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又一青年死在派出所 北方版孙志刚事件?
(博讯2003年10月01日发表)

  现年27岁的河北青年冯文青,2003年3月7日在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丛东派出所突然死亡。死者家属与派出所关于死因和整个事件的说法截然不同。家属看过死者尸体后,认为死者是被警察暴打致死;而尸检报告则称冯文青是死于「心源性猝死」。

    据《西部时报》9月25日报导,死者的父亲,60岁的老汉冯思乡在打给报社的电话里称,他27岁的儿子在派出所里被警察打死,是一起「北方版孙志刚事件」。该报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发现整个事件奇巧迷离,众说纷纭。 (博讯boxun.com)

  *事件起因说法不一

  据冯思乡所述,2003年3月7日白天,儿子冯文青曾回家看望他的母亲,并且拿出3000元生活费送给母亲,可是老人疼爱儿子,让冯文青把3000元存起来留作将来结婚之需。

  晚上8点,冯文青的女朋友小英(化名)让冯文青去找她,冯文青在路边饭店看到小英同另一个男人一起吃饭,话不投机就与这个男人争吵了起来,房东看到情况不妙,于是拨通了110报警。此时正在巡逻的是丛东巡防中队警察,将冯文青于21:40带到丛东派出所。

  然而,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丛东派出所所长杨保华称,冯文青是和别人发生冲突,并用随身带的菜刀砍了别人四刀之后,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正在巡逻的丛东巡防中队警察带走的。

  究竟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记者试图找到事件的关键人物小英问个究竟,但冯文青死后她就离开当地,并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事件中的另一个男子,派出所称一无所知。

  *死者是不是学生?

  据冯思乡说,他的儿子冯文青今年27岁,毕业于河北省邯郸市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内科专业,学制3年。毕业后,冯文青在邯郸市开了一家独立门诊,以行医为生,补贴家用,赡养父母,抚养他与女友小英的儿子。同时,他还在母校业余攻读函授本科。

  丛东派出所所长杨保华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据我所知,他不是学生。」

  不过记者看到死者父亲传真到报社来的死者的学生证复印件上清楚地写著「邯郸医学高等专科成人教育学生证」,姓名一栏写著「冯文青」,所学专业为临床医学。

  *心脏病突发还是被打死?

  据冯思乡说,冯文青21:40分被带到丛东派出所,22:10分左右去世,次日凌晨4点,被送到邯郸市尸检中心冷藏,中午12点冯思乡被告知儿子死讯,他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况:「8日早上7时,家人给冯文青打手机要他回家吃饭,没有人接听,中午12时再次打手机,接手机人说:『你是什么人呀?』,『他还有家人呀?』(语气十分惊讶)那好吧,你来一趟丛东派出所吧。」他对记者说,好像是丛台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卢志林接的电话。

  冯思乡清清楚楚地告诉记者,他以一位60岁老人的人格担保,丛台分局副局长郭保章、丛东派出所所长杨保华曾这样告诉他:「不论是进派出所前还是进派出所后,冯文青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老汉看到自己儿子的尸体,却是头部有青紫瘀伤,颅骨中有黄豆大的洞,鲜血不断地向外流淌,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无法张开,面目表情及其痛苦。冯思乡看后悲痛欲绝,当场质问卢志林:不是说我孩子得的是心脏病吗,那脑袋上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冯思乡说当时卢志林说,不知道。

  最后,卢志林将冯文青随身携带的学生证、电话通讯本和装有3000元现金的皮夹交给了冯思乡。说到这里,冯思乡老汉更加的悲愤:我孩子明明随身带著学生证和电话本,当孩子发生意外时,公安部门怎么不与我们联系,竟使我们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更别说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了,要不是我们打他的手机,才得知出了这么大的事。否则我们恐怕连尸体都没机会看。这是个什么一档子事儿啊!

  第一次尸检报告是邯郸市第五医院王永春医师出具给丛东派出所的, 认为冯文青是死于「心源性猝死」。冯思乡不相信一向身体健康的儿子心脏有病。后邯郸市检察院技术处理部授权河北医科大学,对冯文青的心脏进行了再次检查。2003年5月第二次尸检结果出来:冯文青因外伤剧烈运动,情绪激烈等因素的影响,诱发冠心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力衰竭死亡,其中还有老汉在「控诉」信中未提到的80%动脉硬化。

  * 心脏病患者能打架吗?

