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他,为什么选择了自杀 --南京因拆迁而自杀不是孤立事件(图)
(博讯2003年08月25日发表)

    

    作者:Yagoo | 2002/12/14 (博讯boxun.com)

    前文提示:

    今天的南京周末报彩页专题“文明执法在南京”,……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今年以来广大行政执法队和市容队员珍惜形象、塑造形象,用实践把依法执法、文明执法写在自己队伍的旗帜上。只有狠抓作风、重塑形象才能让人民群众满意。”

    昨天,2002年12月4日,我国宪法实施20周年和全国法制宣传日,由司法局、省级机关、工委在南京市山西路广场举行大型咨询活动。省高院、财政厅、审计厅、总工会、司法鉴定、公安、检察、法院、环保、物价、质监、卫生监督等执法部门参与了今天的咨询。

    昨天下午(12月4日),省委在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学习贯彻党的十六大精神报告会。(金陵晚报今天头版头条,标题为:中央宣讲团来宁宣讲十六大)


事发——南京中华门边上的剪子巷69号 :

    同一时间,12月4日下午14:30—15:00,南京中华门边上的剪子巷69号,跃平烟酒店。店主周跃平(男,四十岁)站在自己的小店柜台里,将汽油从头倒下,顷刻间,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汽油味。他的面前,是一支由秦淮区法院、公安以及许多头戴钢盔手拿警棍的防暴警察、市容、工商、执法局、拆迁办民工、秦淮区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相关人员组成的人数在150人左右的队伍,这大批队伍的身后和旁边停着十几辆由公安部门的警车、法院警车、挖掘车、推土机、卡车、面包车、救护车等个种车辆组成的庞大车队。现场围观的群众达五六百人。

    “你们不要再过来了,我不会同意的(指拆迁方案),我不搬。再过来,我就要点火了!你们别逼我,不要靠近我,别过来!”身高仅1米63,瘦瘦小小的周跃平近乎绝望地,冲者那支百余人的强大的拆迁队伍喊道。然而,他们没有停止前进,仍在一步步的呈扇形将周跃平和他的小店围住。同时,他们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劝阻着周的疯狂的举动。一个老警察拿着一床被子从小店后面走过去,试图从后面包超。但是,一切都迟了,时间定格在下午15时。周最终点着了自己。

     现场近千人都看到了这个让他们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画面:“轰”的一声,那个瘦小的人浑身是火,痛苦的周在烈火中扭曲着,声音嘶哑的哀号着。那是一个串起高达三米多的火焰,人们一时惊呆了,几个反应快的警察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干粉式灭火机,对着周喷了过去,几十秒之后,火被扑灭了。几个在现场围观的小孩捂起了鼻子,他们闻到了肉被烧焦的难闻味道。

    在周被送往医院的同时,拆迁队也开始了行动,推土机将堆满各种烟酒、饮料、食品的跃平烟酒店和周三弟的小吃店,及其附属的周家人住房夷为平地。拆迁民工们个个面露兴奋之色,将小店的货物一抢而光,他们是今天现场的直接受益者。

    “今天的拆迁是突然袭击!”事后,周的家人是这么认为的。

    第二个现场,秦淮区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二楼办公室内:

    人物介绍:大哥周跃进、二哥(自焚者)妻子石克萍、三弟周宗安和其妻顾小琴。

    半小时之前,自焚者周跃平的爱人石克萍,周的三弟周宗安和其妻顾小情、大哥周跃进,被秦淮区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人,以谈拆迁方案为由喊到了小店对面的公司二楼办公室里,同时在场的还有区法院等相关执法人员。

