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滕彪:看看我们的朋友—致受难中的高智晟和他的妻子和孩子(图)
(博讯2006年08月20日发表)

    滕彪更多文章请看滕彪专栏
    高律师、耿和及两岁的小天宇
高律师、耿和及两岁的小天宇

    高律师、耿和及两岁的小天宇


高律师、耿和及女儿格格

    
    从山东赶回来,最牵挂的是高智晟的命运。他的哥哥几次打来电话,不知道弟弟的下落,心急如焚。而且高智晟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是被派出所带走了,还是被软禁在家?16号上午还在家里,之后就没有人见过他们。
    
    20日上午,我跟焦国标说,咱们去看看耿和吧,我就想确定她到底在不在家里。他说好啊,正好下午去方舟教会。我说,我也正想去教会。
    
    接上国标,轻车熟路,12点40分就到了高智晟家楼下。为防万一,我给范亚峰博士打了一个电话:一旦被抓走,总得有人知道啊。看望朋友也有被抓的可能性,这在我们这片国土上并不稀奇。何止被抓,因为看望陈光诚而被殴打、被辱骂、被抢劫、被掀翻车辆、被死亡威胁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小关北里是不是又一个东师古村?一会儿就知道。
    
    楼东头停了5辆车,应该是国保的。我们下了车,二话没说,大步流星往里走。单元门口有三个人,看了我们一眼,没管。我推测他们以为我们是其他住户的居民或他们的亲友。到了202,我敲了几下门,出来一个陌生女人,不是耿和;她见到我,问找谁,我说找耿和。话音没落,她立刻把门关上,不再打开。与此同时,楼道里窜出四五个汉子,催促我们下楼。
    
    到了楼下,我和焦国标抬头往高智晟的房间张望,希望发现点什么信息。那个女人是谁?耿和搬家了?
    
    不到一分钟,高智晟的女儿探出头来望着我。她认识我们,我很高兴;抓紧时间问:
    
    “你还好吧?”
    “好。”
    “你妈妈呢?”
    “在给天宇热奶呢。”
    “天宇身体怎么样?”
    “不太舒服。”
    “格格,你什么时候开学?”
    “明天。”
    “刚才开门的人是谁啊?”
    “住在我们家的人。”
    “你爸爸的小灵通谁在用?” 焦国标问。
    “用不了。”
    “你的手机能用吗?”
    “他们不让用。” 格格几次回头往屋里看。“——不让我说了。”她匆忙把窗子关上。
    
     我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女国保。为了防止他们外出,为了防止他们与外界联络,为了不让任何人能走进他们家里,他们派了女国保强行进驻高智晟家里。我最担心的是,这种毫不掩饰的恶行给小孩子的心灵带来的阴影!
    
    
    “你们是谁?来干什么?”几个警察嚷道。
    “我们来看朋友。”
    “你们把身份证拿出来!”
    “看朋友还要检查身份证?”
    “少废话!走,到屋里说。”领我们到小区的值班室里去。
    “你们和高智晟什么关系?”他们态度蛮横,像审罪犯。
    我说:是朋友。
    焦国标说:我们三家人有时候一起出去玩。
    我知道可能要被带走;赶紧给亚峰打电话。把耿和的情况告诉她。还没说完,穿制服的那个中年人一把将手机给夺走。“不许打电话!”又跟焦国标说,“你也把手机交出来!”
    我生气了:“凭什么把我手机拿走?”
    他们说,走,到派出所去!
    
    在去小关派出所的路上,我据理力争,他们连推带搡。我说,你们做事要问问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唯一穿制服的警察开始用不干净的语言骂我。我提醒他注意文明用语;他开始发作了:“你妈B,就骂你怎么了!”“操你妈的,我们就是政府!”这两句最肮脏、最恶毒的骂人话,他说了七、八次之多。
    
    我沉默。我不生气,只是有点可怜他。我可看清了他的警号,可我不愿意公布它,他也一样是受害者!
    到了派出所,12:50。把我和焦国标分开讯问。因为下午要赶往方舟教会,我先问他们,几点钟放我们走?他们说:“问他妈的什么,惯得你!”
    我说:“如果你们不告诉我几点放我走,我就一句话也不说。”
    他们蔑视、挑衅、冷嘲热讽。
    一个命令道:“把他身上东西都掏出来!”
    我抗议!两个人对我强行搜身,把兜里的东西全掏走。一把车钥匙,一本通信录。我在心里抗议:抢手机、辱骂人、强行搜身,仅仅是因为一个公民想去看看朋友!这就发生在2006年的朝阳公安分局小关派出所!
    开始问话。我一句话也没再说。直到14:30学校来人把我接走。、
    在沉默中,我心如水。
    
    ——他们把我当敌人,我不这样。我努力从他们一言一行的蛛丝马迹中寻找哪怕是一点点人性的闪光!我们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身体自由来争取真正的自由;而我们要争取的自由,包括了那些今天在扼制我们自由的人们的自由!
    
    2006-8-2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8/200608202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