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惩戒上访者,上海滩杀鸡儆猴。安抚拆迁户,陈良宇先硬后软。
(博讯2003年10月21日发表)

  惩戒上访者 上海滩杀鸡儆猴安抚拆迁户 陈良宇先硬后软

    海陵烟波客 (博讯boxun.com)

  一直关心的上海动迁户上访事件,终于有了官方消息:7名带头闹事者以“扰乱机关正常秩序”的罪名被拘捕。作为局外人,作为弱势群体的一份子,我们能从中嗅到点什么信息呢?

  首先,当局公布这一消息,无疑是要起到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的作用。上海的GDP要持续增长,房地产市场是万万不能垮掉的,要维持房地产市场,免不了还有大大小小的拆迁,在上海当局眼里,那些胃口越来越大、自我保护手段越来越多、对抗举措越来越激烈的动迁户,不啻是一头笼中猛虎,一旦窜出笼来,其杀伤力难以预估,尤其是对上海的主政者,很可能是致命的。此次公布带头闹事者被拘捕的消息,一方面是间接承认了前些时候坊间传得纷纷扬扬的上海市民北京群访事件,另一方面则是警告那些心存此念的拆迁户,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用纯粹冷血的视角来看,换了你我是上海主政者,也不会轻易满足上访者的要求,因为这将会开出极其恶劣的先例,非但不会杜绝今后的动迁矛盾,反会鼓励那些“刁民”更频繁地使用群访这一手段,开出越来越高的价码。对坐在台上的大大小小官员来说,这是为自己埋下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烈性炸弹。这正和美国政府从来不会向那些劫持人质的恐怖分子妥协是同样的道理。

  其次,从共产党上台执政的经历来看,此事也不会就此了结。靠关几个人是无法化解民间积怨的,反倒有可能激化矛盾,如果上海出现个把自焚、跳河的,陈等人岂不是弄巧成拙?通常的做法将会是派出若干得力干将,从两方面来化解民愤:一是严惩若干动迁过程中的既得利益者,估计不会是什么大角色,某“不按政策”的动迁办主任之流加上几个打手足矣;二是疏通动迁户民意上达上海执政者的渠道,让老百姓知道,要解决问题,不必上北京,在上海管区内还是有渠道的。这就是硬的一手之后,必将随之而来的软的一手。

  其实,那些去北京群访的老百姓做了别人的炮灰还不知道,可谓不智之极。中国民间始终凝结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清官”情结,所谓清官,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不贪,二是为民办事,三是在适当的时候敢于冲撞被视为“贪官”的上司(能扳倒更好)。所以那些为争取自己利益的上访者并不能引起普通老百姓的同情,甚至所谓“为民请命”的大旗也很难获得认同。

  在这里,不得不提两个上海动迁过程中的“风云人物”——沈婷和郑恩宠。我说沈婷是一系列上访事件的既得利益者之一,不知道有没有人跳出来反对。从当初沈婷嫁给比她大近二十岁的香港司机来看,在利益取舍之间,这是个头脑精明敢于以终身幸福作赌注的女子。而在动迁纠纷过程中,她敢于将事情闹大,直接写公开信给中共最高首脑,并将自己装扮成受尽委屈、为民呼吁的人权斗士,其魄力也可见一斑。听说沈女士的家境近月来有了较大改观,本人毫不诧异,如果不是这样,倒有些令人奇怪了,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精明泼辣的女子,若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岂非老天没眼?!这样一个煽风点火,挑动一般老百姓挺身和权力机构作对,并借机自我炒作,从中渔利的女人,在北京群访事件中提前“消失”,不是很符合逻辑吗?

  至于郑恩宠,说他与沈婷勾结,委实有些冤枉。郑是一名曾经有执业资格的律师,因贪利忘义为业界不齿,在原先供职的事务所混不下去后自行辞职,再也没找到新东家,其执业资格也就此丧失,不得已之下,于是自己搞了个无照律师楼,专接少人问津的动迁纠纷案。沈婷最初的一份诉状,就是这名无证律师代为起草的,此后,据知两人再无瓜葛。郑也一度被打扮成“为民请命”的人权卫士,事实上,其贪婪狡诈业内无人不知,他所接手的案子,不论能否胜诉,“咨询费”从来都是狮子大开口分文不可少的,其虽无律师资格,但一年内仍能敛财数十万的事实可作为佐证。他被以“盗窃国家机密罪”拘捕而不是“诈骗罪”,倒是有些蹊跷。

  回过头来再说普通市民究竟能从上访“闹事者”被拘事件中得到什么切实的好处。上海的大规模动迁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在市政改造的名义下进行的,那时安置的居民基本比较满意。其实后面进行的市政动迁老百姓意见还是不大的,问题出在商业性质动迁上。商业动迁实质上是一次利益的重新分配,动迁户作为弱势群体,在重新分配中拿小头,老百姓心中早已默认了。矛盾激化是因为那些拿了政策的房产商、拆迁公司胃口越来越大,把那“小头”盘剥到敲骨吸髓的境地,于是乎出现了共产宗师马克思所说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现象。再就是随着中国大面积失业人群的出现,不少动迁户将住房拆迁视为改善生活的唯一途径,漫天要价的沈婷之流越来越多,令事情变得复杂起来。现在,一切都浮出了水面,并已被摆上了桌面,这就意味着问题的解决变得可能。

  首先,政府应该会进行政策调整,在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中从房产商的“大头”中划出更多给老百姓,而有关的监督机制将更加完善,那些莫须有的“官商勾结”将受到有效遏制,这对于所有尚未动迁的普通上海居民而言,当然是可以预期的利好;其次,老百姓反映问题的渠道必将更为畅通,既然不让我去北京上访,总得让我有地方说话,上海市政府不是要树立亲民形象吗,不是说要“权为民所用”吗,虽然有所谓的官方网站,有所谓的“市长信箱”,但我怎么知道有没有人在听我说话?所以上海当局将会进一步提高行政的透明度,这是另一个可以预期的利好。

  当然,在现实世界中,无论哪个社会,都不可能完美无缺,弱势群体如果凌驾于强势群体之上,本就是不正常的现象,经过这一场上访风波,老百姓能得到些实实在在的好处,我们已经很满意了,如果再能出现一位像朱鎔基、徐匡迪那样令百姓有口皆碑的好父母官,那更是上海市民之福了。2003年10月20日19:54:01 于 [军事天地]http://www.cmilitary.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0/2003102115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