    在现场,戴科长说给周及周的家人三套单室套和一间28平方米的门面房,地址是秦虹小区,价格41万元左右,并说他们的房屋补偿款是33万左右,叫他们再补给开发公司8万元。这时老大周宗安就说了一声“免谈”,弟媳石克萍也说了一声“谈不起来”,法院方面的人又指着周跃进说:“老大你表态。”周跃进说:“你叫我说什么呢?”。见此状况,法院某人说对早已在门口等候的警察大喊一声:“把他们全部拷起来!”石克萍说:“我要房子又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拷我。”然而,一切的抗争都是徒劳的,一时间,开发公司房间里那些穿制服的和没穿制服的人一涌而上,不由分说就把石克萍的头摁在桌上(事后,她的左脸颊有明显淤伤),把她双手背后,反拷起来。另外几个人又把周宗安摁在地上,也反拷起来,周宗安仅说了一句:“我犯什么法哪?我要房子又没犯法。”,稍微反抗了几下,换来的是一顿拳打脚踢,并不许他再说话。老大周跃进见了害怕地一句话也没敢再说,但,他们说要把周跃进也拷起来,周跃进听话的把伸过给他们拷,法院人说:“不行!也要反拷。”然后就把周跃进反拷起来,叫周及周家三人都乖乖的蹲在地上,他们不敢再说话了,(他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吗?我想起一句话:对待敌人一定要象秋风扫落叶般无情。)接着就把周宗安和石克萍带到楼下用警车带走,快到下午17点左右时,他们把周跃进从开发公司放出来,这时,周跃进跟法院庭长说:“我是良民,活了42年,你们可以到派出所打听打听,有没有不良记录。”庭长冷冷的对他说:“为防止你有激行为。”这一切都发生在下午两点半到五点之间,可悲的是当这些善良无辜的人被当成重刑犯反铐,蹲在地上的时候,都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的二哥周跃进就在他们所在楼的对面,绝望的自焚了!事发时,他们仅相隔二十余米!老大周跃平在一再承诺之后,在下午17时才被释放。当他下楼时,他还不知道他的弟弟已被送进了医院,。正在医院进行抢救!

    周家老大在晚上对家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把我们几个掉虎离山,然后就动手,但他们没想到老二就是不跟着去,如果去了,倒也好了。”


第三个现场:庄严的秦淮区法院

      下午16时,石克萍(自焚者妻)和顾小琴(周跃进三弟爱人)被象犯人一样的押到这里,在做完讯问笔录后,这两个可怜而柔弱的女人被双手反拷,关进了法院用来暂押犯人的留置室(也就是面积在三四个平方的小房间),在关进去之前,法院的人对她们说,再闹下去,今晚就送她俩进市看。直至当晚22时,在其家人的一再保证之下,才松了铐被释放回家。此时,她们已无端被连续反拷、关押长达7个多小时。也许石和顾在那天最大的收获,就是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手铐,和被反拷的味道。


家人----长时间的反铐已使她麻木:

    当石克萍被放回时,尚不知道她的丈夫已自焚。在家里,当她知道发生的一切时,竟然没流一滴眼泪,长时间的反拷已使她麻木,据说在今天凌晨,她的家人突然听到房间里传出她撕心裂肺的痛哭声,直到凌晨四点这样的声音才停止。

    三弟周宗安已被送进区看守所,直到现在,有关部门也没告诉他们,周宗安是以什么罪名被拘留。法院的人只讲了一句,他什么时候不再吵闹,不再过激,我们就放他。

    今天早晨一大早,法院的人通知周家人到法院,带他们去看过渡房。九点钟,三弟媳顾小琴在法院门口突然双手抽筋,脸色发白,瘫在了地上。法院的人见状,赶紧丢了20元给周家人,叫他们把人赶快送医院。现在,她的二哥在鼓楼消防一院的三楼ICU(重症特护病房),她的丈夫在看守所被拘留,她本人则进了市第一医院急诊室。


起因:144平米的连家店给34万的拆迁补偿款。

    中华门边上的剪子巷69号住着周家三兄弟三家人,和他们的老母亲,总计十口人。这是个前后院带小二楼的老式楼房。前面的两间门面房,一间是老二周跃平开的跃平烟酒店,另一间是老三周宗安开的小吃店。这里,讲句题外话,住在中华门周围的老南京人讲起该小吃店的面条,赞不绝口,汤好,料足,这是一家靠做街坊、邻居、回头客生意的面条店。据周家人讲,两个门面房的面积不计后场在45平米左右,而这整个连家店连小二楼的总面积是在160平米。如果加上附属设施(被算做违建),更是达到了180平米。在城南的老城改造中,该处要拆,在原址由秦淮区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建商品房。秦淮区城镇房地产开发公司给周家的方案是,在秦虹小区给他们三套每套建筑面积在40平米左右的单室套,外加在秦虹小区内一个面积28平米的门面房,计41万。开发商给周家老房子算的面积是144平米,但周家认为至少应该是160平米。最后,开发商给老房子估价是144平米,33 万。周家要拿到秦虹小区的新房,还必须再给开发商8万。周氏三家人和其老母生活一直过得很清贫,家中三个小孩尚在上学,其他人就属老二和老三开个店日子还能过得去,他们大哥和他们的老婆几个,失业的失业,下岗的下岗,除自己的小孩外,还要抚养80多岁的老母亲。对于他们来说,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再继续以前的一切已不十分愿意,更何况地段要差的多,还要再贴8万元钱,显然,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方案是不能接受的。对于房地产公司来说,他们给周家的补偿方案不无不妥,是完全按照市政府2032文件去做的。

