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悲惨的人:为了几十元人民币的卖淫女们 (图)
(博讯2003年07月26日发表)

    悲惨的人:为了几十元人民币的卖淫女们

    华夏时报报道 丰台小瓦窑西里,一片断壁残垣中,拉客的女人出出入入,她们站在河边或路边招揽客人,她们从每一个进出那里的男人身上寻找着“希望”。 (博讯boxun.com)

    记者是从两个三轮车车夫的聊天中知道小瓦窑的,他们说那里的女人多且便宜。

    昨天上午9:00,记者和同事到小瓦窑暗访。

    9:20,有两个女人从窄长的巷子里走出来,坐在马路边的台阶上,身后是垃圾和断墙碎瓦。同事走过去,记者看见两个女人站起来与他谈话,两分钟后,他们都坐在台阶上,记者打同事的手机,确认这是两个卖淫女,而且从她们的口中得知他们左边的几个也是,记者便拍下了“讨价还价”的镜头。

    记者问旁边一个正在修车的司机,司机指着后面的平房说,这里面住着几十个卖淫女,上午出来拉客的人比较少,到下午1:00以后就多起来,尤其是晚上7:00到9:00之间,马路边常常坐几十个,见有陌生男人过来就上去拉或问。到这里找女人的人有民工也有有钱人,拉了客人就到后面的平房里,也有用轿车来接的。价格一般在50元—80元之间,也有100多元的。他还指着马路对面的一片平房说,那里面也很多。

    9:30,那两个跟同事谈“生意”的女人离开了。同事说,那个跟他谈的女人说她是这里最年轻的,其他的都30多岁了甚至更大。那两个女人见他没“诚心”就走了,她们出的价格从50元降到40元,同事问了一些关于她们的情况,她们只是说,你玩不玩,不玩就算,问那么多干什么。

    10:00,陆陆续续有女人从巷子里出来,记者数了一下有7个,司机说,这些人都是。

    同事去了马路对面的平房区,大约每走30米就有两三个女人上来问,看上去年龄在20-40岁之间。一个约40来岁的女人粘着同事,同事说不安全,她指着胡同里低矮的平房说,在这里挺安全的,她都在这里干了一年多了,还没出过事。说完就拉着同事往里走。同事说他今天来只是为几个朋友踩点,晚上会来8个人。那个女人只好放弃走了。同事又沿着巷子往前走,在一间平房门前,一个约30多岁的女人拉住记者说,进来玩玩吧。同事欲看看她们进行性交易的场所,就说看看屋子再说。女人打开院门领同事进去,进院走几步就一小平房,床就摆在门边,屋内亮着一个小白炽灯,灯光很暗,床上的薄被有点破旧,惟一的窗户被纸封得很严实,屋里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女人打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安全套拿出来扔到床上。见同事站在门边,她说,今天还没开张,再便宜些,30元,这儿最低也得40元,不信你打听打听去。同事说还要看看别的人。她说:现在都还没来呢,早上不敢这么早出来。又说,现在这边我最年轻。她指指不远处的4个女人说,她们岁数都比我大。同事好不容易才得以脱身。

    记者花30元从一个自称是四川的女人那里获得零星的情况。但记者不能证实她的话是否是真话。她自称24岁,来北京已经两年多了,前年跟着老乡到北京在一家小饭馆打工,工资说是400元一个月,实际上扣来扣去一个月下来只有100多元,她认识旁边发廊里的两个女的,后来在老乡的劝说下就做了这行了。记者问她每天能挣多少钱,她说,有时一天能有三四个,有时几天才一个。而且来这里玩的大部分是民工,才几十块钱一次。这里干这一行的人不少,竞争也挺激烈的。记者问她一个月下来能存多少钱,她说,去掉房租、日常开销,还要给男朋友钱花,基本上一个月下来不剩什么钱,只能维持生活。记者问她,男朋友为什么自己不挣钱,这个四川女孩没有吭声。

