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博讯2002年07月09日发表)

鬼影憧憧的网吧大火(之一) 文/小石头 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的“蓝极速”网吧发生一起离奇纵火案,烧死25名无辜百姓,烧伤13名。这起网吧纵火案之后,中国大陆包括香港在内,掀起了席卷全国的查封网吧的运动。说这起纵火案离奇,是因为这把大火发生的时机离奇,烧得离奇,事后的处理离奇。

(一)发生的时机离奇

当权者对网吧早已切齿有年了。从2001年4月开始的全国范围整顿网吧直到当年年底,8个月内整了近10万家网吧,罚款、罚没不计其数,各地警察大发利市。

但是还不够。

今年6月11日,在北京召开了“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专项治理动员大会”。会上决定,至今年10月1日前,北京市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对“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专项治理行动。据称“此次专项治理行动的重点是,坚决整治“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中出现的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民族分裂,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传播淫秽、色情、暴力、赌博等有害信息。”

这场大会5天之后,学院路网吧就燃起大火,真是不迟不早,恰到好处。可是天下哪有这样巧的事?“动员大会”怎么动员出一场大火来?往下看看小石头的分析,读者自会心明眼亮。

(二)好买卖──“1.8升汽油”,查封全国网吧

我们先谈谈事后的处理。仅北京市一地,截止到6月23日,出动了四万两千七百八十二人次对全市网吧进行查封,同时在各大报纸上刊登“举报电话”,鼓励市民“举报”(也就是告密)所谓“黑网吧”。(这来自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吉林在6月23日的“打击网吧工作部署会议”上的报告。)原因呢?据说是因为黑网吧“消防设施不完善”。那么人们不禁会问,你北京市政府、中南海的消防设施应该是够完善的吧?让那两个小毛头──13岁的“张某”、14岁的“宋某”浇上“1.8升汽油”不是一样着大火吗?是不是应该把你贾庆林、江泽民给查封了?我看很有这个必要。别忘了这是纵火,不是失火,跟消防设施不完善有什么关系?北京市历年来春节放鞭炮烧了多少仓库、学校、住家,最后也只听说有个“禁放鞭炮的条例”,没听说查禁全市仓库,查禁全市学校,查禁全市住家。按照贾庆林的逻辑,这些仓库、学校、住家“消防设施不完善”啊!

哪里出事就查封哪里,追捕哪里的管理者,根据这个逻辑,中国多少飞机坠毁,多少矿井爆炸,多少桥梁倒塌,多少毒米毒油毒面粉毒瓜子,这个国家的头头脑脑们,早就该统统下大狱了。可他们不还是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吗?

随着北京的纵火案,全国范围内开始查封网吧,媒体对网吧一致声讨,所有的罪恶似乎都是从网吧发生的。

比如,河南偃师市诸葛镇中学初一学生被四名本校高年级学生寻仇在网吧找到,拉出网吧后打死,因此网吧就被查封。这真是荒唐:杀人者是诸葛镇中学的学生,受害者是诸葛镇中学学生,要查封也是查封这个一举培训出四名杀人犯的诸葛镇中学啊,为什么查封网吧?

广州也很懂得凑趣,6月22日上午9点20分左右,广州市白云区先烈东横路11号一间网吧适时地燃起熊熊大火,员工宿舍被焚毁,据现场消防队员介绍,“火灾来得好像十分突然”,同时,“警方立即封锁了现场”,这一手也是跟北京市政府学的。然后大家被告知:“起火的原因还得要进一步调查才能够知道。”

(三)黑网吧?白网吧?

各个渠道的报道告诉我们:这次起火的“蓝极速”网吧是所谓的“黑网吧”,也就是营业手续不全的网吧。可是我在北京的一个记者朋友到现场调查后,却发现背后大大的有猫腻。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来到了火灾现场。我在石油大院里和院内居民聊天,当说到网吧开业不到一个月时,一位居民把眼一瞪说:“谁说的?!”我诧异的回答:“新闻里呀?”他说:“胡说!”。然后他告诉我说:这个网吧至少两年前就开业了,只不过当时是在马路边上一家房屋里,后来因为拆迁,搬到大院里面来了。而那个房屋是今年4月15日才开始拆除的,也就是网吧搬进大院开业以后,原营业场所已经空了才开始拆除的。那么从4.15到6.16起火,这家网吧实际已经在石油大院内开业两个多月了。另一位居民也明确说网吧开业已有两个多月了,他们还多次进去过。并且在场居民们一致认为,新闻中却把它说成开业才半个多月是有“鬼名堂”。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此网吧已开业两年多了,两年前开业的网吧那时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审批很容易,办理“三证”应该不是难事,老板不会两年多还没有办齐所需证件。这最起码说明它有工商营业执照,而且它在马路边上营业,很容易被工商、城管监察、公安查到。而北京经过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反复对网吧“清理、整顿、治理”,如果它没有营业执照,肯定早给封了。所以,报道中说其是非法经营是有很大疑问的。

