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懒政”的典型:云南昭通地震后政府成众矢之的
(博讯2006年08月04日发表)

    

  “呜呼!为了一个‘避免社会恐慌’,就可以拿那么多人民生命财产当赌注?”
     (博讯 boxun.com)


  “昭通市有关部门刻意隐瞒地震预报,封锁了本该让公众知道的信息,既是对公民知情权的粗暴侵犯,是‘懒政’的典型表现;也是极其严重的渎职行为,是涉嫌玩忽职守。”
    
      近日,因一场地震和一则新闻报道,云南省昭通市政府成了众矢之的,境内外众多媒体纷纷发表评论,网民也在论坛上痛斥“昭通官僚”。
    
      7月22日上午9时10分22秒,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发生5.1级的地震,15.3万人受灾,22人死亡,房屋倒塌689户,严重受损9306户,直接经济损失达3亿多元。
    
      灾难发生后,7月26日,一家媒体报道说,云南省地震局副局长胡永龙证实,7月初,云南省地震局就已经对这次地震的发生作出了准确预报。另外,从市政府了解到,昭通市委、市政府在7月20日、21日进行开会研究。但为了避免社会恐慌,可能发生地震的预报并没有传达下去。这“既是遗憾,也值得反思”。
    
      报道一出,舆论哗然。
    
      内情究竟如何,记者前往云南调查。
    

  惊恐的一天
    
      盐津县豆沙镇居民回忆中的7月22日,是惊恐的一天。
    
      “那天镇上赶集,我们早早起床开了店门。”理发师华其平说。8时许,不足3米宽的街上,已挤满了从四处赶来的山民。大家正摆开铺子做生意,“就听到轰的一声,地上开始不停摇动”。
    
      刚开始,人们还以为是山上例行放炮。但不断摇动的地面很快否决了猜测。“人群中有人喊了声‘地震’了,街上就炸开了锅。”华其平的女儿华玲说。
    
      镇上乱成了一片。墙体纷纷开裂,一些老房子开始倒塌。街道两旁的老房子上,瓦片不停地掉落。血肉模糊的人们,开始抓狂般四处奔逃。
    
      坍塌的房子砸死了8人,另外14人被公路沿线滚落的飞石砸死。
    
      9天过去了。豆沙镇的老街上仍不时走过背着消毒喷箱的工作人员,暗示着9天前发生的那场灾难。
    

  震情分析不等于地震预报
    
      “我没说过那句话。”“扣压预报”事件的主角——云南省地震局副局长胡永龙告诉本报记者,“对地震预报,国家是有条例规定的,由政府掌握,我们地震局没有权力发布。当时,我只是给来采访的记者介绍了地震预报的管理条例以及政府的职责。他们问我有这方面的意见没有,我笑笑没有回答。”
    
      至于报道中怎么会出现他说的“有过预报,7月份左右”的同期声,胡永龙说,“我不明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经本报记者向该媒体记者求证,胡永龙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而且都有原始画面为证。行内人士分析说这可能是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将“预测”与“预报”混淆所致。
    
      “我们是阳光政府,没有任何可以隐瞒的。”昭通市市长罗应光对本报记者说,他们确曾收到过未来3到5个月内将要发生地震的“中长期趋势分析”。但媒体报道中提到的20日、21日的会议也只是例行的减灾会议,和地震无关。对市政府的指责,也没有根据。
    
       他认为,媒体的报道和网友的误解,是因为对地震知识和国务院《地震预报管理条例》的不了解,“稍微了解地震知识的人,都知道地震预测根本不存在准确预报的可能。”
    
      按照规定,地震震情预测分4类,未来10年内将要发生的为“地震长期预报”,未来一两年内的为“地震中期预报 ”,3个月内的是地震短期预报,10日内的是临震预报。前两类预报只能报到地域和强度,而后者的预报,则可以精确到“ 时间、地点和震级”。
    
      “地震预报的发布权,在国务院和国务院委托的省级政府,我们市一级、县一级的政府是没有任何地震预报发布权的。”罗应光市长说,中长期的趋势分析,按规定,他们只能内部控制,不能对外公布。
    
      “党有党纪,国有国法,我们都是按照政府的规则来操作的。按照国务院规定,我们只能随时按照市里原先制定的预案,采取内部的应对措施。”罗应光说。
    
      《春城晚报》记者戴振华7月23日也报道了存在震情分析文件的消息。他说,地震次日他在昭通市地震局采访时看到了震情分析文件。他了解到,5月份,市地震局给市政府发出了一份建议性的震情分析,希望政府通知下面各单位引起重视。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为:“2006年底前滇东北存在发生5.0级左右地震危险,区域为永善—大关—彝良一带。”
    
