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恩宠律师妻子蒋美丽进京求助法律帮助遭遇经过
(博讯2003年11月23日发表)

  首先蒋美丽恳请斑竹网管不要删掉此贴、不要改动文章(因前次
    “致全国律师界老师的公开信”遭到改动),蒋美丽承担法律责任。 (博讯boxun.com)

  是非曲直应放在桌面上让大家评。
    2003年11月18日晚7点蒋美丽在大姐的陪同下上了上海开往北京
  的104次火车,此行的目的如下:
    第一蒋美丽要面见张律师商讨上诉事项,顺交付微少的律师费。
    第二蒋美丽要找北京法律界的专家学者(这些专家学者都是郑恩
  宠律师的朋友提供的)鉴定一下判决书中所写的秘密,而这所谓的秘
  密在法庭审判中不当庭出示,蒋美丽请的两位辩护律师都没见过。有
  人在网上看到2003年11月5日“中国人权就郑恩宠被判刑的声明”一
  文中看到所谓郑恩宠传给中国人权的信,下载后交于蒋美丽。另内参
  新闻监督一稿“强行拆迁引发冲突,记者采访遭遇围攻”。蒋美丽想
  得到这些专家的意见——就郑律师写的“发生在光天话日下的事实”
  是国家机密一事,事后鉴定是否有法律依据。
    蒋此次进京的目的仅此而已,可没想到的是19日上午9:35时刚
  下火车不久,蒋美丽大姐说:“你被人盯上了!”蒋说:“不可能我
  来办事又不是上访,他们盯我干嘛?”蒋大姐说:“我看见那人拿着
  照片在对照。”并把那人指给了蒋美丽看。蒋与其姐不理走人,出站
  打车直奔府佑街宾馆。安顿好后蒋美丽就打电话给张律师约好下午14
  :30时见面。之后蒋美丽想整理一下行李。就在这时有五、六个人冲
  进208房问谁是这里的负责人(因为这里是长期包的办事处)到外面
  讲话(蒋美丽的大姐在门外所见),蒋在房里听到门外的争吵,怕有
  麻烦马上打电话和张律师讲。只见他们强行打开房门冲过来就抢蒋的
  手机,通话被迫打断。接着他们就把蒋和其大姐强行往外拖,顺带上
  她俩的行李。蒋美丽问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说是上海信访办的,依
  依追问他们只有一人回答是206。蒋问:“你206姓啥名啥?”那人说
  :“206就是206,不报姓名的。”蒋说:“你和关在看守所的郑恩宠
  一样只喊号不叫姓名。”他说:“你讲话怎么这样尖端。”蒋说:“
  那你为啥不报姓名?”双方争吵起来,旁边的人都说不要里她,硬把
  蒋美丽与其姐往车里“塞”。开往北京一个地下招待所,把姐妹俩分
  开看守。时间是19日上午11时左右。
    有三个人看住蒋美丽,以下是其中的对话:
    一人问:你叫什么名字?
    蒋:你连我叫啥姓啥都不知就硬把我请过来是否对?
    他说:问你名字又不要紧的。
    蒋:我问你叫啥你不也不讲,我有必要告知你我的名字吗?
    他问:你为什么到北京来?
    蒋:到北京办事。
    问:办什么事?蒋:有必要告诉你吗?你们这样做是非法的,是
  违法的!
    他说:你的事是上海的总得在上海解决。
    蒋:我不需要你们在上海解决,我会按法律程序走!
    他们说:你是为房子上访的?
    蒋:我又不为房子,也不来是上访的!
    他们说:你不上访来北京干嘛?
    蒋:可笑!到北京一定是来上访的吗?你们这种做法,等我办完
  事,值得到国务院信访办告你们一状。
    他们讲:你怎么把我们都当坏人看,讲话那么冲。
    蒋:凭什么相信你们是好人?请你们在13:30时放我走,因为我
  和律师约好了14:30时见面,在北京我人生地不熟的,要保证准时到
  只能时间上放宽。
    他们讲:你请律师上海不好请,跑到北京来请干嘛?
    蒋:请律师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力,请那个地方的律师也是我的权
  利,可惜外国律师不能请,否则就请外国律师了。
    他们讲:外国律师你请不起。
    蒋:不要钱!他们免费为我们打官司。
    (时间快到了)蒋:“你们该放我们了。”并把大姐叫出来说:
  “我们走吧。”他们不让走,说:“已经去叫人了”蒋:已经几个小
  时了从上海飞来也该到了,耽搁了我们那么多时间。
    他们说:你再等等。
    蒋:真不希望你们把事情搞大。
    他们说:会帮你解决的上海会派能拍板讲话算数的人来,找你谈
  的。
    蒋:派陈良宇、韩正来。
    他们说:那是不可能的。
    蒋:派柴俊勇也不会来,因为他知道郑恩宠的事,而且批复给司
  法局让司法局解决注册问题。杨全心也不会来,因为郑恩宠揭露他的
  律师资格证是没经过律考得来的,他实升暗降(升为市信访办主任哪
  有任司法局副局长舒服)。张世民也不可能来。再说郑恩宠的事实际
  就是揭露黄菊、陈良宇、韩正等高官勾结周正毅瓜分国有资金,他们
  恨不得置郑于死地,还会来拍板解决?简直是天方夜谈!
