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太岁头上动土 广州圈地圈到霍英东宗祠
(博讯2004年08月13日发表)

    (亚洲时报在线记者焱桦报导)被指“非法圈地圈出来”的广州大学城,近日传出大学城十大市级文物建筑之一的霍氏大宗祠祠墙遭毁,且其中的文物失窃的消息。大学城“非法圈地”圈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头上,难怪人戏称,广州大学城这回可是“太岁头上动土”。

     据广州《信息时报》报道,8月8日,广州番禺区小谷围岛上的市级文物保护建筑───始建于明代、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的霍氏大宗祠被人凿墙穿洞,霍氏族人称储物室内的八樽明代香炉文物被盗,价值十万元(人民币,下同)的现代厨具也不见踪影。 (博讯 boxun.com)

    据报道,大学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负责人认为,霍氏宗祠受损失窃“可能是一个施工误会”,但事发后,一名霍氏族人对媒体表示,霍英东先生曾捐资50万元重修霍氏大宗祠,这次文物被盗实在令人心疼。

    据了解,小谷围岛上村人聚族而居,各姓都有宗祠。据称其中的练溪村以霍、箫、关姓为主,著名港商霍英东先生就曾到这来此祭祖。

    广州大学城由规划之初,即因涉及文物保护,生态破坏等问题而惹来不少争议。该大学城所在地广州番禺小谷围,曾经是一个文物岛。据报道,2003年6月26日广州市文化局第一次向新闻界公布广州大学城第一次文物调查报告,大学城所在的小谷围全岛18平方公里内发现了63处文物建筑,分类评价后纳入广州大学城整体规划中实施保护,其中十大文物建筑初步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纳入广州大学城整体规划中实施保护。然而,广州大学城的施工,顿时使得天然小岛生态毁坏殆尽,原先基本是农田、民居的环水小岛,如今却成了“投资热土”。

    引发争议的其中一个焦点是,广州大学城被指以类似江苏铁本项目的“化整为零”的方法,企图越过审批的关卡。据有关中国媒体之前报道,2003年底,由国土资源部同发改委、检察部、建设部、审计署等部门联合组成了督察组,对全国土地市场秩序治理整顿工作进行了督察,在一份《关于土地市场秩序治理整顿督察情况的报告》中,提到了广东省纠正了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岛征用土地“化整为零”自行审批的做法,撤消了41个相关批文。

    批评者指出,广州大学城实际上已经变成一个当地政府打著教育的牌子,暗中从事“非法圈地”的典范。据报道,“整个小谷围岛分成39个地块办理征地手续,省、市国土部门特事特办。”整个大学城本应报国务院审批的18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都是由广东省政府自行审批的。

    中国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常嘉兴副局长,在今年初接受《市场报》采访时表示,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岛“化整为零”征用土地是广东省政府非法批地,所有审批文件无效。

    有分析中国教育国情的专家指出,目前中国大学城的开发建设,已经脱离了单纯解决高校扩招压力的初衷,成了诱人的“经济蛋糕”。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打著教育牌子冠冕堂皇地非法圈地建大学城是以地换钱,既能增加税收、提高地方文化品位,又给政府脸上贴金的一举多得的“好事”。对于房地产商来说,开发大学城房地产的利润空间大、卖点多。

    据调查,中国全国大多数省份都在兴建或拟建大学城专案,少则一两个,多则八九个,而且是集教育、商贸、房地产、娱乐等于一体。但是,中国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司有关负责人曾指出,大学城建设中存在两个突出问题,一是大学城规模过大,大量圈占土地,浪费严重。二是有的大学城里用划拨地搞经营性房地产专案,严重扰乱了土地市场秩序。

    一些教育专家则认为,建大学城并不是国外发展高等教育的惟一模式,要真正按教育规律办教育,条件成熟的城市可以搞一两个精品,但不能“刮风”,把大学城变成圈地“怪胎”。

    中国国家审计署署长李金华6月23日向正在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作《关于2003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时披露了,“大学城”建设存在非法圈地等突出问题。报道指出,审计署对南京、杭州、珠海、廊坊4个城市的“大学城”开发建设情况的审计调查表明:专案建设违规审批和非法圈占土地问题突出,建设贷款规模过大,存在偿贷风险。

    虽李金华在去年的审计报道没有提到广州大学城,但这回广州大学城却自己撞上门来了,非法圈地都圈到了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头上来了。有关部门会否藉此事机杀鸡儆猴,严加处理非法圈地开发“大学城”,以及加强国有土地保护的问题,已经成为外界广泛关注的焦点之一。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08/2004081323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