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Rfa:专访《冰点》主编李大同
(博讯2006年01月28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廸采访报导)《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被迫停刊后,记者电话采访了该刊主编李大同。他就自己发出的公开信,事件发生后各界的反响,包括龙应台的文章等,发表了看法。
     (博讯 boxun.com)

    连接收听
    记者:请问是李大同先生吗?
    
    李大同:对!
    
    记者:您好!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您的公开信我们已经看到了,香港这里的反响很大。我相信您也知道了龙应台的文章,我想就有些问题再了解一下。一个就是停刊的指令当中,除了点到了袁伟时教授的文章之外,是不是还有别的文章?
    
    李大同:没有。
    
    记者:在袁伟时的文章里头提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在经历了反右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三大灾难之后,人们沈痛地发现,这些灾难的根源之一是:“我们是吃狼奶长大的。”“二十多年过去了,偶然翻阅了一下我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令他大吃一惊的是我们的青少年还在继续吃狼奶。”
    
    我注意到您还补充说,最先提出说吃狼奶这个讲法的是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长邓力群,他是在七九年大陆纪念五四运动会议上说的。
    
    李大同:而且他说,我们都是吃狼奶长大的。他还不说别人,他自己承认,我们都是吃狼奶长大的。
    
    记者:其实中国共产党人承认这一点并不奇怪,因为最初俄国革命的早期,他们崇拜沙俄的“十二月党人”就是这样说的,他们是喝兽奶长大的。
    
    李大同:就是靠暴力,除了暴力以外不知道别的东西。
    
    记者:不过我说读者有兴趣的是本来你们这一期准备出什么?
    
    李大同:是比较穏妥的一期,但他不在意,我们也不会胡来,我们总是要保持穏定,过节前也会搞得比较穏妥,而他不管这个。
    
    记者:这一期本来的内容,你们出了三版还是四版?
    
    李大同:四个版。
    
    记者:准备出几篇文章?
    
    李大同:那很多了,我们四个版的分配,第一个版是我的经典特稿版,通常特稿版是出一万字左右的整版报导,被停刊的这一期,我的这个版上是陈丹青先生的一篇文章;然后,卢跃刚先生的版上是北京一家住宅小区业主,通过法律维权胜诉这样的调查性跟报导;这都是比较穏妥的,不会有什么政治问题的。
    但是指向当然是很清楚的。回头方便的话,也都有大样也可以给你们看看。我们现在都当作珍贵纪念品,封起来了。
    
    记者:我在网上也看到有些读者听说你们停刊之后要退报什么的。
    
    李大同:已经有退报了,丁东先生在网上发表了。
    
    记者:我看到的就是他的。
    
    李大同:是,社会上的教授已经愤而去退报了。
    
    记者:邮局的人还说免了手续费。
    
    李大同:你想想星期三以前到下午,我们报社负责接群众和读者来电的同志就给我打电话,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问我,大同,怎么回事儿?今天接到了太多读者的电话,问为什么没有“冰点”?我要怎么回答?
    
    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读者已经大量的电话打进来了。我说只有直言相告,被停剎了,没别的办法!
    
    记者:这次它有没有禁止各地的媒体来报导这个事儿?
    
    李大同:它要尽力压低压小这件事的影响力,它自己很有信心,就是全部的媒体我都能控制。
    
    记者:您认为它在网上能控制吗?
    
    李大同:国内的网站它是可以控制的,但是实际上我看到了,也有很多都贴出来了,包括我的抗议信也都贴出来了。现在这些网友就是你删了我就用别的方式贴,反正是不断地都在网上贴。
    
    记者:我还注意你的个人博客也都被停了?
    
    李大同:在我宣布被停刊的当天晚上八点钟就被封掉了。网站的负责人打电话跟我道歉,说是没有办法,接到指令,要不封我的博客就要拔他们的软件,没有办法,只能封!
    
    记者:在您的公开信中提到,认为新闻的阅评是一种荒唐的行为,是从什么意向来讲的?
    
    李大同:这帮人头脑僵化、不学无术,满脑子像出土文物一样,这种锁着的脑袋,他们就是用这套系统来駡报纸。拿不出任何事实、任何理由,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历史,你知道他为什么要选这篇文章下杀手?是因为青少年一代,甚至我们这中年一代都是被这样的历史教科书灌输长大的。
    
    因此,脑子里的近代史只有两个维度:就是,你是爱国的还是卖国的?帝国主义对中国是侵略的还是不侵略的?只有这么两个维度,脑子里没有别的东西。
    
    而袁伟时先生这篇文章,他预计,甚至他也在网上看到了,大量对袁伟时先生厉骂,非常肮脏的语言骂他是汉奸,他们觉得这个可以用,他为什么要选这个,就是这个道理。因为袁伟时先生这篇文章正好是针对这帮用狼奶喂大的孩子们,他现在反倒认为这不会激起普遍民愤。
    
    记者:他其实在乎的不是这篇文章。
    
    李大同:对,因为这是他要算总帐。
    
    记者:还有今天大家特别留意的《明报》和《中国时报》同时刊登了龙应台的文章。
    
    李大同:她写的相当好,看得我热泪盈眶,真是好文章!
    
    记者:那这种文章在大陆流传的怎么样?
    
    李大同:都在用群发邮件在传播。它封不住的,至少我们报社已经是人手一份了。
    
    记者:您现在还在上班?
    
    李大同: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用上班了,因为昨天也太累了,今天在家休息。
    
    记者:您请保重啊!大家都很关心。
    
    李大同:是,也希望媒体的朋友们理解我们的处境。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1/2006012800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