    此时早过了蒋与张律师约定时间,蒋对看守她们的人说真不知这
  些贪官是怎么想的,贪的连脑子都塞住了,一方面怕世界舆论,一方
  面在制造舆论。
    蒋:今天你们出此下策把我们姐妹俩绑架(因为他们没向蒋出示
  任何证件,只是嘴上讲是上海信访办的)到此,外面肯定已经知道了
  。我们住的宾馆是亲属早就联系好的,一出事他们就会往上海打电话
  ,再讲你们冲进宾馆时,我和张律师通话还没结速,因此张律师也会
  知道出事了。你们何苦呢?快放我俩走。
    他们说:我们也在联系会尽快解决。
    (下午17:30时)蒋:今天你们浪费了我们六、个小时,我们什
  么事都没办而且我整天没喝过一口水别说吃饭了。
    他们说:有水,你喝吧。
    蒋:我上北京不是来喝你们水的,你们不放我出去,我不会喝你
  们一口水,我要用绝食绝水向你们抗议非法软禁。
    他们说:你别那么尖端。
    蒋:等到晚上19:00时你们无论如何要放我们走或让我们出去吃
  点东西你们跟着我也行。
    期间他们已露出要放蒋美丽走的意思,最终他们不敢作主,实际
  蒋很清楚他们的意向,和大姐说:“他们从上海派人来是把我俩押回
  上海。如会放我们走的话,也是我们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
    19:15时,终于等来上海飞来的人。有十人左右,加上看我们的
  六个人共有十六个人。来了俩名女同志,一名是蒋美丽单位的领导陶
  老师。蒋问陶:“你来干什么?”陶:“我来关心你。”蒋:“谢谢
  ,我在上班时也没得到你的关心,今天也无需你的关心。我只需老公
  的关心。”另一位女同志是蒋现居住地居委干部,蒋对她说:“抓郑
  律师的前一天你打电话来问我女儿今年是否要高考的?”当时她否认
  此事,后来在火车上她承认了并说:“你怎么听的出是我的声音。蒋
  :“我眼睛不好可耳朵特灵!”
    蒋:你们来那么多人谁和我谈?
    他们说:我们回上海谈。
    蒋:我到北京找律师,难到你们连我找律师的权利都剥夺吗?
    他们不理会,硬把蒋姐妹俩往车里塞。其中有一人(男)双手插
  入蒋美丽腋下拖蒋,蒋要挣扎推开他,他说:“你打人。”蒋马上说
  :“你又要栽赃了,是吗?怪不得王水珍给你们栽赃,在7月23日被
  逮捕至今还没开庭(律师界老师可以根据解放日报2003年7月23日的
  报道“依法做好动迁工作刘云耕专题调研并慰问居委干部”,文中有
  关王水珍一事,作证人的都是他们一伙人一派胡言)。只许你们动手
  不许我挣扎,一挣扎就是动手打人,你们十几个人好作证,把我当成
  第二个王水珍咯?(因为来押我们回上海的7人中有三个是闸北区信
  访办的,王水珍是闸北区动迁户)”
    (火车上)蒋:我去北京是去找律师的,既然你们不让找,我们
  的火车票给我报销掉。
    他们说:先放在你这里到上海后我们找领导汇报后在给你答复。
    蒋:不行火车票给你们了,在则请你们和领导同志汇报一下过几
  天我还要上北京。因为要为夫君在上诉开庭前作好一切准备,将来还
  要申诉至北京,难道你们永远不让我上京吗?
    (20号10:40时火车到上海站)蒋美丽弟弟、弟媳已在站台等候
  ,蒋弟说:“到上海了,不用你们送了我们自己回家。”蒋说:“哪
  就谢谢你们,我们自己回吧!”他们不能做主打电话请示,到了南二
  出口的斜坡处,他们决定不能让蒋走人,便采取手段强制拉人。蒋弟
  问:“你们要带人走有何法律手续?”他们说:“没有。只是和她谈
  谈。”蒋弟又问:“要带她到哪里去?”他们不说,蒋弟说:“那我
  们不去!”两人拉手,另两人拉脚,抬起蒋,这种羞辱不堪让蒋美丽
  忍不住嚎哭大叫:“救命!有人绑架!”蒋弟说:“你们这样做有损
  上海形象。”并报了110,接警警察和其弟说:“是政府行为我无能
  为力。”
    在汽车上他们说:“蒋美丽送你回家,你要相信我们。
    蒋:让你们软禁到现在,你们讲话的信用度我实在不敢相信。被
  你们骗怕了。
    车子到蒋小区门口时,蒋让他们停车,他们不仅不停还继续开往
  北站街道办事处。再次证明了他们的不可信。由于他们的不诚信,蒋
  不愿下车,被他们强行拖下车。把蒋拉到底楼右边第一间要和蒋谈,
  被蒋拒绝吵着要回家。此时他们经电话联系好,进来一人说放蒋回家
  。
    20号12:30时,由于在事件中被拖拉造成多处伤痛(特别时双肩
  关节处),当时户籍警秦兵在蒋家知道蒋的双肩伤痛并表示可开验伤
  单。当日下午1:30时蒋和其弟来到北市场居委会找秦兵,等到14:00
  时打电话问秦兵为何还不来,被告知验伤单要到派出所才能开。姐弟
  俩赶到派出所,秦兵说:“你所讲的事我也没看到,是否他们拉扯伤
  的……
    蒋打断她的话直问:“开还是不开?给个回信。”他吞吞吐吐地
  ,蒋和其弟说:“走吧,他是不会开的。”于是蒋直接去医院看伤势
  ,有医院医生记录。
    (注:以上是蒋美丽此行北京所有经过,由蒋亲手所写,本人带
  她打之于2003年11月21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1/2003112313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