可是新华社的报道完全抹去了它开业已两年多的这一重要事实,而且把其在大院内也已开业至少两个月说它开业不到半个多月。

但是,谎话编得再圆,也会露出破绽。《生活时报》记者孙展、叶斌于6月17日报道,“蓝极速网吧是因原址拆迁而搬来的,装修完开业只一个多月。”;《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巫昂庄山、实习记者郝利琼报道,“……罗来(化名),是“蓝极速”网吧的网管。据他亲戚说,他是因为别人介绍从郊区农村来这里打工的。他的网络技术全靠自学,已经在这个网吧做了一年了”,这说明,“蓝极速”网吧起码开了一年了。

石油大院的居民还讲,出事以后,公安把附近的店铺强行关闭了5天,不准店铺业主们进出。同时公安向他们了解情况而且还做了笔录,有他们的签字。以北京公安对此次事件的重视程度,怎么会连业主开业两年多还是半个多月这样一个重大基本事实都搞错了呢?!

那为什么还硬要这样报道呢?其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给人造成一种认识:网吧老板急着开业,还没有来得及办理执照──他是“非法”经营。这样就可以完全推脱管理部门的责任,把责任栽到网吧的头上,放手进行打击了。这样混淆是非,是为当权者打击、取缔网吧制造借口、创造舆论。栽赃陷害、挑动群众斗群众、从中达到自己的不可告人目的,这是自XX党在江西“革命根据地”抓“AB团”特务以来的一贯手法。

鬼影憧憧的网吧大火(之二)

(四)无人接听的119电话,姗姗来迟的消防车,警车上的常备灭火器、防火毯上哪儿去了?

◆无人接听的119电话

北京的119火警台、122交通报警台、110匪警台,这三个报警电话都是相互联通的。无论你拨打哪个电话,都可转到相应的报警台。从5月31日17:00到6月16日17:00,北京市共发生334起火警,几乎是每个小时一起火警。

那么在这334起火警中的这次网吧火警情况如何呢?让我们来看看。

新华社记者胡蓉在6月24日的报道中说,6月16日凌晨2点43分,公安消防“119”接警台凌晨接到报警,随后9部消防车“及时”赶到火灾现场。几乎是与接到火警同时,凌晨2点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辅路上巡逻的海淀分局巡察支队801、802车组接到分局指挥中心布警,2点48分,即4分钟之后,两车组到达3公里外的现场。此时,“‘蓝极速’网吧已被烈焰包围,火舌从2楼窗户喷涌出来高高窜起,而网吧前的空地上已聚集了许多围观的群众,情势十分紧急。”

我们已经知道119火警台2点43分接到报警,那么,拨打119电话的人什么时候开始拨打的呢?经过我现场询问,居民讲:他听到喊叫声出来后,看到110警车已经到了,很多人都在给119打报警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据《南方周末》6月20日第九百五十八期头版,《网吧生死劫》,驻京记者吴晨光报道,6月16日凌晨2时30分,“浓烟从楼梯口滚滚而来……有人大喊,着火了!”,此时,据“蓝极速”网吧仅有2米之遥的28号楼201的周女士迅速拨打了119电话。

根据报道,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周女士发现“蓝极速”网吧着火之后,立刻拨打了119电话,因为,她家距离网吧仅2米之遥,很可能被火灾殃及。报道中说,“……拨打了119电话,而后便一路小跑下了楼,来到‘蓝极速’网吧北侧的小路。”

需要注意的是,《南方周末》驻京记者吴晨光没有提及,周女士是否打通了119电话?还是119电话没有人接听,周女士为了逃命,跑出了“距离网吧只有2米之遥”的房子?

如果周女士打通了电话,那么119火警台接到报警肯定不是2点43分,而是2点30分左右。也就是说,当时周女士肯定没有打通119火警电话。

同一个报道中提到被封在网吧里面的史力,在2点30分左右,刚刚闻到汽油味、知道火着起来的时候,凭着对网吧道路熟悉,跑到厕所中。略懂救生常识的他,匍匐在地,马上使用手机拨打119。

奇怪的是,《南方周末》驻京记者吴晨光仍然没有提及,史力是否打通了119火警电话?根据119接到火灾报警的时间,史力肯定没有打通119火警电话。

当地一位居民讲:他听到喊叫声出来后,看到110警车已经到了,很多人都在给119打报警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这说明什么呢?110警车已经先到现场了,此时打119电话,还没有人接。要知道,110、119是相互联通的呀!只要110接到火警,马上就会告诉你“拿着电话不要放,千万别放,我给你转119”,而后,把电话转到119火警台。而这场网吧大火中,110警车都已经赶到现场了,说明110已经接到报警了,119火警台还是打不通。太离奇了!