    记者又问,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不干了?她说,看情况吧。最终还是回家种地,找个男人嫁出去。她说这些的时候很平静。

    记者采访了在路边聊天的大妈,大妈说,这些人烦死了,经常吵架、 打架。记者问谁跟谁打?大妈说,这些女人后面都有男人“保护”,大约10个女人后面有5个男人,主要是对付那些嫖完后不付钱的男人。她们挣了钱给这些男人花,这些男人整天大鱼大肉地吃。大妈比划着说,他们手里拿着大约2尺长的木棍,外面包着布,要是嫖客不给钱就打。今年她见到的打人事件已10多起了,派出所一来,人全跑了,特安静,也不知道这些人跑哪里去了。这些女人也经常被抓走,罚完钱后继续做。记者问她,这些女人跟男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大妈说,有的什么关系也没有,就是女人雇来的;有的是老乡或者所谓的男朋友。大妈还告诉记者,晚上后面的马路上会有很多卖淫女,像自由市场似的。来这里玩的不只是青年人,还有不少老人,昨天她就看到一个60多岁的老头从平房里出来,她问老头花多少钱,老头说60元。

    几分钟后,有3个买完菜回来的男人,这3个男人跟记者旁边的中年妇女打招呼。大妈说,这几个男人都是“鸡头”。记者偷拍的时候,旁边的中年妇女问:你是不是记者。记者没有回答。妇女又站了一会儿便转身朝巷子里跑去。大妈说,这个人的7间小平房全租给这些女人了。记者问大妈这里的房租这个人多少。大妈说,150-200元之间。记者问:有没有人举报?大妈说,没人敢。

    另一个中年妇女对记者说,那个跑进去的女人去通风报信去了,一会儿那些男人过来就走不了了。记者赶紧离开了。

    昨天晚上9:20,记者和朋友又到白天所到的地方,这时的人行道上的水泥矮护墙上坐满光着上身的民工,民工中间夹着几个女人,也有女人站在人行道上招揽生意,记者数了数,150多米的马路上只有10多个拉客女,没有白天大妈所说的“像自由市场”。记者的朋友问了一个开小卖部的中年男人,男人说:你来晚了,七八点的时候最多。

    随后记者和朋友又一起去了对面的平房区。借着附近工地的灯光,从平房区的后面进入,穿过一片瓦砾堆,靠近平房。记者让朋友从前面走,装着不认识记者。朋友每到一间平房前,就有一个女人紧挨着墙走过来问朋友:要不要玩,40元。在平房与平房之间都有几个男人站在那里。记者数了数,有8个女人问了记者的朋友,价格在30———50元之间。记者藏在帽子里的相机发出的蓝光引起男人们的注意。

    记者便穿过巷子走到臭水河边的路上,路边的平房里不时有女人出来揽客。记者趁朋友与女人谈价格的时间按下快门。这时后面有女人说:被拍下来了。朋友看到记者后面有两个男人跟上来,忙拉了一下记者,低声说:快离开!这时后面的路已被几个男人封住。记者和朋友只能往前走,前面没有路灯,也只有三三两两的拉客女。朋友拉着记者加快脚步,后面的两个男人也加快脚步。离开平房区拐弯到臭水河的对岸,左边是铁路桥,桥下摆着一些杂物,依然没有灯,只能借着远处工地微弱的灯光往前急走,两个男人还跟在后面。这时一个拉泔水的机动三轮车从后面驶过来,记者稍微松了一口气,朋友让记者在前面快跑,他在后面稍慢地跟着。大约跑了5分钟,看到一家饭店。记者再往后看,跟踪的人已被甩掉。这时,记者发现自己已汗流浃背,分不清是冷汗还是热汗了。

    记者和朋友又沿着臭水河走了300米左右,到了马路边,要了辆三轮车离开了。

    http://home.kimo.com.tw/nipponjin007

    日本友人(日本国际交友中心)与博讯无其他任何关系

    E-mail: [email protected]

    

    
(博讯记者:日本友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07/2003072614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