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纽时:更多美国驻外人员患上神秘疾病

滚动 国际 军事

《纽约时报》星期三(5月12日)报道说,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五年前开始出现的导致外交官员、士兵等美国驻外人员脑损伤的神秘事件,目前已影响超过130人,远远超过之前所知的人数。 

资料照片-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时任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右)参观位于莫斯科的格鲁乌(GRU)军事情报总部大楼。(2006年11月8日)

《纽约时报》星期三(5月12日)报道说,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五年前开始出现的导致外交官员、士兵等美国驻外人员脑损伤的神秘事件,目前已影响超过130人,远远超过之前所知的人数。

这些人中有些在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中情局等部门工作,引发了拜登政府的广泛担忧。

自2016年以来,有许多驻外官员报告出现恶心、头痛、头晕和其他无法解释的症状,这也被称为“哈瓦那综合症”。2016年时,美国驻古巴大使馆的雇员和家属中共有24人报告说,在听到奇怪声音后,他们感觉头痛、恶心、听力受损以及出现认知问题或其它症状。这一“声波袭击”事件冲击了美古关系也引发外界诸多猜测。

2018年时,多名在中国的美国政府人员也曾表示听到过奇怪声音。其中一名广州领事馆的美国政府雇员曾表示感到“不易察觉且模糊的,异常的声响和压力”。美国国务院随后向在中国旅行的美国公民发出了医疗警报。这名雇员被送回美国接受评估并被诊断为轻度创伤性脑损伤。

报道说,自去年12月以来,至少有三名中情局官员报告说,海外神秘事件对健康造成了严重影响,其中一起发生在过去两周内。他们均被安排在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或其他设施接受治疗。

该报还报道说,据四位了解相关事件的现任和前任官员介绍,在2019年发生的一起此前没有报道过的案件中,一名驻外军官将车辆驶入一个十字路口,随后便感到恶心和头痛。他2岁的儿子坐在后座上哭了起来。驶离十字路口后,他的恶心停止了,孩子也停止了哭泣。

特朗普和拜登政府都无法确定是什么导致了这些事件。

2020年12月,美国国务院委托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一个委员会做出的一项研究报告的结论是,“定向的”微波辐射可能是美国驻古巴和中国一些外交官患病的病因。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调查报告说,“定向的脉冲无线电频率能源看起来是可以说明某些症状的最言之成理的解释”。那些症状包括高颅内压,头晕,认知障碍。报告的结论说,这种解释比先前提出的原因可能性更大。

《纽约时报》说,尽管五角大楼的一些官员认为,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G.R.U.)很可能是2019年发生的这起事件的幕后黑手,而且有证据表明,在其他一些案件中,俄罗斯也牵涉其中,但情报机构尚未得出任何结论,也没有确定是否有外国势力参与其中。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言人肖克(Amanda J. Schoch)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关于这些事件原因的明确信息,现在进行猜测是不成熟和不负责任的。”

《纽约时报》还报道说,拜登政府一方面试图向官员们表明,他们正在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另一方面也在努力防止恐慌在政府内部或公众中蔓延。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艾米莉·荷恩(Emily Horne)说:“我们正动用美国政府的资源来彻查此事。”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