘书被双规前后
(博讯2006年08月28日发表)

    
    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短短数日平静之后,各方关注的上海市社保基金案再起波澜。8月24日下午,上海市委官员来到宝山区政府,对宝山局级以上干部通报:“宝山区委副书记、区长秦裕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
     (博讯 boxun.com)

    当夜11时许,新华社发布电文称:“有关部门在对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问题进行核查中发现,中共上海市宝山区委副书记、区长秦裕涉嫌严重违纪。”此时,距离秦裕就任宝山区区长恰好一个月。
    
    
    7月6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秦裕调任宝山区委副书记。7月13日,任宝山区代理区长。7月25日,在宝山区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被补选为宝山区区长。
    
    在这次会上,秦裕发表了讲话,“相当于施政纲领吧”,一位区政府官员回忆道。秦裕当选之日表示,在区长岗位上,他将做到“三个始终坚持”:“始终坚持革命工作的激情和冲劲,求真务实、真抓实干……;始终坚持把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利益作为衡量政府工作的唯一标准……;始终自觉接受人大代表及区人大的监督,勤政廉政、严格自律。”
    
    此后,区长秦裕“冒着酷暑”在宝山区展开调研,足迹遍布区内各镇。“他刚来一个月左右,平时几乎不在办公室,我们都不太看得到他。”直到8月21日,秦裕尚在宝山城市工业园区调研。22日,宝山区召开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秦裕还以区委副书记、区长的身份主持是次会议,可见秦裕被带走实属突然。
    
    上海宝山政府门户网25日还保留了该条新闻:上海宝山区区长秦裕主持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报导说,8月22日下午,宝山区召开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区委书记吕民元在会上就进一步贯彻落实市有关会议精神,加强宝山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提出要求。区委副书记、区长秦裕主持会议。区政协主席杜玉英,区委副书记徐木泉、沈秋余、徐文雄、康大华等出席会议。
    
    8月24日,上海市委领导就人口综合调控工作赴宝山调研,区委书记和副区长陪同,秦裕身影不见了。该区局级干部于当天下午获悉,秦裕正在接受调查。而大多数宝山区官员是在次日早晨的电视新闻中获知此事的。记者于8月25日上午来到宝山区委、区政府办公楼,尚未来得及说明来意,区纪委的人士就已经明白,并直接请出了区委办公室官员。
    
    区委办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宝山区的正常工作没有停顿。“新华社的消息也说了,主要是对违规使用社保资金问题进行核查中发现的问题,这是在到宝山以前的事,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由于秦裕就任宝山区长时间有限,而原上海市社保局局长祝均一在秦就任宝山区区长前即已被中纪委“双规”,因此秦裕接受调查应与他任宝山区长以前的作为有关。
    
    据本报了解,秦裕1960年代初出生,1981年进入华东师范大学政教系哲学专业,并获博士学位。2002年2月任上海市政府市长秘书。2002年11月任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但除此之外,关于秦裕在宝山区之前的公开信息少之又少。而在宝山区政府网站中,秦裕的图片和介绍已经消失。
    
    秦裕与上海社保案的主角、福禧投资董事长张荣坤的人生拐点,都出现在2002年2月,当月,秦裕成为市长秘书,张荣坤则注册了日后呼风唤雨的福禧投资,成为一个月后收购上海路桥公司的平台。迄今没有证据表明这两件事之间存在关联。但现在的事实是,这两人皆因社保基金串案在“接受调查”,两人的人生同样在 2006年夏季再次转折。
    
    2002年2月,张荣坤控制的福禧投资在上海注册,注册资金5亿元。上海大通会计师事务出具的福禧投资2002年度审计报表显示,福禧投资的负债和所有者权益合计为14.96亿元。其中股本金5亿元,某国有银行短期借款6亿元,另有一笔数额为3.94亿元的其他应付款,支付的对象为福禧投资的股东之一上海沸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沸点投资为张荣坤提供的收购资金应出自上海社保资金,这3.94亿加上6亿元短期贷款刚好接近10亿,与张拿下上海路桥的价格基本吻合──上海路桥当年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显示,福禧投资以32.07亿的总价受让上海路桥99.35%股份,张荣坤需支付现金10.15亿元,承担21.92亿元长期借款。本报掌握的多份材料显示,张荣坤这次收购疑点重重,除挪用社保资金外,还有三处疑点。
    
    上海技术产权交易所于2002年12月12日出具的《产权转让交割单》显示,上海路桥99.35%股权总资产为37亿元,但最后产权转让总价却只有32.07亿元。
    
    上海市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和上海市计委于2002年3月22日联合向市政府上报有关事宜。3月26日,股权转让协议就已在市政府一号贵宾厅内签署。然而到 2002年4月15日,上海市建委还在向市政府请示称:“目前在办理转让手续中,有关部门需要市政府书面批示,现恳请市政府给予补办批复。”
    
    在补办手续的过程中,张荣坤已于2002年4月1日支付1亿元收购款。其后又分别于6月28日、7月2日、12月12日分三次分别支付了3亿元、2亿元、 4.15亿元的收购款。福禧投资股本金仅有5亿,对外投资却高达10.15亿,已明显违反当时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对外投资不得超过净资产的50%。
    
    在12月12日支付完最后一笔收购款当天,福禧投资给有关方面写了一份情况说明,里面写道:“从账面上看,对外投资已超过本公司净资产50%。……公司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自成立以来运行良好,相信在短期内公司的对外投资与净资产之比会很快缩小,最终会低于50%。”
    
    尽管疑点重重,但张荣坤不仅如愿拿下上海路桥,还于2002年8月与某国有银行上海分行签订银企合作协议,该行为其提供100亿元本外币融资额度。此后,该行的贷款和上海社保资金开始为张荣坤频繁的大额投资保驾护航。
    
    从2002年2月到12月,就在张荣坤频频闯关风生水起的这段时间里,秦裕恰为市长秘书,并于2002年11月获任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
    
    就在秦裕出事前的8月15日,上海刚刚召开了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在是次会议上,上海市委主要领导表态,要重点加大对公权力大、公益性强、公众关注度高的“三公”部门的监督力度,“完善对政府性资金和社会公共性资金的管理制度和监管机制”。
    
    市委主要领导还在会议上表示,必须对滥用职权的问题加强查处。对于监督中发现的涉及党员干部的各种重大案件,市委的态度非常鲜明,“就是不管是哪一级、权力有多大、地位有多高,也不论以前有多少成绩、作过多大贡献,只要违纪违法,都要坚决查处,绝不姑息迁就,更不会包庇纵容”。
    
    会上,上海市纪委主要领导还援引《刑法修正案(六)》称:“社保基金、公积金等管理机构违反国家规定运用资金的,只要挪用资金且情节严重,对有关责任人员也要追究刑事责任。”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8/2006082808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