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农民工讨工钱被砍断手筋(图)
(博讯2003年12月06日发表)

    昨天9时30分左右,在刚刚建成的香坊区公滨花园小区内,农民工徐殿彬等人为了讨回大伙儿应得的工钱,在阻止永安房地产开发公司水电工程队进入工地时惨遭毒手,头部被砍数刀,左手手筋被砍断。

       徐殿彬家住道里区太平镇。他向记者哭诉说:“上午9点,我代表来自黑龙江肇东、青冈、兰西、木兰、巴彦和湖北等地的30多个农民工,向永安公司讨要拖欠长达3年之久的工钱,与公司施工人员发生争吵。9点半左右,从B7栋楼2单元突然下来一大帮身穿黑衣、留着‘板寸’头、手持大片刀的男子。这些人二话不说,动手就砍。我的头部被砍了几刀,手也被砍伤。我的妹妹慌忙上前阻止,后背也被砍了一刀。” (博讯 boxun.com)

      木兰县女农民工张玉贤亲眼目睹了这幕惨剧。她说:“我来到楼下看见徐殿彬躺在雪地上,头部和胳膊上的鲜血直往外流,已经不省人事。当时真吓傻了!”

    

      下午4时,徐殿彬在市公安医院做了CT检查。记者见到,徐殿彬头上包扎着纱布,满脸血迹,左臂被绷带吊着,胸前血迹斑斑。

      徐殿彬向永安公司讨要的这笔50多万元的工钱,是包括他本人在内的30多个尚未离开工地的农民工的工钱和其他120名农民工的工钱。

      农民工谭明礼、于秀珍等人告诉记者:“永安公司就是想把我们这些人‘打’走,来达到不给我们工钱的目的。”

      目前,香坊公安分局新成派出所已立案调查。记者将继续关注事态进展,进行连续报道。

      市公安医院检查诊断

      患者徐殿彬头顶部见2.0厘米、2.5厘米、2.2厘米处创口深达肌层;左腕部屈侧见10厘米长创口,深达肌层,肌腱、示指屈指深肌腱离断,正中神经离断,头皮裂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短评:

      还有没有“王法”

      剑寒

      民工苦干3年拿不到应得的工钱,还遭人刀棒相向;头被刀砍还不算,还要被砍断手筋。面对这血淋淋的事实,我们不禁要问:民工跟什么人结了仇,竟会惹来杀身之祸?又是什么深仇大恨,能让行凶者的大片刀砍向手无寸铁的无辜者?

      在今天的法制社会里,先有人不顾信义,拖欠民工血汗钱;后有打手三番五次打人行凶,最后竟在光天化日下高喊着“砍死他们几个”,持刀伤人。试问,在这些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在这些人心中,还有没有人性?“砍死他们几个”,是谁给他们的生杀大权?是谁在给他们撑腰,他们的幕后指使者到底是谁?

      行凶者和他们的幕后指使者暴行令人发指,天理难容。而惩治目无法制者的惟一手段,就是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们相信,违法者必将受到制裁,无论是公然挥刀伤人的打手,还是在背后图谋不轨的指使者,都逃不过法律的严惩。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2/2003120605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