同时说明,110警车到现场,不是因为有人拨打119电话,而后119在调度消防车的同时把情况转告110,然后110派附近巡警去现场的。而是这样一个情况:119火警打不通,有人拨打110,110警车才到现场的。

由此可见,在火灾刚发生时,119火警台无人接听。这是非常异常的情况。119电话怎么会无人接听呢?

况且,在119火警台工作,谁敢不接电话!在接电话之前,谁也不知是哪里着火了。比如,就在“蓝极速”网吧大火前11天,6月5日,在中央军委通讯站北侧,北京巴士公司双层车分公司起火。如果这个火警谁不接电话,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119火警台恰在当时无人接听,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姗姗来迟的消防车

据《南方周末》驻京记者吴晨光6月20日报道,6月16日凌晨2点50分左右,救人者29号楼102室主人靳鸿九出现在网吧北侧窗户外面。发现窗户上的护栏无法打开后,他开始回家取扳手,他的家离网吧北侧窗户30米。此时约是2点55分。约2分钟后,靳鸿九回到网吧北侧窗口。此时是2点57分。救人过程持续约3分钟,四个螺丝被取下,铁栏被逃生者撞开,六名男子得救了。此时约是凌晨3点。“此时,消防队员已经赶到。”

上面是来自《南方周末》驻京记者吴晨光的报道。那么当地居民是怎么说的呢?听听他们的说法,大家就更有感性认识了。

我在现场看到,“蓝极速”网吧是东西走向,共有6个窗口。当地居民告诉我:他出来时看到第一个窗口(也就是最西边的窗口)正在冒火,这是楼梯口,也就是所谓的“张某”、“宋某”浇上汽油放火的地方正在燃烧。从西向东,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窗口窜出熊熊大火,而消防车始终没到。等到了最东面的第六个窗口都烧起来后,烧了一段时间,六个窗口一齐冒出凶猛的火舌,烧得通红,此时救火车“及时”出现了。

当地居民说,这时最起码过去20分钟了。

根据《南方周末》驻京记者吴晨光的报道,大约凌晨3点消防车赶到,距离2点43分接到火警过去17分钟。

但是,距离“蓝极速”火灾现场最近的消防队是在双安商场附近的双榆树消防支队,据石油大院不过5公里,而且消防队员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反应速度应是最快的。为什么海淀公安分局801、802车组距离火灾现场3公里,4分钟就到现场;而训练有素的消防队员,5公里用了17分钟呢?(最起码是17分钟,还可能时间更长)公安巡警的车跑的不是“高速路”而是“高速路辅路”;而从双榆树消防支队到石油大院,全是宽敞的大马路,而且那时凌晨3点,路上没有车。

那么,是否是同时又有其他火灾,消防车调度不过来呢?根据《北京市消防局六月火情查询》,2002年6月14日17:00至6月16日17:00两天内,整个海淀区发生3起火灾。也就是说,同时在附近也发生另外一起火灾的可能性很小。

消防车姗姗来迟,恰好在“蓝极速”网吧已经完全被大火吞噬,马上就要延烧其他地方的一刻,不迟不早,救火车恰到好处地“及时”出现了。

◆警车上的“常备灭火器、防火毯”上哪儿去了?

2001年除夕,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案。但不久,就被法轮功人士及国外多个非政府组织指称为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焚人、杀人惨剧。在互联网上还有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慢镜头电影,可以清楚看到刘春玲被一身着大衣的男子用棒状物打死。

法轮功人士另外一个论据是,从没有见过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但是五名所谓“自焚者”身上的大火被两分钟内扑灭,因此所谓“自焚案”实际是江泽民早就安排的“焚人案”。

随后,江泽民一伙急慌谎地推出刘京,后者通过新华社和CCTV指天誓日地说警车上的灭火器、防火毯是“常年配备”的。天安门警察还说,“灭火器材包括灭火器和防火毯,这些器材是一套组合器材。”那么,这次“蓝极速纵火疑案”,最先到达现场的警车,为什么不把“随车携带的常备灭火器”给网吧里面的受害者呢?为什么不把曾扣到王进东脑袋上的那种防火毯塞几块进去呢?

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两辆警车拿出了足有30多个灭火器,外加数目不详的防火毯,数目之多、种类之全,足以让人怀疑警车上是不是还“常年配备”了藤子不二雄的“机器猫”老兄。这次也是两辆警车,可什么都没拿出来,难道是“机器猫”没有随警察叔叔深夜出更?

注:此节中所提到的《南方周末》报道,均来自《南方周末》6月20日第九百五十八期头版,《网吧生死劫》,驻京记者吴晨光的报道。

(待续)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2/07/2002070918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