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明报》刊登赵紫阳访谈录(图)
(博讯2004年11月29日发表)

    
《明报》刊登赵紫阳访谈录

    (资料图片:2001年在软禁地)

    VOA海涛 香港报导:由于1989年天安门事件而下台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15年来一直和政治舞台无缘。外界从来没获得得到证实的有关赵紫阳的报导。据香港《明报》报道,现在,一个北京记者首次正式公布1989年后对赵紫阳的采访内容。赵紫阳说,动用几十万大军,开枪镇压,把事态压下去了,但对共产党和政府的形像影响太大了。

    *曾庆红曾派秘书探望赵紫阳*

    报道说,赵紫阳在六四事件六年后曾表态,调动几十万军队,开枪镇压民众运动,这种“搞法,只有邓小平才有这么大气魄”,但这样对“共产党和政府的形像影响太大”了。

    1989年六月初,中国当局出动几十万正规军人,开枪和动用坦克,镇压了北京民众抗议活动,造成严重的流血和伤亡,史称“六四事件”。

    赵紫阳是1995年12月16日在北京富强胡同家中讲这番话的。据同赵紫阳有过谈话的人透露,自90年代末期《中国六四真相》一书出版后,当局就隔断了赵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北京的消息人士透露,今年9月1日,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曾经派秘书探望过赵紫阳。这位秘书说,曾庆红不便前来看望赵,特地派他代表曾来看望。分析人士说,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探望前朝失势元首,这是近年来少有的事。分析人士说,此事向赵发出一个信号:江退出政坛后,对他的监视松动了。

    *杨继绳三次采访赵紫阳*

    原【新华社】资深记者杨继绳,最近即将出版一本书:《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他在书的附录中收入了对赵紫阳的三次采访纪录。香港《明报》星期日刊登了三次采访的第一部份,时间是1995年12月16日上午9点至12点15分;地点在北京灯市西街富强胡同6号赵紫阳的家中。当时在场的,还有赵紫阳的老乡宗风鸣先生。

    报道引用赵紫阳的话说:“后来有一种说法,说镇压是被迫的,无奈的。这种看法是不对的。有多次机会可以不采取流血的办法,关键是我们的措施不对,方针不对。事后也证明,哪里有什么黑手?哪里有什么组织、领导?”

    赵紫阳说,真正有组织、有领导就好办了。他们的领导也是当时产生的,甚至一天换一个。“我当时就说,我们是执政党,谁能有组织、有领导搞这么大的事件来?”

    赵紫阳说:“说开枪是没有办法,是后来讲的。一开始是说动乱要镇压,后来才说镇压是不得已而为之,说政府采取了克制态度。谁克制?要不是我从中做工作,早就这么干了。李鹏还对外国人说,我们没有橡皮子弹。”

    *承认四中全会发言*

    报道说,在这次谈话中,赵紫阳承认,90年代中期在海外广泛流传的赵紫阳在中共13届四中全会上的发言,确有其事。赵紫阳在那次讲话中,详细谈到了六四问题。赵紫阳说,那个发言非常详细、准确。

    赵紫阳说,他到北韩访问之前,在对待学运问题上,“中央”并没有明显的争论。邓小平统一不激化矛盾的解决问题方针,李鹏内心可能有想法,但并没有公开表达出来。

    *主张从4/26社论退回来*

    在赵紫阳访问北韩期间,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市长陈希同向中共政治局常委汇报,说“学生要搞全国性的大串连,要建立组织,大事不好”。李鹏主持常委会,得出结论:这是“有领导、有组织、有纲领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行动”。第二天,李鹏和杨尚昆等到邓小平处汇报,邓小平发表4/25讲话,给学生运动定了性,说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紧接着,《人民日报》发表了引起激烈抗议的4/26社论。第二天,有10万学生和市民参加了4/27大游行。

    据报道,赵紫阳认为,悼念胡耀邦期间,“许多学生没上街,但4/26社论把这批中间学生也调动起来了”,(参加了4/27大游行)。”赵紫阳说,他在北韩访问期间,看到了邓小平的4/25讲话,但并没有看到《人民日报》的4/26社论。

    赵紫阳说,他从北韩回到北京后,5月17日会见了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之后,中共领导高层(常委)公开发生分歧。赵紫阳主张,从4/26社论“退回来”,但其他人不同意。李鹏认为“没必要。”

    *李鹏坚持对学运定性*

    据报道,5月17日,赵紫阳在常委会上和李鹏争辩说,动乱、骚乱、动荡、风波、 可以说,因为这些都是中性词,但如果加上“反党反社会主义”,整个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但李鹏等还是坚持这个定性。

    戈尔巴乔夫访华,学生占领了广场,赵紫阳劝告学生不要做“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意思是,学生闹得越厉害,李鹏、陈希同他们对邓小平的影响就越大。但是“学生没有听懂我的话”。

    *激进分子唯恐学生不闹*

    据报道,赵紫阳认为,学生中也有激进分子,在(“事态”)快要冷却下来时,“他们搞起了绝食”。赵紫阳说,这些激进分子,就怕学生不闹,于是“一会搞自由女神,一会儿搞绝食”。

    *怕军队生变*

    赵紫阳说,他对调动军队的事情不清楚,因为他当时“已经下来了”。不过,赵紫阳说,开始军队开不进来,后来才越调越多。“调少了也怕军队发生变化。”

    *高层分歧*

    在谈到中共高层对待学运的态度问题上,赵紫阳透露,5月16日,邓小平通知赵紫阳、李鹏、姚依林、胡启立、乔石、杨尚昆开会。赵紫阳和胡启立反对军管,乔石和杨尚昆原来反对,现在也开始赞成了。一直主张军管的,是李鹏和姚依林。不过,赵紫阳认为,几个人反对,几个人支持,都无关紧要,因为邓小平一个人就可以“实行军管”。赵紫阳还证实,在整个“动乱期间,邓小平一直在北京”,并不是传说所讲的他在外地。

    *未对胡耀邦落井下石*

    赵紫阳同杨继绳谈话, 还用了相当的篇幅,谈胡耀邦下台的问题。海外一些书中说,赵紫阳在胡耀邦下台问题上,落井下石。赵紫阳说,“胡耀邦辞职,我既没有落井下石,也没有为他说话。我知道,老人们已经定了,说什么也没用。”

    赵紫阳认为,邓小平在反自由化问题上,对胡耀邦越来越失望。然后,就是胡耀邦和陆铿的谈话,是压垮“骆驼脊背的最后一颗稻草”。赵紫阳援引邓小平的话说:“陆铿打着奉承耀邦的幌子来反对我们! 这几年我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就是看错了胡耀邦这个人!”

    *明报公布纪录留下历史见证*

    香港《明报》说,杨继绳访问赵紫阳,承诺在世纪内不向外透露访谈内容。现在,进入新世纪已经四年,赵紫阳身患重病,趁他健在时,把纪录公布出来,给历史留下一个见证。

    《明报》没有说明杨继绳的这本书是什么时候由什么出版社出版。杨继绳在【新华社】工作了三十五年,2001年离开【新华社】。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11/2004112904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