    周家老大说:“160平米,拿33万,每平米才2000多,你看周围的商品房,门面房卖多少,叫我们搬到秦虹小区,地段这么差不说,我们以前的生意怎么做?!门面房面积才这点大!还要我们贴钱!你说我们会同意吗?!”

    在周家旁边有两个楼盘,现在都已开盘。上花园,商品房起售价是4000元左右/平米,还是期房。一品花园,它的门面房起售价据说达到了10000元/平米。许多住在这附近的人认为,这里以后的新门面房起售至少不会低于7000元/平米,商品房起价不会低于3500元/平米。

    客观的说,周家确实是早就接到了拆迁令,但是他们一直没理会开发商,他们认为开发商是没有道理,也没有能力让他们搬出自己的老楼的。

    但是,周家估计错了,开发商向所在地法院,申请了司法强制拆迁。


自焚者,周跃平,他是一个平时连杀鸡都不敢的人:

    许多人认识他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没胆量自焚的人。“周平时为人十分和气,也许跟他开这家小烟酒店有关吧,和气生财嘛,平时买个东西什么的,少收点钱,他是不见气的,我们街坊邻居在他那儿买东西十几年了,你要是没带钱,他准会对你说,没关系,下回再补上。你知道嘛,他连鸡都不敢杀。就这样一个身子瘦小(1.63m,100斤)胆又小的人,那天居然敢自焚,真想不通。”他的老邻居周小强如是说。

    现在的周跃平正孤独的躺在鼓楼消防医院的ICU病房里,全身40%深三度烧伤(主要是上身),现在还处于危险期。昏迷的他,对外面他家人所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他的气管已被割开,全手被烧焦,已注定残疾。如果他能渡过危险期,在今后的几年里,周和他的家人还要面对五六次植皮手术,30万到40万天文数字般的医疗费用。

    医生对周的家人说:“除了脸部毁容和双手残疾外,周的双目有可能失明,其它部位也有可能会残疾,你们要作好思想准备。现在周十分危险,一口痰都有可能夺去他的生命!”

    现在能确定的是,周即使生还,数年治疗出院后,也成了废人!

    有关方面的态度: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救过来!

    今天,消防医院的医生对周的家人讲,他们已接到市里、区里的电话,有关部门已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救过来!医疗费用由政府承担。这是今天周家人听到最宽慰的一句话。

    下午,周家老大周跃进到法院找到某位副院长,要求两点:1,他们店里货品被拆迁民工哄强一空,而且被强行拆迁时,老三一家的铁皮钱箱也没了,家中没钱了,这损失怎么办?2,能不能把老三周宗安释放,他的妻子顾小琴现在市第一医院需要照顾。顾看病的钱是否由法院承担?

    这位副院长对周跃进说:“你别想把你弟弟放出来,等他不再有过激行为再说,至于赔偿,我们是不会赔的。”周跃进听后愤怒的对他说:“那你到时候要负责!”副院长淡淡对地对周说:“看到最后,谁要负责!”


周家现在的处境和要求:

    周氏三家和老母亲现已无房可住,老二周跃平在医院尚在危险期,而家中的烟酒、食品、饮料已被拆迁民工哄强一光。其妻石克萍因家中变故和自己所遭受的待遇,情绪十分不稳定。老三,被说不出的罪名关在看守所里(这使我们想起了莫须有这三个字),她的妻子现在市第一医院。老母亲现在在家里寻死觅活的,要有人陪着,怕万一有什么想不开的。现在,他们家里房子的拆迁赔偿问题,倒显得其次了。


现在周家强烈要求:

    一、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病人。

    二、法院及拆迁人员公开赔理道歉。

    三、要求明确答复:

    1. 什么叫“过激”行为,难道说一声“免谈”也是过激行为吗?