      7月2日,市委书记邓培先到市地震局听取汇报后,决定召开地震专题会议,会议的时间被定在3周后的24日。7 月19日,昭通市地震局向市有关单位和各区县的地震局发出了地震震情分析,要求各区县地震局加强震情监视,并启动宏观联络员工作报告制度。
    
      “没想到地震在还没有开会时就发生了,毕竟分析上说年底前啊。”戴振华说。
    
      专家指出,震情分析不等于地震预报。前者是专家预测,提示地质灾难的可能情况,但可能出现也可能不出现;后者是政府法定行为,两者不是一回事。
    
      盐津县县长李疆承认,7月6日去井冈山学习前,她曾经部署过排除地质灾害工作。
    
      “盐津是堆积层地貌,地质灾害本就频发,经常出现山体滑坡、泥石流。走之前,我让国土资源局安排15万元,每个乡镇各发1万,其他统一支配,专门用来排除地质灾害。民政局也安排了10万元。”李疆县长告诉本报记者,“老城区的主街后面有个几十吨重的大石头,当时就被及时排除了。否则,如果地震那天掉下来,街上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李疆也看到了网上的评论,“说实话,现在我们地方政府压力非常大。但这是天灾,虽然我们之前做了一些地质预防工作,也不能完全排除。”
    
      云南省地震局局长皇甫岗说,昭通等地地震局的分析对省局作出预测有很大帮助。他们随后曾综合昭通等地震局反映的情况进行预测,最终呈报给省政府的是“3个月内的短期预测”,“我们都是通过密码电报的方式汇报。”
    
      “这次预测不能算成功”
    
      “政府为什么不能公布这些地震震情?最主要的不是怕恐慌、求稳定,而是本身预测水平比较低。”皇甫岗说,虽然中国的地震预测水平已处世界领先,但成功率仍然很低。虽然国务院条例中有“临震预报”的规定,但“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去做。到现在,中国也没有启动过这个临震预报程序”。
    
      他举例说,即使短期预报,成功率一般也只有10%左右。地震预测“不可能像天气预报一样做到精确,也不存在准确预报的概念”。
    
      皇甫岗认为,这次的预测只是一次例行的科学预测,“这样的预测我们以前做过很多,既不能算成功,也不能算不成功。”
    
      至于震情预测,一般的理解只是对“较大的区域,一定的震级范围,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存在什么样的可能性”作出分析。这是一种宽泛而不精确的概念。时间可以长达10年,区域范围最高可达几万平方公里。
    
      以此次盐津地震为例,震前预测中所说的“2006年底前”、“滇东北”、“永善-大关-彝良一带”等在时间、区域上也是比较模糊的,与一般人以为的“准确”相距甚远。
    
      即使是成功率达到了20%,“也等于不能预报。5次有4次不准,那等于大多数不准。”皇甫岗说,“如果按这种水平发布,肯定会是灾难性的。”因此,预测结果根本无法转化为行政的具体操作程序上。
    

  “能让大家知道的,都会让大家知道”
    
      皇甫岗说,目前的地震预测,只是“内部的科学探索性质的分析,真正到社会上去运用,是不可能的”。
    
      预测不准,但并非一无是处。“显然,它有它的好处。它会引起政府足够的重视”。
    
      “我们就某个区域内的某种危险给政府汇报,建议政府有控制地向下面传达。各级政府就能有预前性的准备,采取相应的内部措施。”皇甫岗说。
    
      这种措施,只是地震预案启动前的准备。罗应光市长说,以他们昭通市政府为例,灾前他们就已调拨了救灾物资,强化了地震预案。但更多的时候,预测分析只能给政府提高思想上的警惕。
    
      “它只是科学家的一个内部行为,作为政府的参考。不可能到行政层面的具体操作程序上。”皇甫岗反复强调说。
    
      皇甫岗说,这次发生的媒体事件,主要和网友对地震知识和信息的不了解有关。但他承认,媒体、网民对信息不公开的谴责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下一步我们会尽可能公开我们的消息。”皇甫岗说,他们刚开过网上宣传工作会议,以后所有的东西都通过网上发布,“我们要把它做深,不断更新。能让大家知道的,都会让大家知道。”
    
      信息公开也许的确有利灾区的社会稳定。李疆县长说,盐津地震后,当地老百姓恐慌的很多,各种谣言四起。最后,她专门安排了副县长杨明书发表电视讲话,“利用专家的话,针对各种传说,进行辟谣。”
    
      被公开的专家意见是,此次地震属于主震余震型,震源浅,震源深度仅9公里,震中距盐津县城仅14公里,范围达 860平方公里。此后最大的余震,不会超过3到4级。
    
      一夜过后,谣言消失无影。
    
     原出处:南方周末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8/2006080416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