  但是直到现在冯思乡仍被以「原则」、「规定」为由,没能看到尸检报告,哪怕是它的复印件。冯思乡后来请教了一些河北的医学专家,专家说如果如第二次尸检报告所言,那么冯文青就无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更谈不上与人打架闹事。目前,冯文青的尸体仍旧停在邯郸市尸检中心。

  综上所述,冯文青的死有两种医疗鉴定,一种是当地派出所出具的鉴定,认定冯文青的死因是「心源性猝死」;一种是河北医科大学出具的鉴定,认定冯文青的死是「冠心病引发的急性心力衰竭死亡」。而冯文青的父亲冯思乡认为这两种鉴定有著显然的矛盾。果真如此吗?

  据北京市安达心脑病医院的冠心病咨询医生郑医生说,冠心病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心脏疾病,表现的主要症状为心律失常、高血脂、高血压、睡眠不佳以及下肢浮肿等,冠心病人不能进行打斗,不能受惊吓。如果冠心病患者被打会出现猝死。

  而急性心力衰竭死亡,是有可能由冠心病引发的,据郑医生讲,引发的机率为30%。而急性心力衰竭阴骘的死亡与「心源性猝死」有一定的关系,郑医生说:「这两个差不多,都是心脏衰竭。」

  看来冯文青的死亡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冯文青在派出所没有被打,而是受了刺激心脏病突发致死,这种刺激包括冯文青在进派出所前和进派出所之后所受的两种刺激,因为「冠心病人不能受惊吓」;一种就是冯文青在派出所被打致死。而冯文青的父亲冯思乡一口认定冯文青是在派出所被打致死的主要原因是,他见到冯文青尸身有外伤,在这关键的一点上冯思乡却又拿不出证据,这就是他的尴尬与为难所在。

  *欲讨公道缺证据

  现在冯思乡靠卖菜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家里还有一个瘫痪了8年行动不便的老伴,一个仅有6岁的孙子。老汉每天都在为儿子的去世而痛苦,他想为儿子的死讨一个公道。但老汉现在苦于没有留下任何有利的证据,他期望通过媒体让更多的专业人士给他帮助,为他如何打这个官司出谋划策。

  据北京力行律师事务所田律师讲,目前冯思乡应该采取较为合理的方式就是向上面反映,比如人大、政府等有关部门,进行内部解决。从程序上来讲,如果是县一级的就向省一级的反映,如果是省一级的就向更高的一级反映。这样的话,就不需要过多的取证,并且不会耽误过多的时间。不过,这样合理也是相对的,因为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都比较麻烦,尤其在取证困难的情况下。

  冯思乡心中一直褪不去丧子之痛,要讨回一个他所想要的公道。不过,面对社会舆论的压力,丛东派出所所长杨保华也明确表示:「这件事情河北省公安厅调查过,目前已经结案。对于家属的这种诬陷行为,派出所已成为无辜受害者。目前,丛台区政府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必要时,会找律师告冯思乡。」

  在记者截稿时,本次事件仍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甚至愈演愈烈。丛东派出所所长认为冯思乡老汉的行为侵犯了派出所的名誉,可能会向他提出起诉;而冯老汉更是坚决要讨一个说法。

  *附冯思乡老汉给报社的信

  尊敬的新闻单位的编辑、记者:

  您们好!

  本人冯思乡,男,现年60岁,河南省新乡市人。现住在河北省邯郸市,靠小儿子冯文青在邯郸行医赡养晚年,与老伴胡久英相依为命,卖小菜为生。

  现在我怀著万分悲痛和愤慨的心情,向您们和社会各界检举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丛东派出所严重执法犯法,于2003年3月7日对我26岁的儿子冯文青实施野蛮殴打残害,导致我儿活活惨死在派出所一事,望您们接到此文后给予声援和帮助调查,为死者及家属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我在此先深表谢意。

  我儿冯文青,系河北省邯郸市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在校进修学生,与前女友生有一子并在身边抚养。2003年3月7日晚上8时,我儿冯文青的女友打手机让他到她那里去,我儿去后和女友因小事发生了争吵,后在返回家里的途中被丛东派出所治安巡逻队员带走,交给正在巡逻的丛东巡防中队110,将冯文青送到丛东派出所。在审讯中,冯文青遭酷刑,头部被打伤,因流血过多,出现伤情反应,120急救医生赶到丛东派出所时宣告死亡。因错过抢救良机,更没有进行必需的24小时的医学监控,竟将一息尚存还有生还希望的冯文青送往邯郸市尸检中心冷藏。