    2. 即使过激,需要反拷和关押吗?反拷的界限又是什么?

    3. 对我们一家反拷的理由是“为了防止过激”。从头号到尾有我们“过激”行为吗?照此推理,到底是谁应该被拷起来!

    4. 这边谈话,那边就掀房顶,这难道符合强拆的规定吗?

    5.要求赔偿所有因此次强拆行动,给我们三家和老母亲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以及解决周跃进及其一家今后所面临的就业、生存问题。

    YAGOO的话:从昨天到现在,YAGOO几乎都没合眼。到现在写完此文为止,YAGOO 一夜没睡。奇怪的是,YAGOO没有一思睡意,相反,一股股热血,直冲脑门。在这两天里,YAGOO 采访了周家和他们的邻居,也走访了在现场亲眼目击的市民不下五十人。客观的讲,周氏三家是我们传统意义上讲的钉子户,但他们,这些可以说是一些没有任何势力、后台的普通、贫困的老百姓,属于社会的弱势人群。我们是不是也更应该考虑一下他们的苦衷和所面临问题。如果有关部门在看到周跃平已身浇汽油,手拿打火机的情况下,采取一种缓和一点的方式,而不是一味的往里冲,最后导致了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点着了打火机。也许,这是一场完全能避免的悲剧。

     我们不赞成市民用这样鲁莽、过激的行为,去解决所面临的问题。但,也许,对周跃平来说,他已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在此事件发生之前,也是在中华门边的小心桥地区,一拆迁户站在自己家楼顶将自己浑身浇满了汽油,手拿打火机。最后,房子没拆成,房地产公司妥协了。这也就解释了两个问题,一,平时胆小的周为什么敢用浇汽油方法来对抗拆迁,虽然从他内心来讲是不愿点着打火机的。二,为什么拆迁队伍早已准备好了干粉式灭火机。

    拆迁户能不能不再用这种鲁莽、过激的行为,去解决所面临的问题?希望,我们能否想出一些切实可行的方案,来避免这种悲剧,不要再发生了!

    附周家的电话号码:13815879529,宅电:025-2406037。石先生。

    YAGOO的电话:13305185332。

    YAGOO的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email>[email protected][/email>

    YAGOO呼吁全社会能给他们一点关注,一点帮助!谢谢!

    同样YAGOO也希望,在贴出此文的网站、版块的负责人和有关部门,从人道主义出发勿删此文。本文同时会在中国各大网站论坛贴出。周家的人已表示,如果此文一再被删。他们将以公开信方式,将此文在全球华人论坛贴出,然后再致电各国驻华媒体,并将此文以EMAIL 方式寄给全球各大华人媒体。

    YAGOO 2002年12月6日8时


网友评论

     宋体小四

    我家的旧房子也被拆了,因为是房管局的房子,只给了14000人民币拆迁费。我家还好办,因为另外有房子住,可是老邻居们有的就必须出高价租房子了:指定迁去的房子在城市之外,火电厂旁边,灰尘大得没法开窗,随着地面震动,家具会满屋乱跑。

    现在房管所又开始谋算拆我家现在住的房子了。如果真的要拆,虽然我家有房产证,只怕也挡不住。

    我老婆家的老房子(私房)也被拆了,到现在也没签协议。房产公司只肯给市价的一半钱。也不能打官司,法院判定的标准价就是市价的一半钱。

    WGZ的分赃实力正在从掠夺人民的增量财富发展到掠夺存量财富。我老婆日日夜夜只想着能出国,国内一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我怎么安慰她也没有用。

     宋体小四

    说实在的我也没法安慰我自己。有个同事六年前就和我在同一家公司做销售,主要工作是拉关系;我做技术。现在他已经有房,有SAAB车,我和所有的程序员都望尘莫及。在中国,一切竞争力都不如关系竞争力。我看不到我的价值所在,虽然我自认为比公司绝大多数人的天分要好,而且工作很努力。

    我还算是好的。我姑父的弟弟、侄子们在广西乡下,做什么生意(货运、客运、钢材、杂货···)都会被WGZ用管理费和罚款搜个干净,勉强糊口都难。 http://www.pshowing.net/underconstruct/read.php?s=e18236e3b0d1d381173a5f751a040b9a&articleid=1743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08/2003082521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