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人民币升值可能加快 我国为汇率改革做必要准备
(博讯2005年05月12日发表)

     在“出其不意”的大前提下,有关人民币升值的议论近来也不绝于耳。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静的现实与喧嚣的预测开了一个玩笑。撇开人民币升值的具体时间不谈,其背后有些什么?记者为此作了相关采访。

      长期:升值是一个不变量

       “人民币升值,作为长期来讲肯定是一个不变量”,高盛亚洲公司执行专家梁红10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并且受外界压力过大的影响,还会有加快的可能”。 (博讯 boxun.com)

      记者发现,梁红的判断与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公众场合的表态大体一直。“如果有压力,可以促使改革的步伐更快一些,”这是周小川4月末在海南博螯亚洲论坛上发言时表示的。当时的背景是“7大工业国中的美国和另外多个成员国呼吁中国就汇率政策采取迅速行动。”因为“中国出口和外汇储备的骤增已导致越来越多的指责,称人民币被严重低估。”

      人民币真的被“严重低估”了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王召10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人民币汇率明显低估,扩大浮动范围只是时机问题”。至于偏离多少,王召认为,就目前市场而言,“无法估算”、“即使有估算,也是有偏差的”。王召指出,长期实行一种偏离均衡水平的汇率,给货币政策操作带来很大困难,也导致了我国经济向外向型经济的倾斜以及向沿海地区经济的倾斜,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经济结构的扭曲和社会福利的损失。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王宇则从“比索危机”(墨西哥金融危机)指出了钉住制度的危害。王宇认为,钉住制度具有不可持续性,因而到被动退出时将会付出高昂的成本。如1994年年底,一场震惊世界的金融危机在墨西哥爆发,并波及巴西、阿根廷和智利等拉美国家。原因是墨西哥政府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长期久拖不决,丧失了有利时机;形势恶化时,突然退出,市场失控,比索超调。为此,王宇指出,退出钉住汇率制度是解决比索高估问题的根本途径,而退出时机和顺序的选择是保证汇率制度平稳过渡的关键。

      其实,“日元被迫升值”的教训早就可以借鉴:日本央行为降低日元升值对国内经济的冲击,在1986年连续四次降息。1987年,遵从协议规定,日本央行将公定贴现率降低到2.5%,并保持了两年零三个月之久。于是,资产泡沫应运而生,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和股票市场。另一个恶劣后果是,长期的低利率最终导致日本陷入凯恩斯所说的“流动性陷阱”之中,利率已经接近为零,通货紧缩却依然如旧,货币政策失灵了。虽然此后日本也曾尝试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但由于银行被坏账所累,财政政策的效果仍然无法拉动国内经济。

      市场:未雨绸缪暗地应对

      “只要看看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近期进行的改革,就可以推论,中国目前其实正在为将要到来的汇率改革做必要的市场准备”。

      梁红指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将从5月18日起,增加外汇交易系统中外币交易的种类,由目前美元、欧元、日元、港元4种扩大到12种。

      投资银行高盛的解读为,“中国极有可能借此机会宣布推行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

      梁红说,尽管将于5月18日推出外汇兑外汇的买卖交易,交易基础是在现有的美元、港元、日元和欧元四种外汇品种的基础上,增加英镑、加元、澳元、瑞士法郎等外汇品种,推出的外汇交易品种则是美元港元、美元日元、美元英镑、美元瑞士法郎、美元澳元、美元加元、美元欧元、欧元日元等8种外汇交易品种,上述交易品种也是目前国际市场上主要的交易品种。

      “在推出的交易品种中,尽管目前看来不含人民币币种,但是到时增加的可能性较大”,梁红指出。

      另外,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已经选择了9家银行作为外汇做市商,其中7家是外资银行、2家是中资银行,这些银行分别是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汇丰银行、荷兰银行、荷兰商业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中国银行和中信实业银行。

      梁红暗示,推出外汇交易品种应当是在为试点美元做市商制度探索经验。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4月29日的交易中,突然短暂突破多年来在8.277上下波动不超过0.3%的常规,攀升到8.270的水平。尽管央行发言人称“这可能是交易商的技术错误”,但不少市场人士仍相信,这是在给人民币升值进行演练,测试对人民币小幅波动的控制能力。

      区间:大幅升值是不可能的

      “人民币升值的幅度不会太大”,摩根斯丹利首席经济分析师谢国忠10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谢国忠分析,中国汇率的两个问题:升值与灵活。由于升值的压力,因而就无法变得灵活,二者之间就有一个权衡的问题,因此推出,大幅升值是不可能的。

      梁红也指出,“可能的一个区间是5%以上”,但是,像外界所说的“超过20%,绝对不可能。”

      “不能指望人民币明天就升值10%,这对中国乃至其他国家都将是灾难性的,”中国外汇监管机构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魏本华日前也这样指出。

      谢国忠进而指出,汇率过低需要两个条件:通胀过高与外汇收支平衡中的大量顺差。按中国目前的表现:主要是原材料引起的一定通胀,工资、物价大幅上升引起的通胀还未显现;即使有一些具有特定技能的劳工短缺(工资上升)也是局部现象,再说也是有供求关系引发,而不是汇率。也就是说在中国整个劳动力升值目前还不具备条件。

      从面上来看,外汇储备大幅上涨,应该是货币需求旺盛引起;但是要分析其中是否有泡沫。在国内来讲,利率由于过低,房价上涨是一个普遍现象。但是,考察发展中国家人均1000美元左右时引发的货币升值几乎没有一例不是由于泡沫而引起的。

      对于升值的时间判断,谢国忠认为是“市场炒作的需要”。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博讯记者:胡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5/2005051210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