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文化遗产 – 奥赛博物馆是否应该加上德斯坦的名字?

滚动 国际

法广曾经在此前的文化遗产节目中向大家介绍了法国文化部长应该在三月底之前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法国申请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名单,文化部长应该在被精心挑选出的三个项目,巴黎的锌皮屋顶覆盖传统工艺,法国东部茹拉省的历史悠久的葡萄节以及法国人日常生活的象征长棍面包,三者之间挑选其中之一,不出舆论所料,文化部长果然选择了长棍面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在明年秋季宣布是否批准法国的申请。不过,长棍面包并不是我们今天节目的话题,法国文化部长在宣布上述选择的同时作出了另一大重要的声明,法国巴黎著名的印象派博物馆奥赛博物馆的名称上将加上去年12月份辞世的法国前总统德斯坦的名字,准确地说,不仅仅是奥赛博物馆,就连塞纳河对岸的橘园博物馆也将被加上德斯坦的名字,橘园博物馆珍藏着印象派画家莫奈的闻名全球的水仙花画作,它于2010年被纳入奥赛国家博物馆。法国文化部长在宣布上述决定时表示,这是她与总统协商之后作出的决定,因为德斯坦总统曾经为奥赛博物馆的诞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巴黎著名的奥赛博物馆 2020年6月。

不过,文化部长的上述言论并没有受到一致的赞同,法国是一个喜欢争议的国家,除了种族歧视,犹太人大屠杀等已经被定论为无需讨论的话题之外,其他话题都可以成为公众讨论议题,这应该是法国的一大重要的文化特色。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议题都拥有讨论价值,不过,德斯坦的名字是否应该与奥赛博物馆并存?这里涉及到德斯坦对奥萨博物馆的贡献以及与法兰西共和国总统议会制下所延续的一些传统,这些传统是否值得代代传承?掂量一下支持者与反对者各自提出的论据,答案看来并非是显而易见。

确实,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几位前任总统都有代表各自的巴黎著名的建筑,凯旋门广场被叫做戴高乐广场,作为率领法国进入抵抗运动的将军,戴高乐将军的名字与凯旋门相结合似乎顺理成章;蓬皮杜文化中心的名字就是总统乔治-蓬皮杜的名字,因为正是这位酷好当代艺术的总统冒天下之大不韪摧毁了巴黎市中心古老的菜市场建筑而大胆修建了这座当初几乎全巴黎都反对的建筑,因此,蓬皮杜自然应该承受所有的赞美与讨伐;至于,密特朗,是他一手规划了坐落在巴黎第十三区的法国国家图书馆,在他的顾问雅克-阿塔利的建议下,密特朗于1988年的7月14日国庆节宣布了要修建全世界最宏大的图书馆之一的计划,新图书馆将包罗万象,将汇聚所有领域的学识精髓,所有的法国人都可以查阅,它将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图书馆相沟通形成一个巨大的现代化的知识网络。密特朗从头至尾领导监督了图书馆的具体建设过程,而且,密特朗博览群书,可以说,法国国家图书馆被叫做密特朗图书馆对密特朗来说是名至实归。

密特朗的后任2019年去世的希拉克总统在他在世时就已经是巴黎布朗利非洲艺术博物馆的名副其实的主人,这位酷好亚洲艺术与非洲原始艺术的总统一生爱好西方传统艺术以外的艺术,青少年时经常在巴黎的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流连忘返,他对日本,中国传统艺术的鉴赏水平远远超出了一般的艺术品爱好者,布朗利博物馆从规划到落实都是在希拉克总统的具体指导之下,2006年6月,希拉克亲自出席了开馆仪式,因此布朗利博物馆被叫做希拉克博物馆确实是理所应当 .。

那么,德斯坦的名字是否可以与奥赛博物馆相提并论?首先这一提议是德斯坦本人及其家属的愿望,德斯坦所在的党派议员因此在国民议会提出议案,议案在国民议会几乎获得全票通过,不过,当时在场的议员几乎寥寥无几。显示不同党派的政界人物对此也多有保留。法国网民则更是议论纷纷,多位网民这样写道:共和国难道属于他们吗?法国难道欠了他们吗?法国著名经济学家,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托马斯 皮凯蒂就在推特上表示,什么时候法国才能够结束这种恶劣的习俗?密特朗曾经的顾问阿塔里也认为政治人物可以在法国城市的一些街道留名,而应该避免在一些著名的建筑上留下痕迹。

法国世界报上周刊登了专栏文章,质疑德斯坦是否配得上奥赛博物馆的名称。文章指出,如果不是当初蓬皮杜保留了奥赛火车站,奥赛博物馆的建筑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建立博物馆的决定确实是德斯坦作出,但是,是密特朗与当时的文化部长雅克朗一同将奥赛博物馆规划成一个印象派博物馆。这才使奥赛博物馆成为今天全世界最著名的印象派博物馆,而这并不是德斯坦当时的规划,德斯坦当时计划从卢浮宫搬迁大量十九世纪初的画作,类似德拉克罗瓦等人的巨幅画作事实上并不适合于奥赛博物馆。博物馆从设计到开馆都是在密特朗任期完成的。

而且,文章指出,德斯坦在任期间不仅文化部的预算每年递减,文化部都被降级,一位不重视文化,而且艺术品味相对保守的总统的名字岂能与国际一流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相提并论。因此,作者认为奥赛博物馆的名字似乎与德斯坦并不相衬,而且对其他为博物馆的诞生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的人也是不公平的。

有意思的是,法国的邦鸭报上周披露说,奥赛博物馆最终在美国赞助商的压力之下决定不在博物馆建筑上添加上德斯坦的名字,奥赛博物馆虽然是一个国家所有的博物馆,但是,它所收藏的作品以及它的日常运作预算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私人的捐赠,他们中绝大部分来自美国。博物馆因此不得不考虑它的资助者们的意见。因此,德斯坦的名字最终将仅仅出现在奥赛博物馆的行政文件上,而不会出现在博物馆的建筑上。应该说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选择。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