  我儿冯文青被带到派出所时,身上带著学生证、电话本、手机和装有三千元现金的皮夹等都被派出所收缴。冯文青在派出所审讯中自述是邯郸市高等专科学校学生,原籍河南,长住邯郸行医,现正在校进修。可是,一个好端端的活人为何突然死在丛东派出所?派出所为何不采取积极方法救治,措施不力?派出所为何不但不将我儿送往医院抢救,也不及时通知学校和家属(学校距丛东派出所400米),擅自宣告冯文青死亡?我儿在丛东派出所停放5小时之久,他们轻妄做出「心源性瘁死」的所谓鉴定,私自将我儿送往尸检中心,实属逃避其残害百姓致死的法律责任,给我们家属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无限的痛苦。

  次日8号早上7时,家人给冯文青打手机始终无人接听,12时再次打手机,接手机人自称是丛东派出所并告知冯文青死讯。下午6时,我们家属赶往尸检中心,现场看到我儿惨不忍睹,并发现冯文青头上有伤,有血液渗流,我们悲痛欲绝。

  就在我焦急地等待,奔走呼号「派出所压案不办」求告无门时,丛台区公安局做出了一份没有具明日期关于我儿死亡的相关说明。派出所当时是将冯文青按团伙犯罪处置的,避重就轻,推卸责任。

  2003年5月尸检结果出来:「冯文青因外伤剧烈运动,情绪激烈等因素的影响,诱发冠心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力衰竭死亡。」这与丛东派出所鉴定系「心源性瘁死」的说法大相迳庭,致使此案扑朔迷离,疑窦丛生。丛东派出所的述说前后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冯文青没有心脏病的病史,家人从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心脏病,何况他本人又是一名正在进修的医生。家人到派出所听取尸检结果时,派出所不让家属看尸检报告,也不准复印抄写尸检报告的内容,只是简单地给家属读了一下其中的内容。我们吁请当地晚报等新闻媒体记者干预此事,后由于该市各级压制而导致记者退缩回去,我们欲哭无泪、求援无门。

  我儿冯文青系河北省邯郸市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注册学生,莘莘学子,又是家庭的脊梁和孩子的依靠。被带到派出所是活生生的,无任何异常身体强壮的小伙子,又无任何疾病,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在派出所的拳脚和棍棒下,后又被派出所如此不负责任的随意处理,至今尸体还未处置,我们家属万分悲痛寒心,还受到各种威胁和恐吓。

  我们强烈要求检察机关及有关执法部门秉公执法,强烈呼吁全社会对邯郸市公安部门实施有力监督,查明我儿死因,还我儿一个公道。

  我儿冯文青惨死丛东派出所,我认为派出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家属强烈要求查清我儿脑外伤的形成和产生,并依法严惩相关违法犯罪和渎职人员,特别是对直接施暴人员绳之以法,赔偿一切损失(包括父母赡养费、子女抚养费、伤葬费、精神赔偿费等)。

  在孙志刚事件受到全国人民关注并对违法犯罪人员严肃处理、社会主义法制和人间正义、公理正在日益健全增长的今天,我们家属恳切地盼望这一恶性事件能够公布于众,彻底查清,为死者讨回公道,给家属一个安慰和说法。

  此致

  拜托了!

  被害人冯文青之父:冯思乡

  2003年6月12日

  *[背景资料]孙志刚事件

  今年3月17日,就职于广州一服装公司的大学生孙志刚逛街时,因未携带身份证,被广州黄村街派出所以没有暂住证为由予以收容。3月18日,孙被送往广州收容遣送中转站,后又被收容站送往广州收容人员救治站,并于3月20日死亡。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的鉴定表明:「综合分析,孙志刚符合大面积软组织损伤致创伤性休克死亡」───即孙志刚是被打死的。

  事件一经媒体披露,便引起中央有关领导高度重视。5月14日,三位法学博士以普通公民身份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建议。

  目前,涉案的1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被公安机关缉捕归案,3名在此案中渎职的工作人员已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0/2003100113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